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章 魔女涅槃3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当听到敲门声时,弗莱迪·朗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

    晚饭之前可不是什么拜访的好时机,而弗莱迪·朗兹事先也没有约任何人上门——鉴于上一次突如其来的访客还是杰克·克劳福德与一众fbi,美丽的女记者不由得反思了一下近来的工作状况。

    在确定没有再一次于犯罪现场留下痕迹之后,弗莱迪·朗兹走到了门前,隔着房门开口问道:“谁?”

    “是弗莱迪·朗兹女士吗?”

    是位女性,听上去年纪不大……有点熟悉。她应该是听过这个声音的,但是一时半会弗莱迪却想不起来。

    犹豫了片刻之后,弗莱迪还是打开了门,而声线清脆又温柔的姑娘,也的确是她认识的人。

    来者是嘉莉·怀特。

    弗莱迪曾经特地打听过嘉莉·怀特之后的行踪,还报道了出来。她知道汉尼拔·莱克特以保护者的身份将年幼的女巫接回了自己的房门……还可能是他的卧室房门;她也听说心理问题痊愈后的嘉莉·怀特出现在公共场合时完全变了个样,却没想到自己仍旧是低估了她。

    记忆中的嘉莉·怀特苍白又怯懦,浑身上下神经质的气息与受害者的姿态着实让人感到厌烦。就算是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在嘉莉·怀特扯破自己的皮肉尖叫起来时弗莱迪仍旧受到了惊吓。那着实不是什么好的回忆,而现在站在公寓门口少女,身形窈窕又楚楚动人,看见自己时,穿着白色衣裙的嘉莉·怀特扬起了一个礼貌的笑容。

    但弗莱迪没有从这笑容里寻觅到任何善意的成分,嘉莉·怀特的笑容让弗莱迪想到了身处少女背后的莱克特医生,同样是彬彬有礼亲和大方,可记者的本能告诉自己,这人不好惹。

    “嘉莉。”可饶是如此,弗莱迪仍然回了嘉莉·怀特一个故作亲切地笑容,“你怎么找到我家的?”

    “这个啊……”金发的少女歪了歪头,用一种类似于恶作剧的语气轻快地开口,“你能找到我住在哪儿,我想,找到你住在哪儿也不难,对吧?”

    .

    她在害怕。

    嘉莉仔细端详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红发女人,弗莱迪·朗兹此时的笑容是那么的勉强。这真有趣,一向出入于各种凶杀现场,敢和fbi对着干的弗莱迪·朗兹竟然也会害怕。

    过去脱罪之时,能顺利地从巴尔的摩精神病院走出来还多亏她在外大肆宣扬自己是个无辜的受害者。

    所以,你怕一个无辜的姑娘做什么呢?看着女记者现在的反应,一股介于轻蔑与怜悯之间的情绪在嘉莉的心头游走,但她依然装作丝毫没有察觉的样子,继续柔声说道:“很抱歉在晚餐时间突然到访。我并没有带来食物,不过我想你也不会吃下我带来的东西。”

    自己对汉尼拔说与弗莱迪·朗兹有约,而实际上嘉莉是通过网络检索到的她家住址——不得不承认社交网络真是个好东西。

    她是故意的。既然不能现在杀死女记者,那么不吓吓她怎么说得过去?这么想着的嘉莉脸上挂着的笑容更是恶劣了几分,近乎放肆地开口:“不请我进去吗,女士?我想走廊可不是一个交谈的好地方。”

    等到嘉莉直截了当地开了这个口,弗莱迪才退后几步,挂着那戒备的笑容,让开了房门:“我只是看到你太惊讶了,嘉莉,但愿你原谅我的失礼。”

    记者小姐的房间狭小又潮湿,公寓里甚至没有客厅。嘉莉环视着简陋的房间一圈,最终在弗莱迪·朗兹本人的示意下,坐到了她的床边。女记者拉开电脑桌边的凳子,坐了下来,再说话时语气里尽是亲昵的意味:“你现在的气色好多了,很高兴看到你康复的如此迅速。”

    话说的那么诚恳,好像她们是相知相识却许久未曾见面的老友一样。而对于她的话,嘉莉只是漫不经心地拍了拍硬邦邦地床垫:“我想象中记者的住所可要比这儿好得多。”

    说完嘉莉侧头看向弗莱迪,坐在对面的女性并没有因这类似于羞辱的话变了脸色:“记者这份职业可要比你想象中的辛苦的多。”

    “没考虑攒钱换一所公寓?至少工作结束后回到家能睡一个安稳觉。”

    “你到我这儿来是为了讨论我的工作问题吗,嘉莉?”

    你又在期待我来这儿是做什么呢?

    弗莱迪的话语落下后,嘉莉并没有立刻回答。

    她能察觉到自己的沉默给容貌艳丽的女记者带来的是不安,弗莱迪·朗兹的脸上依然挂着那种刻意摆出来的,讨人喜欢的坦诚。但纵然是这幅职业面孔也无法掩饰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