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2章 真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玛格丽特女士。玛格丽特女士穿着整齐的衣裳,也不知道在那里坐了多久了。

    “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玛格丽特道。

    “事情太忙,没有听到。”科瑞恩轻描淡写道,显然不想和她说话。

    “科瑞恩,有些事我并非想要逼你。”玛格丽特道,露出一个示弱的表情,“科瑞恩,你对哈里,究竟是怎样的?”

    “计划并不能代表一切。我对他哈里并非爱,哈里也并不喜欢我,所以我们不会结婚。”

    “那你对艾文呢?”玛格丽特女士突然转了话题。

    科瑞恩愣了一下,脸色变得认真起来。他在沙发上坐下,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发出有节奏的声音。玛格丽特女士的脸上突然带上了期待。她早就感觉到了什么,从五年前,艾文离开的时候,她就发现了科瑞恩的变化。但是那是科瑞恩的选择,她尊重他的选择,选择的结果也应当由他承担。她本来是忽略那种变化的,因为她的目标明确,她需要科瑞恩结婚,然后孕育后代。对于这个过程,她并不是很在意。但是现在,她开始回想那些细节,突然有些期待科瑞恩对艾文是有感情的。

    “我喜欢艾文。”科瑞恩道,脸色前所未有的认真。

    玛格丽特女士突然笑了:“我今天已经找哈里谈过话了,他的意思我明白,我不会再逼迫他退学了。科瑞恩,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玛格丽特从包里取出一份纸质文件,然后递给了科瑞恩。

    科瑞恩疑惑地接过了玛格丽特手中的纸,翻开第二页的时候,科瑞恩的脸色猛地变了,抓住那张纸的力道似乎有些大,骨节十分突出。

    科瑞恩不知道如何形容那一刻的心情。如果用震惊抑或惊喜来形容,都显得那般惨白无力。科瑞恩死死盯着那张纸,似乎要将那张纸盯出一个洞来。过了好久,他才站起身来,朝着窗户走去。他打开了窗,微风缓缓地吹了进来,混杂着紫罗兰的香气。

    别墅的一侧是座小花园,去年的时候,科瑞恩让花农在里面种满了紫罗兰。如今,大片的紫罗兰绽放,形成了一片紫色的海洋。

    **

    奥德里奇确实是个有天赋的小老头,独特的教学方式,不能领悟的只觉得莫名其妙,一旦领悟后,进步的会很快。艾文在希比亚学到的和他在赛普利斯学到的完全不一样。赛普利斯讲究的是一种传统的知识,而希比亚则是一种独特的见解,是一种领悟力。进修就是一种对传统知识的提升。

    进修的时间没有规定的长度,只要通过毕业考试,则可以结束课程。但是进修毕业对于战斗指导专业的学生来说,只是个开始,他们需要有合作的机甲战士。只有a级战斗力的战士才需要战斗指导,然后合作得到帝国的认可,则可进入作战部队。

    艾文的目标就是能够进入作战部队。

    然而最近,艾文有些心不在焉,奥德里奇也看了出来。小老头似乎终于记住了艾文,这让艾文有点受宠若惊。据说让奥德里奇记住都是他认可的学生,但是至今为止,寥寥无几。

    奥德里奇纠结许久,终于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抓住莱恩的爪子。莱恩从凳子上跳了下去,走到了艾文面前。艾文正在看书,看着眨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莱恩,艾文突然做了一个决定。

    艾文牵着莱恩的手去了休息间。艾文的脸色很严肃,小家伙坐在小椅子上,也是正襟危坐。

    艾文伸出手去摸莱恩的脸,莱恩将吸了一口气,小脸鼓了起来,学着青蛙的叫声,叫了两声。

    艾文被他逗得笑了。

    小家伙也跟着笑了起来,眼睛开心地眯了起来。艾文将莱恩抱进了怀里,只有这样抱着,他才有安全感。

    “莱恩,爸爸有些话想跟你说。”艾文道。过去那些旧事他不想提及,所以莱恩至今不知道另外一位父亲的事。

    小家伙挺直了腰板,板着脸道:“爸爸,你说吧。”

    艾文闭上眼睛,将过去的那些事都回想了一遍。莱恩还小,大人之间的恩怨不该让孩子来承担,但是孩子也不该一无所知。艾文并非全盘托出,而是挑了一些他觉得莱恩可以知道的事,讲了一遍。

    小家伙听得认真,艾文讲完后,心里突然有些惴惴不安起来,担忧地看着莱恩。小家伙的眉头高高皱起。艾文对莱恩是怀有愧疚的,他固执地想要一个人养大孩子,却缺少时间去陪伴他。因为许多原因,莱恩必须跟着他到处奔波。

    小家伙突然转过身,抱住了艾文的脖子,脑袋靠在艾文的肩膀上。

    “爸爸,莱恩是个坏孩子。”小家伙的声音很低,一字一句道。

    艾文脸上闪过错愕的表情。

    “宝宝会尿床,宝宝吃的多,宝宝还会生病,宝宝让爸爸担心。”莱恩似乎细数着道。那些似乎深深记在了他的内心深处,小家伙说的很快,一字一句,条理清晰。

    莱恩是个心思敏感的孩子,他还太小,不懂得去揣测大人的心思,但是他学会揣测别人的心情,揣测别人的喜怒哀乐。这样的莱恩,艾文并非觉得安慰,而是觉得心酸。他的小家伙应该无忧无虑地长大,而不该这样过分的早熟。这是他的失责。

    艾文大睁着眼睛。当他在对那份单恋彻底绝望的时候,他没有哭;当他独自生下莱恩,孤独无助的时候,他没有哭;当莱恩的病症被诊断出来的时候,他没有哭。但是现在,艾文突然觉得眼泪从眼角缓缓落下。

    莱恩从艾文的怀里钻了出来,挺直了腰板,伸出小手将艾文眼角的泪水一点一点地擦去。

    “爸爸,你永远不要抛下莱恩,莱恩也永远不会离开爸爸。”

    “爸爸喜欢的人,莱恩也喜欢;爸爸不喜欢的人,莱恩也不喜欢。”莱恩认真道,似乎在做着承诺。

    “爸爸,你不要哭,不然宝宝也想哭了。”小家伙突然扁了扁嘴。

    艾文仰了仰头,似乎将那些眼泪都倒了回去,低下头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上了笑。艾文轻笑出声,紧紧地抱住了莱恩。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