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少女嘉莉1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是来向我道别的吗,嘉莉?”

    威尔·格雷厄姆站在牢笼之内,抬起头说道。上一次他与嘉莉·怀特对话时,她被锁在同样的铁笼之内,而现在她自由地站在警戒线外,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己。

    他也在看着她。十八岁上下,金发碧眼又温顺乖巧。尽管清秀的面庞和姣好的身材被瑟缩和胆怯所掩盖,可观察细致的人仍然能发现她是个漂亮的姑娘。从外表来看,和他的阿比盖尔一样年轻又美丽。

    ——仅仅是从外表来看。

    “我们只见过一面,你没必要特地赶来,除非你仍然很好奇。”威尔继续说道,“好奇你的使者把我当作朋友的理由。”

    汉尼拔·莱克特说嘉莉·怀特是个单纯的人,她的确是的。威尔·格雷厄姆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察觉到嘉莉有着一颗纯净坦率的心。

    然而雪白的心可谓纯净,乌黑亦然。

    “你是如何脱罪的,嘉莉?按照他们安排好的,乖乖地装成一个受凌者,将错误全部推诿给霸凌者、塑造一起活生生的校园欺凌惨案,对吗?”1

    为何要将嘉莉送到自己身边呢?威尔一开始不明白,在见到嘉莉之前他以为汉尼拔又送了一个阿比盖尔给自己。

    他的阿比盖尔,美丽的阿比盖尔,至今尸骨无踪的阿比盖尔。

    “但这并不是你最初的想法,你最初的时候决定承担一切罪过。那么,你觉得这是谁的想法?”

    不过这样的猜测在见到嘉莉时全部被推翻了。

    汉尼拔在炫耀。

    那个聪明又善于伪装的杀人犯,将一个尚且沉睡着的使徒送到了自己的面前。他要自己看着她慢慢苏醒,看着她褪去人皮挣开骨骼,伸展罪孽的双臂,睁开那双纯粹的,只含有恶的眼睛。

    来自恶魔的炫耀。

    “不必再把畏惧的模样展现给别人,嘉莉。”

    他深吸了一口气。

    “因为你不再害怕。”

    站在牢笼之外的少女愣住了,威尔·格雷厄姆看到她后背有漆黑锋利的鹿角如同枝芽一般生长开来。

    .

    明明在精神病院里也不是见不到光,可是当真的踏出那个阴森诡谲的地狱分家时,嘉莉仍然感觉和煦的阳光是那么的刺眼。

    护工说她很快就重获自由,他说的没错。在杰克·克劳福德到访巴尔的摩犯罪精神病院的第四天,嘉莉·怀特因证据不足而释放。

    证据不足,没有什么理由比这更嘲讽了不是吗?看到自己凭空操纵物品和火焰的人多的嘉莉都数不清,可他们宁可相信是两个成绩平平的女高中生

    精神策划出的一切,也不愿意相信自己是个女巫。

    曾经的嘉莉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换取常人的信任与友好,但经历了这件事后,现在的她只觉得他们愚蠢又可笑。

    “小心台阶。”

    汉尼拔·莱克特医生的声音将嘉莉拉回现实。

    她侧过头,医生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嘉莉只要稍微抬抬眼就能看得清他西装材质的纹路。

    这么近,近到触手可及。

    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在双手自由的情况下与医生近距离交谈时,一种难以言状的窒息感拽住了嘉莉的肺。她近乎慌乱地扯起一个笑容:“谢谢您……您一直以来帮助我。”

    迎上他的双眼时嘉莉没来由地感觉到心虚,她想医生一定是猜出了自己在想什么。但他并没有戳破自己,也没有流露出厌恶或者排斥的表现,医生只是礼貌地露出浅笑:“这没什么,嘉莉。”

    说完他指引着嘉莉走向马路边:“你在原地等我一下好吗?我去开车。”

    事实上离开精神病院的嘉莉根本无处可去。

    望着坐落在马路对面的精神病院大门,嘉莉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恍惚感。

    母亲说怀罪的女巫理应被石头砸死,那晚从天而降的石头砸穿了家中的屋顶,砸碎了墙壁与地板,却独独没有砸死她。

    现在嘉莉没有了家,也没有其他亲人,而且她已经十八岁了,不再享有未成年人的特权。

    最终是学校里的体育老师德斯贾尔丁女士同意暂时收留她……德斯贾尔丁女士,一位善良的女性。她从来没有像其他老师那样嘲笑自己蔑视自己,是她站出来为曾经饱受欺凌的自己主持公义。

    甚至直到在近距离目睹了毕业舞会的惨状之后,纵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她仍然愿意提供住处给无家可归的自己。

    自己只是个罪人……

    “嘉莉?”

    嘉莉戒备地扭过头,循声向呼喊自己的声音望去。

    站在她面前的是个男人,二十岁左右,身材矮小又五官阴沉,苍白的面庞不自觉地颤抖着,一个精神不大正常的陌生人。

    几乎是在嘉莉看清男人长什么样后就确定了这点。

    “你是谁?”嘉莉警惕地后退三步,不答反问。

    男人的嘴角抽动了几下,嘉莉觉得他是想笑的,但这更凸显了男人的神经质。他咄咄逼人地跟着嘉莉向前几步:“嘉莉·怀特?你是嘉莉·怀特吧?”

    她不认识他,嘉莉没见过这个人,过去的时候母亲也从来不让她与男性接触。

    但他却精确地喊出了自己的名字……除了弗莱迪·朗兹或者其他记者的新闻报道外,她想不出男人还能从哪儿知道她的名字。

    “你想……”

    当男人被汗渍沾湿的手握住嘉莉的手腕时,她的声线陡然变得紧张起来,嘉莉试图甩开他的手:“你想干什么!”

    “你是嘉莉·怀特!那个女巫,女巫!”男人死死拽住她的手腕,一边喘息着一边说道,“你杀死了他们对吗,你杀死了那些人是吗?”

    “你——”

    挣扎之时嘉莉的目光无意间触及到男人的眼睛,尖叫声如同断了电般戛然而止。

    她的反应似乎给了男人莫大的鼓励,再开口时他的语气中带上了讨好的试探:“你感受到了对吧,我的女巫。他们不会理解你,但我了解你,只有我了解你!我知道人是你杀的,我知道你才是罪魁祸首。你才是我的女巫,你感受到了,对吧?”

    她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不顾一切的希冀和憧憬,甚至还有毫不掩饰的热情和崇拜在那双混沌不堪的瞳仁里盘旋回转。

    透过男人神志不清的眼睛嘉莉仿佛看到了自己。

    正在看着使者的自己。

    不。

    恶心,真是令人作呕。反胃的情绪止不住地涌上心头,嘉莉竭力克制住干呕的冲动,努力将自己的反应维持在正常范畴内,尝试着从男人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腕:“你放开我,有什么话你可以……可以好好给我说。”

    使者在看自己时也是如此吗?与这个疯子一样,肮脏又下贱吗?

    那一刻嘉莉的心几乎沉到了胃里。

    然而男人就像是没听见嘉莉的话一样,依旧紧紧攥着她的手腕自顾自地说着:“我懂你,女巫。只有我懂你!”

    她的使者如此的高尚优雅,而她却和这个阴沟里的臭虫一样恼人,还散发着像是刚从泥潭或者石油坑爬出来没多久的恶臭。

    胃部就像是拧成了一个结,嘉莉再也无法掩饰心中的厌恶与鄙夷:“我说了,你给我——”

    嘉莉猛然抽回手,男人充满着污垢的指甲在她的手臂留下了长长的一道血痕。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