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摸了一下下巴,“没有一点怎么可能。”他望着前方,“他也不容易,算了,我欠的债。只要两人幸福就好,总不能让我孙女没有爸爸吧。念念就是再婚,后爸到底没有亲爸亲。何况这两孩子心里都有对方。”

    难得他看得这么开。

    “等他俩稳定了,我和你去乡下住吧。不然念念肯定也尴尬。”顾周道考虑的很远。

    秦坊倒是无所谓,“行啊。”

    “走,我们先下楼走走。”

    顾念哭了一会儿,收拾好心情,问道,“周家那边你准备怎么办?”

    宋怀承原本不想告诉她的,“整件事都是好好她爸安排的,法官要怎么判我也不知道,总之,周家现在一盘乱。”

    “周昊呢?”

    宋怀承挑眉,“他圆滑的很,好好父亲的那些资产基本上都到他那里了。”不过宋怀承可不会轻易放过他。

    没过几天黎贺带来一个消息周昊被人打了,手和腿都骨折,受伤挺严重的。他没说的是周昊现在和顾念住在一家医院,宋怀承在呢。有机会的话,他要带顾念去参观一下,狠狠地奚落一下周昊。

    宋怀承冷冷瞥了他一眼,“你来就是要说这件事?”宋怀承自然不乐意了有人来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黎贺坐在顾念的床边,嘻嘻哈哈的。“我这些日子绷得太紧了,现在神经脆弱,医生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那你就回去休息。”宋怀承拧着眉。

    “家里就我一个人多孤单啊。”

    顾念抿嘴直笑,宋怀承还是和以前一样别扭。

    这时候张行过来,还带了一个人。

    “老板,念姐——”他闷声喊道。

    “阿顾——”叶寻小跑冲到宋怀承的床边,“我听说你受伤了,严不严重?”

    顾念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阿顾——多亲昵的名字啊。黎贺感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宋怀承敛起脸色,“叶寻,你怎么来了?你不要上班吗?”

    叶寻望着他,“我辞职了,打算到d市来奋斗。”

    顾念已经不看他了,“黎贺,周昊怎么会受伤的?”

    黎贺可不想错过好戏,“嫂子,这什么时候了,你看怀承的恩人都找过来了。你看看,小姑娘对他多关心啊?”

    宋怀承黑着脸看着张行,张行欲哭无泪。

    “黎贺,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叶寻,秦庐镇的小学老师。你这几天帮我带着她在d市好好玩玩。”

    顾念和黎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就见那小姑娘脸色白了下去。

    ——最美的结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半年过去了。

    短短的时间,c市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周家公司股票大跌,周家一时间损失惨重。甚至连那个周太太都被警察带走,后被法院以“谋杀”罪名起诉。

    周家至此名声散尽。

    宋怀承坐在办公室里,助理和方律师都在。方律师正在说这次审判结果。“宋总,周昊太滑头了,所有的事抹得干干净净的。”

    宋怀承凝思,“这是主谋不是他,他早就计划好了。”

    “周民一倒,周家剩下的东西不都是周昊的吗?他倒是会坐收渔翁之利。”黎贺不屑地说道。

    宋怀承嗯了一声,沉吟半晌才问道,“徐行呢?”

    方律师回道,“警方没有找到他参与谋害你这件事。”

    宋怀承眸子深了深,他宁愿警方没有找到。

    黎贺凉凉地说道,“徐行这家伙太阴了,他妈的,真的是为了一个疯女人,连兄弟都不要了。”

    方律师咳了一下, “徐行的公司受到周家牵累,已经宣告破产了。他人已经离开d市了。”

    “活该!真不知道他到底喜欢周好好什么!周好好从小就作!她女人都被抓了他还这么执着。

    真是鬼迷心窍了。”黎贺愤愤地说道,见宋怀承拧着眉。“你就被为那种人难受了,不值得。”估摸着是要等周好好出狱了。

    宋怀承叹了一口气,“我只是感慨而已。说起来,我和他成长的时间和你还要久。”

    黎贺嗤之以鼻,“得了,感情不是以时间来衡量的,不然你怎么不喜欢周好好,偏偏就爱上了顾念了。”

    宋怀承摇摇头,“大概这就是老天的安排。”

    “什么时候复婚?你们结婚我没有参加,这二婚我肯定是要出席的。”

    宋怀承抿嘴,“女人很会记仇的,嘴上说算了,说过就忘了。顾念现在一心扑在绘画上,哪有我什么事。”他说的凄惨。

    黎贺心里直乐,“你不是还有一张王牌吗?”

    宋怀承再次无奈地笑笑,“盼盼整天和她姥姥姥爷在一起。他姥爷报了一个老年团准备出去玩一周,结果盼盼知道后开始心情失落,她姥爷立马就不去了。”

    黎贺可以想象,现在是一大家子都在疼着这个孩子,尤其是宋怀承,家里最惯盼盼的就是他了,现在盼盼的事他几乎都包办。

    宋怀承抬起手表,“不说了,我要去机场,今天顾念回国。”

    得,他现在二十四孝好老公了,不过还在考核期。

    宋怀承到了机场,一直在出口等着。等了半个多小时,他有些不耐烦了。终于看到一大波人从里面出来。他站在人群中,远远地就看到顾念走出来,她穿着米色连衣服,头发披在肩上,气质卓然。而她的身边是一名陌生男子。

    宋怀承眯着眼,看着男人拖着顾念的行李箱。他大步上前,“念念——”

    顾念一愣,“你怎么来了?”他也没说要接机啊。

    “这位是?”宋怀承问道。

    男子翩然一笑,“明浩天,d大美术老师。”他说的谦虚,其实真正身份是d大美术教授。“你是?”

    宋怀承挺直腰杆,“我是顾念的丈夫。”说完伸手拿过行李箱,“多谢你的照顾,有机会欢迎到我们家做客。”某人竭力表明自己的身份。

    顾念无奈的眨了眨眼,“明教授,这次真的很感谢你,受益匪浅。”

    “哪里!我只是没有想到你这么年轻就结婚了。”明浩天眸子里闪过一些失落,“那有机会我们再聊。”

    “再见。”

    明浩天一走,宋怀承的眉头就蹙起来,“你看看他,一看就是花花公子。”

    顾念没有搭理他,继续往前走。

    宋怀承开着车还在说。顾念头大,“你停车!”

    “干嘛!”

    “我自己坐车回去。”

    宋怀承哼了一声,默了一会儿,“我就是不放心你,玩艺术的花心的人多着呢,当心被骗了都不知道!”

    “我也是学艺术的,宋怀承,你的意思是我也很花心?”

    宋怀承立马说道,“怎么会?我还了解你。”趁着红灯他回头,“咱俩不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吗。”

    顾念嘴角一扬,“看你表现。”

    宋怀承立马倾身过来,捧着她的脸就来了一个深吻。

    已经是绿灯了。两旁的车从他们旁边驶过,不时有人嗷起来,后面的喇叭一阵又一阵的响着。

    宋怀承终于离开她的唇角,眸子深深地锁着她,“一辈子接受考验!”

    “去幼儿园,接盼盼!”顾盼轻笑着说道。

    算了,这么个坏蛋,不能让他去祸害别人了,就让自己来收拾他吧。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