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4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因为钟黎的原因,吴芸芸近几年都没来沈家走动,沈夫人也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两人这么些年几乎没什么交集,这次突然到访,沈夫人不是一般的诧异,除了她,钟黎也有些意外。

    海兰姨去院门口迎人,她跟着沈夫人在门厅站着,当她听到外面传来的交谈声愈来愈近时,不由伸手轻扯沈夫人的衣裳,一脸的不确定:“我要回避吗?”

    沈夫人回头瞪她:“有我在呢,你怕什么?出细点儿!”

    她怏怏地缩回手,小声嘀咕:“我不是怕,我就是……”很努力地想要找个合适的词来形容一下,可想来想去好像还真有点儿像沈夫人说的那样,她怕看到吴芸芸每次见到她脸上故意装出来的笑容,明明知道是假的,可自己却要装作跟没察觉似的摆好晚辈该有的姿态,每当这种时候,她总觉得累。

    吴芸芸挽着精致的包包出现在两人的面前,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钟黎,她笑盈盈地看着沈夫人,说:“嫂子,我不打招呼就来了,会不会有点儿冒昧?”

    沈夫人也是场面上混过的人,立即回以笑容,不输分毫:“冒昧什么呀,我一老太太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有人来跟我说说话我求之不得呢。”

    一番客套之后,她像是才注意到了沈夫人身后的钟黎似的,以一种长辈对小辈关切的口吻说:“阳阳也在啊,今天怎么没去上班?”

    钟黎礼貌地唤了声“二婶”,然后含糊地回道:“请假了。”

    吴芸芸盯着她身上的印着卡通图案的连帽衫看着,随后笑道:“这身衣服穿着真显嫩。”

    “是吧。”沈夫人插了话,拉住钟黎的手,笑眯眯地看着吴芸芸说,“我给挑的,好看吗?”

    吴芸芸脸上笑意更浓:“挺好看。”

    沈夫人有些得意,吩咐海兰姨去准备茶点后,她把吴芸芸带到了客厅:“不要客气,随便坐。”等到吴芸芸坐下了,她又笑着问,“你这几年一直在忙事业,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

    吴芸芸笑得谦虚:“我那个哪里是事业,跟你们家浩南的比起来差远了,我那个就跟下孩儿玩儿过家家似的。”

    沈夫人何等精明,立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光大要收购景泰这样的传闻已经在圈子里传了有些日子的,她虽然闲在家里不管公司的事儿了,可多多少少还是会去留意一些,沈浩南拿到了景泰的大部分股权,她说不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景泰是钟老爷一手创办的企业,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里,钟老爷思想守旧为人又固执,经营理念跟不上时代的变迁,钟柏林接下公司后致力于公司转型,后来钟吴两家联姻,吴芸芸进了公司占了一席之位,钟柏林和肖晓颖离世后,她成了最大股东开始掌管公司大小事务,把公司经营得不好不坏。

    海兰姨端了茶点过来,沈夫人把茶杯推到她面前:“朋友从英国给我带回来的红茶,到了我们这儿也只能按我们这儿的喝法来,入乡随俗。”

    吴芸芸端起杯子抿了口茶,赞道:“挺好喝的。”视线落在钟黎面前放着的杯子上,不由变得诧异起来,“阳阳不是最爱喝茶的吗?怎么喝上白开水了?”

    钟黎觉得不管自己怎么安静怎么想装成隐形人,总逃不过吴芸芸对她的热切“关怀”,她把杯子捧在手里,贴着掌心在杯子上,扯了笑容在脸上:“这是蜂蜜水,我最近便秘。”

    吴芸芸来沈家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好像就是单纯的串门儿,跟沈夫人聊了一些沈浩南对景泰的做法,沈夫人表示回头一定好好说他,她起身离开的时候和钟黎说:“妍妍最近在忙工作的事情,你们有段时间没见了吧?”

    她点点头,说:“工作挺好的,我们都不像小时候那样只知道玩儿了。”

    吴芸芸觉得她怪怪的,不过也没多说什么,挥别了沈夫人就离开了。

    沈家的院子外面,司机一直在车上等着,她回到车上后没有立即让司机开车,而是掏出手机给钟柏打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挂断了,她不死心地又打了一遍,等了好长一会儿后,耳边传来了钟柏修略显无奈的声音:“我在开会。”

    吴芸芸降下车窗,半眯着眸子往沈家院子里看了过去,微勾着唇角:“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不等那边回答,她轻哼一声后继续说,“我刚从沈家出来。”

    那边明显一窒,过了好长一会儿后才问道:“你去做什么?”

    她收回视线,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最好后,抬手拍了拍前面的座椅示意司机开车,“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在医院门口看到钟黎和沈舒华了吗?当时我说什么来着?能让沈舒华亲自陪着上医院,那是得多让人重视的病啊?我今天过来一看,当初搬出去的人现在又搬回来了,沈舒华把她当宝贝一样捧着,铁定是怀孕了!”许久没有听到那边说话,她笑得嘲讽,“怎么,你女儿攀上了沈家,你这个做父亲的不应该高兴吗?沈家多厉害啊,可不像周家只有表面风光其实就是个空架子,沈浩南可是能把你往上推的人,你是不是应该要立刻赶回来和他握手……”

    “嘟——嘟——”

    她话还没说完,钟柏修就把电话挂了,再次打过去是对方已经关机,她气得咬牙,把手机扔旁边一扔后语气不善地朝司机说道:“去美容院!”

    晚上,沈浩南有应酬,他下班后就直接带了沈浩东去了酒店,沈家餐桌没了沈浩东这个活宝,显得有些冷清。

    钟黎最近胃口不好,沈夫人看她筷子一直没怎么动,便把装着青菜的盘子推到她面前,说:“这个清淡,吃不下肉就吃这个。”

    “我吃不下了。”她放下筷子,眼看着沈夫人要给她说软话,她连忙推开椅子站了起来,“阿姨,我先回房了,你们慢慢吃。”

    沈夫人张了张嘴巴,等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了,她看向一旁的海兰姨,砸了砸嘴巴说:“这孩子,一天照三餐吐,不多吃点儿身子能吃得消吗?”

    海兰姨是个明白人,咧着嘴角笑得暧昧:“浩南没回来,她跟我们两个老太太坐一块儿吃饭,肯定没劲儿啊。”

    钟黎回到房间后就给沈浩南打电话,打了一次没打通,想到第二次的时候放弃了,未接来电放在那儿,他看到了自然会回过来的。

    估计她是自信过了头,一直到她躺床上追了两集美剧,沈浩南也没回电话过来。她把手机拿起来看了两眼后又扔了回去,去卫生间洗了澡出来,手机铃声响起时她正站在卫生间门口用干毛巾擦着头发,听到声音,她快步朝床边走去,掀开被子从床上找到手机,在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时不由垮下了肩膀。

    电话是钟柏修打来的,她接通后转过身挨着床边坐了下来,小声唤道:“叔叔。”

    “没有睡觉吧?”

    “还没。”

    钟柏修没绕弯子,很是直接开了口:“我这一个多月都在外地考察,也没怎么联系你,今天你婶婶跟我说她看到你了,她说你……”

    钟黎打断他的话,说:“是,我怀孕了。”

    电话那端变得沉默,半晌后,钟柏修沙哑着声音问道:“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她低头望着自己脚上的拖鞋,一手握着手机贴在耳边一手把玩着睡袍上的系带,“自己一个人生活太孤单,跟他结个伴一起过下去似乎也不错,毕竟我们都很了解彼此。”

    钟柏修没接话,静默了几秒后问道:“孩子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年底。”

    “登记过了吗?”

    “还没有。”

    钟柏修颇有微词:“为什么还不去登记?”

    她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说:“还没有正式想过这个问题。”

    钟柏修似乎有点儿想不明白,“孩子都有了还在等什么?”

    她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

    钟柏修没再说什么,有些话他没有立场说,吩咐她照顾好自己以及过两天回到c市就来看她,他挂了电话。

    沈浩南很晚才回来,他推开房门进去时发现钟黎还没有睡,反手关上门,举步朝里走去:“怎么还没睡?”

    钟黎把书反扣在床上:“睡不着。”

    “难受?”

    她摇了摇头,微仰着脑袋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你为什么没给我回电话?”

    “手机一直在外套的口袋里,没听到,等看到了怕你睡了就没回。”

    钟黎像是从他话里听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讯息似的:“你去哪里了要脱衣服?”

    沈浩南站在床边,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后又将领带扯了下来,眼神灼灼地看着她,唇角微扬:“先去了饭店,然后去了会所。”

    闻言,她皱了皱鼻子,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他突然靠近堵住了嘴巴,她抵着掌心在他的胸前,手上用力努力不让他压上来。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喘不上气时,沈浩南从她身上离开,极力隐忍着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我去洗澡。”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