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章 魔女涅槃4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就是这幅神态,哪怕动个念头就能折断他的脊椎,嘉莉却依然觉得自己敌不过他。

    “妈妈临死前哭着对我说……她不能再保护我了。”嘉莉换上了怀念的语气,缓缓说道,“不是因为我杀了人,而是因为我动用了这股力量。那个时候面对着她的刀子我以为妈妈已经疯了。”

    母亲说自己会因为接近男人而带来无尽的灾难,投入汉尼拔的怀抱后嘉莉手中的血债正在一笔一笔的增加;母亲还说如果自己不死在她的刀下,迟早会落入魔鬼的圈套,成为罪恶的爪牙与邪恶的囚徒。

    “妈妈总是对的。”

    然而木已成舟,血债在她的双手中累积,嘉莉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魔鬼,汉尼拔·莱克特的面庞上依旧带着让过去的自己心安不已的笑容。是的,他在笑,像是在淡淡地嘲讽自己,也像是单纯地观察她的表演。

    嘉莉竟然看不出自己与他之间的区别。

    “我注定要成为和你一样的存在,汉尼拔。”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但是我在外面散步时突然想到,其实我有条捷径的。”

    “说说看,嘉莉。”

    “在我第一次认识到自己想杀了你时就动手。”

    男人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有用的讯息似的,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继而用陈述式的口气开口:“顺从自己的想法,从而满足你的欲|望。第一次成功之后,势必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可惜当时你没有这么做。”

    所以现在绕了个弯路也依然成型了自己,也没必要再这么做。

    嘉莉扯了扯嘴角。

    “你问我怎么处理的我的记忆……”再开口时嘉莉摆出了遗憾的神情,“很抱歉我抛弃掉你赠送于我的城堡和……米莎的记忆。”

    当那个她从来没有念出口、却亲切无比的名字顺着舌尖吐出时,汉尼拔终于变了表情。

    然后轮到嘉莉主动靠近汉尼拔了,她抬起了脚,高跟鞋落在地上时发出“啪嗒”的声音,冲击着客厅里酝酿着的矛盾与危险。

    高大的男人站在原地就像是一座伟岸肃穆的雕像,此时的雕像正冷眼地看着她一步一步地走进,嘉莉在他的眼底看到了几分掩饰不住的杀意。

    她可以用魔法束缚住汉尼拔的,让他像真的雕像那样一动不动,但嘉莉没有。

    戳到了软肋了吗,触怒了你了吗,无情的恶魔终究是因为被踩到痛脚而暴躁如雷了吗。

    就像是期待着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嘉莉克制不住地笑出声来,轻盈的笑声在胶着的气氛之中听起来格外的凄厉。她抬起手,抚向男人的胸膛。

    “可我无意伤害米莎,我爱她,就像亲生的姐妹一样。”嘉莉慢慢地开口,“但她是你的珍宝,你怎么能与他人分享呢?”

    说着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隔着布料摩挲着那已经愈合的疤痕:“把她存放在我这里,你看到的只是一个融合起来的残影而已,那既不是我也不是米莎。这是不对的,汉尼拔,米莎应该存放在你的心灵之中,这样你才能保护她。”

    “这样……你不仅拥有一个完整的米莎,还能拥有一个完整的我。”

    嘉莉捧起汉尼拔的手掌,将握着的手术刀重新放进他的手心里。然后她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了吻男人的嘴唇。

    “我知道你一定联络了克劳福德探员,恐怕在我出现在客厅之前fbi就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她凑到了汉尼拔的耳边轻声开口,“但是不用担心,汉尼拔。我早就说过,如果你要杀死我,我不会有怨言。”

    “所以杀死我吧,剖开我的心脏,将它盛放在你的餐盘之中,反正我早就将它送给你了不是吗。实施你的计划吧,现在杀死我,然后把现场伪装成过失杀人的样子,没人会因为杀死女巫而责怪你——”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

    她瞪大了眼。

    打断了嘉莉的话后,汉尼拔伸出手,将嘉莉拉进了他的怀抱之中。他的嘴角贴在她的太阳穴上,嘉莉甚至能感觉到男人醇厚的声线传来时他的喉咙颤动的频率。

    “——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汉尼拔怀抱着她,漠然地开口,“你认罪了吗?向上帝低下头颅,忏悔你的罪过,就像是你一开始做的那样。”

    就像是一开始你承认我那样。熟悉的拥抱与熟悉的台词席卷着曾经的痛楚掠过她的脑海,嘉莉本能地欲图想向后退去,但这个念头刚刚形成之时男人便伸出了手,将她牢牢地扣在自己的怀里。

    嘉莉听到客厅的窗户之外有车辆刹车的声音。

    “这是你最后的退路。试图威胁我,激怒我,然后由我亲手杀死你。上帝会同情你,从而原谅死于恶魔之手的你。”

    她的恶魔举起了手术刀。

    “但我不会杀你。”

    温热的液体飞溅,落到了嘉莉的面庞上。血液的腥气扑面而来,她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

    汉尼拔终于松开了她,嘉莉抬起眼,看到男人整洁的衬衣上有殷红色的印记渲染开来。

    他把刀子插|进了自己的肩膀,嘉莉知道那并不致命。

    男人松开握着手术刀的手,转而抚向嘉莉的面庞。温暖的手指蹭过她的脸颊,嘉莉看到汉尼拔的眼中有她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温柔与宠溺。

    “你说是我创造的你……那么在创造你之前,连我都不会想到现在的你会如此的美丽。”

    他端详着嘉莉,认真地开口。门廊外有敲门声响起,那听起来是如此的急促又紧张,但汉尼拔就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说道。

    “破茧的虫总是要飞离的,带着自己的罪孽一起。所以走吧,嘉莉。我不会为你赎罪,永远也不会。”

    “上帝也不会原谅你。”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