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宋怀承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愤怒阴沉,“你们周家到底还要做多少丧尽天良的事?你连一个女人都能下得了手,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周昊眯眯眼,毫无悔意,“你真是命大。”

    “我没有死让你们失望了。”他恨不得现在就整死他。杀了他一百遍都不能解心头之恨。

    周昊不甚在意,“怀承,你要是对好好有一点心,我们两家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好好是有错,可是你就没有错?你才是最该受到惩罚的。是你害了这两个女人。大海对你还真是宽容。”他冷漠地说道。

    宋怀承紧紧地掐着掌心,“我不想听你狡辩。”他径直朝卧室走去。

    周昊见他腿脚不方便,嘴角微微一动,“宋怀承,如果不是我把顾念找来,你准备什么时候出现?”他伸手拦住他,突然间拳头招呼上去。

    宋怀承闷哼一声,一手撑在地上,他咬着牙,恨自己现在的情况。

    周昊随意地踢踢他受伤的腿,“你这样来就能占到便宜?”

    顾念一直不肯走,咬牙坐在一旁,“张行,你去帮帮他。”她的额角满是冷汗。

    “这时候他肯定不希望我去帮他的,你还不知道宋先生的性子吗。人马上就到了。”张行私心觉得,宋怀承这会被周昊打的越惨,这以后和顾念的希望越大。

    宋怀承因为受伤的关系,在周昊这里一点便宜没占到,脸上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拳。

    张行都不忍心看了。黎总怎么还不来啊。

    顾念看不下去了,她突然喊道,“周昊,别打了。把他打死了,对你没有好处。”

    周昊喘了一口气,“顾念,你是善良还是愚蠢,他当初是怎么对你的?”他啐了一口,提醒着她。

    “他是对不起我,可我已经放下了。我知道你记恨,我冤枉周好好的事。是,是我故意刺激她来找我,让我小产。”话语轻飘飘的。

    顾念的话像针一般刺进他的心脏,宋怀承生生地疼着,他痛苦地看着她,心疼的早已血肉模糊了。

    顾念凉凉地勾了勾嘴角,“那个孩子我早就计划好了。我他还有周好好已经扯平了。可是,周好好入狱那是她应得的,四年前,她让人挑断我的手筋,这笔账该怎么算?周昊,我该感谢你,你没有你妹妹那么狠毒,你只是打断我的手,一两个月我的手又能好。我知道,你和妹妹不一样。所以,你要再执迷了。”她艰难地说着,身子都在发抖,凛然地看着他。

    周昊眼神凌厉地看着她,嘴角突然浮出一抹奇特的笑容。

    就在这时,黎贺曹硕他们赶到了。

    曹硕快速走上前,“周昊,你涉嫌宋怀承坠海以及这次顾盼失踪,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带走!”

    周昊早在宋怀承出现那一刻就预料到了,他一点都不在意,一个字都没有说。

    黎贺抱着盼盼出来,“没事,睡着呢。”他呼了一口气。

    曹硕看着宋怀承,担忧着,“你有没有事?”

    宋怀承抿着嘴角,眼睛都没有离开顾念。

    黎贺扯扯嘴角,“去医院。”

    到了医院,顾家人匆匆赶来,又是哭又是笑。方栩栩和梁景深站在病房外,栩栩呼了一口气,“总算雨过天晴了。”

    梁景深握着她的手,“宋怀承这回也是苦尽甘来。”

    “他是活该。”方栩栩皱着眉,“我要是顾念,才不会原谅他呢。拿着他的钱带着盼盼找一个比他好友一千倍的男人嫁了,让他后悔去了。”

    梁景深揉揉她的发丝,“顾念和你不一样。方小姐,明天赶紧去把婚纱改一下吧,瘦了!”

    方栩栩低头看看自己,“哪里啊?”

    梁景深撇撇嘴角,“怎么对我的手感怀疑吗?”

    方栩栩脸色登时一红,“说什么呢!你先回去吧,我陪着盼盼。”她落荒而逃。

    梁景深失笑,“早点回去。”

    宋怀承腿受伤,顾念手受伤,这两人还真是有难同当啊。

    宋怀承非坚持两人住一间病房,也没问问顾念的意思。还是张行去求的,“念姐,宋总这次坠海受伤挺严重,你就看在他受伤的份上,这些日子稍微顺着他一点。你不知道,他挺不容易的。”张行说着说着声音都哽咽了,“我听救他的人说,老板的腿——”他故意没有说完,做了一个拜托的手势。

    顾念心里咯噔一下。张行暗暗呼了一口气,“念姐,你真是大好人。”

    双人间的病房,顾念和宋怀承各占一张床。

    顾念的手打着石膏,其实也不需要住院。不过顾周道坚持要留院观察几天。

    方律师上午过来的,和宋怀承谈了很久。宋怀承似乎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顾念心里有很多疑问,突然间重重地把杯子往桌上一搁,宋怀承和方律师一愣,不知所措。

    顾念哑声说道,“我要休息了。”

    宋怀承看着她紧绷的侧颜,嘴角突然浮出一抹笑意,“方律师,你去忙吧,还有什么问题找黎贺。”

    “行,我知道了。”方律师收拾好文件包,“那祝二位早日康复。”

    病房里一下子陷入寂静中。

    宋怀承走到她的床边,拉过凳子坐了下来。

    顾念也不看他。

    宋怀承拿过一个苹果,仔细的削皮,从头到尾,皮都没有断过。削好后切了两半,“一人一半。”

    顾念接过却没有吃。宋怀承咬了一口气,“嗯,很甜。阿姨挑水果的眼光一直都很厉害。”

    顾念皱了皱眉,“你有没有要对我说的?”

    宋怀承嘴角扬起,整颗心都是甜的,“坠海后我被秦庐镇的渔民救走,醒来的时候什么都想不起来,过了好些日子我才想起来,后来和黎贺联系上,知道是周家在后面搞鬼,我就想占时不出现。”

    顾念看着他的脸,他额角上的那道疤痕清晰可见。“所以你就让大家担心你,为你伤心?宋怀承,你怎么能这么自私!”顾念气得把半个苹果往他身上扔去。“谁要给你的苹果!你走开。我就当你死了!”她的眼圈通红。

    当时以为他死了,多少个晚上她陷入失眠中。

    宋怀承见她气恼,放下苹果,将她揽到怀里,顾念的手打着石膏,一动石膏重重地打在他的胸口,宋怀承痛苦地叫了一声。

    顾念立马不动了。

    宋怀承叹了一口气,“不告诉你,是怕你担心,周家既然都那么对我了,我怕他们伤害你。”

    顾念的眼底渐渐浮上一层雾气,没有受伤的手缓缓揽上他的后背,“宋怀承,我只原谅这一次,没有下一次了。”

    宋怀承听到她的话,“不会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伤心了。”他的眼圈也红了,嘴角却挂着灿烂的笑容。

    顾念的头埋在他的脖子边,“孩子的事我很抱歉——”

    宋怀承眨眨眼,逼去泪水,“我知道你就算不那么做,那孩子也留不住。是我的错,我不该设计你,妄想用一个孩子强求你留在我身边。念,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就这么生活,好不好?以前的事不要再想了。”

    “好。”顾念与他十指交握,定定地说道。

    经历了这么多两人也是感慨颇多,与其执着过往,不然学会放手。

    痛苦和幸福得选择,只是一步之遥。

    顾周道提着保温桶刚推门要进来,一见两人相拥流泪,他赶紧撤回来。秦坊跟在他后面,“怎么不进去?”

    “等等,孩子忙着呢。”顾周道回道,心情似乎还不错。

    秦坊明白了,她瞅了一眼顾周道,“你对着这个女婿就没有一点芥蒂?”

    顾周道摸了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