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章 不好的消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兔族村落的屋子很有特色,都是由草堆砌成的单层屋子,一个一个零散地分布着,只有村长居住的那个特别的高大,并且看到了一点木结构。

    萨汀和嘉尔蒂亚被安排在了村长的屋子里,后面单独的一个小房间,看上去像是专门准备给客人的。

    村子里的兔族虽然对两名人类表现了很大的好奇,但是没有谁擅自靠近村长的屋子东张西望。

    所以,会来找她们的除了给嘉尔蒂亚治疗的村长,就只有村长的孙女红铃。

    除去前面两天嘉尔蒂亚还昏睡的日子,等嘉尔蒂亚清醒过来,红铃来这里的时间就越来越长。

    红铃性格活泼,对外面的世界又好奇,嘉尔蒂亚也乐意跟这个兔族小姑娘讲她知道的事情,一来一往的,这个屋子就热闹起来。

    一直就不喜欢吵吵嚷嚷的萨汀对这种情况也无话可说,经常就坐在一旁当背景,偏偏一个完全注意不到萨汀的不悦,另一个早习惯了并且带了点故意的心思。

    等红铃又一次离开之后,嘉尔蒂亚转头看向一角的萨汀:“萨汀,你就完全不愿意加入话题吗?”

    之前几个人一起赶路时,人多,互相之间又熟悉,萨汀不说话也不会太明显。

    听了嘉尔蒂亚的问话,萨汀抬头看了她一眼,撇了撇嘴角:“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必要的事情,也没兴趣朝着多嘴的学舌鸟发展。”

    这是在说自己话多了?嘉尔蒂亚笑了笑:“说起来,西芙呢?”她注意到醒来的时候,傀儡西芙就不在屋子里了。

    萨汀依旧坐着不动,只是简单地说:“出去看看兔族的情况。”她目光诡异地盯着嘉尔蒂亚,“是不是几天的休养让你已经失去了你的直觉和警惕?”

    这话,还是在对自己这两天跟红铃聊了那么多表示不满吧?嘉尔蒂亚看了萨汀一会儿,作出判断。

    嘉尔蒂亚无奈地说:“我现在就连要起来穿衣服都需要人帮忙,还能干什么。”她看看自己的右手,上面还遍布狰狞的伤口,没日没夜地疼痛,但至少能动了。

    不断传递来的疼痛让嘉尔蒂亚至少能相信自己的手不会因为这次的伤失去原本的灵活。

    萨汀发出一声嗤笑,刚好傀儡西芙推门进来了。

    “要出去走走吗?”萨汀的问话跟着傀儡西芙一起来到床边,嘉尔蒂亚还没回答,就看到傀儡西芙极其主动地拿起一旁她的衣服。

    这是之前换下来洗好晒干的,而她现在穿着的是村长找来的明显不合身的兔族衣物。

    嘉尔蒂亚默默看了站得笔直面无表情的傀儡西芙,再看看自己,有些尴尬地说:“我自己来吧。”

    说完,她就伸手要去拿衣服。

    “你想让你还没好的手因为穿衣服变得更糟糕吗?”

    萨汀毫不掩饰自己声音里的恶劣笑意,她准确地抓住嘉尔蒂亚最担心的事情,让嘉尔蒂亚连试都不敢去尝试。

    嘉尔蒂亚只能懊恼地任由傀儡西芙给自己换衣服,好不容易结束这个尴尬的过程,又看到傀儡西芙迅速端了一个碗在面前等着。

    “……”嘉尔蒂亚觉得萨汀一定是在把这几天的不愉快发泄到自己身上。

    “这是药。”萨汀果然带着恶劣的笑意,哪怕明白嘉尔蒂亚想到了自己的企图。

    好吧,反正这几天都是这么喂的。

    嘉尔蒂亚对自己这么说,然后就这傀儡西芙递过来的药碗一口气喝完。

    直到这样折腾了一遍,萨汀才站起来,算是告诉嘉尔蒂亚她的小玩笑到此结束。

    她们一同离开屋子的时候,嘉尔蒂亚轻轻问了一句:“是西芙发现什么了吗?”

    萨汀的动作明显得停顿了一下,没说话,先一步离开了屋子,嘉尔蒂亚紧跟在后面。

    走了几步,萨汀才说了一句:“蛇族召集全族,要献祭污染血脉的人。”

    嘉尔蒂亚一愣。

    “污染血脉?阿加莎他们?”她急忙问。

    和嘉尔蒂亚一比,萨汀就显得格外淡定:“不知道。”这话噎得嘉尔蒂亚一时说不出话来,可是萨汀的话偏偏又那么有道理,“要是知道了还需要出来吗?”

    被鄙视了的嘉尔蒂亚无奈地接受这个事实,她们也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