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章 清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sp;“你们同时发现我不在房内,同时猜测我去了冷宫?你们何时如此心有灵犀了?”

    两人被问得一僵,青玉先回过神来,说道:“是我先发现的,因为担心你,所以告诉了尚语。”

    “然后你们就一路跟踪我?不然怎么知道我究竟去了何处?冷宫离这里路途遥远,请问你们是如何躲过巡逻的御林军的?难道你们都是武林高手不成?既然有这等本事,为何不当场将我抓住,直接交给御林军处置?”

    一席话问得两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既然你能躲开御林军,她们跟着你,自然也能躲开。”贤妃赶紧说道。

    付明悦转向皇帝:“皇上,若奴婢能躲开那么多御林军,又怎会被人跟踪而毫无所觉?再说了,奴婢为何要将从贵妃娘娘那里得到的消息告知宁阳公主,而不是直接与沥王联系?宁阳公主只不过是个十岁的孩童罢了,难道还会比奴婢做事更稳妥?”

    “或许沥王对你还有戒心,所以需要宁阳做中间人。”贤妃又道。

    “娘娘这话奴婢更不明白了,既然沥王对奴婢有戒心,那直接让宁阳公主传递消息不就行了?为何要让贵妃娘娘传给奴婢,奴婢再传给公主,公主再传给沥王?若是娘娘你要造反,你会多此一举要一个外人涉入其中,增加暴露自己的风险吗?”付明悦换一口气,接着道,“再说了,如果这些书信真是奴婢所写,而奴婢今日又见过公主,那书信为何没有交到沥王手中,反而在奴婢房里搜出来呢?”

    贤妃有些色变,强撑道:“今日你与宁阳起了争执,大概是时机不对,所以才没能将书信交给她。”

    “娘娘左一个或许,又一个大概,既然都是你的猜测,凭什么就认定奴婢有罪?而且书信和衣服都是青玉尚语起疑后皇上派人搜出来的,那贤妃娘娘和容华主子事先应该并不知情,为何就一口咬定是奴婢所为?”

    “本宫和陈容华见到你与宁阳鬼鬼祟祟密谋,宁阳今日下午又去了安乐宫见沥王,所以才怀疑你。”

    “沥王被圈禁,宁阳公主要见他也得向皇上请旨,否则根本不能踏入宫门一步,但是从刚才的问话来看,皇上显然并不知情。娘娘想要污蔑奴婢与公主,也得有点常识才行。而且娘娘亲口说道,今日我与公主有争执,难道娘娘是因为我们起了争执,才觉得我会与她勾结?请问这两件事有什么因果关系?”

    贤妃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显然没料到付明悦竟如此能言善辩,驳得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付明悦拿起一封书信,对皇帝道:“皇上,您真的觉得这些书信都出自奴婢之手吗?”

    她的拇指貌似无意的按在某处,正好就是皇帝去太庙,却写着“一切如常”的那一行。如果她真是奸细,就算不知道皇帝是去太庙,但他半夜离开寝宫大为可疑,决不可能“一切如常”。

    贤妃虽然不知道书信有哪里不对,但见到皇帝的神色,知道的确出了纰漏,赶紧向青玉递眼色。若付明悦因此便洗刷了冤屈,她们精心布置的这一切可就要泡汤了。

    “皇上,不管刚才说的那些事是否冤枉了付姑姑,但她与沥王勾结却是真有其事,他们……很早就勾.搭在了一起!”

    付明悦只觉得气冲脑门,恨不得扑过去撕烂她那张嘴,如今后宫都在传她和庆王有暧昧,青玉竟又给她加上一条勾.搭沥王的罪名。当她是香饽饽吗?王爷们一个个排着队前赴后继!

    “皇上你看,她的脸都红了,显然是因为被奴婢揭穿了奸.情。”

    连“奸.情”两个字都说出来了,他们为了陷害她还真是不折手段。付明悦努力将怒火压下,问道:“是你亲眼所见我与沥王有不正当关系?我们就算行苟且之事,难道还会当着你的面不成?”

    青玉道:“你们昨晚在安乐宫外的荷塘边亲热,我跟踪你的时候亲眼看到的。”

    “安乐宫有御林军把守,沥王他如何能够出来?何况昨夜下雪,我们就算再心急,也不会在雪地里玉帛相见!”

    “沥王有武功,要偷偷出来又不是不可能。至于你们为何会……那就只有你们自己知道了。”

    付明悦咬牙道:“既是你亲眼所见,麻烦你将当时的情景当着皇上的面详细讲述一遍。”

    “这种事我如何能够说出口?付姑姑你不顾礼义廉耻,我却还要脸面!”

    “你如果真懂礼义廉耻,又怎会偷看人家亲热?既然看了,现在又装什么纯洁?”

    “你!”青玉转向皇帝,委屈道,“皇上……”

    皇帝皱起了眉头,付明悦趁他开口之前说道:“皇上,奴婢没做过那种事,不能让她冤枉了,她如果说不出来,就是故意污蔑奴婢,求皇上治她的罪!”

    “青玉,你说吧。”皇帝吩咐道。

    青玉无奈,只得胡编道:“奴婢当时躲在一旁,见到沥王他……他脱了付姑姑的衣衫,一双手在她身上乱摸……”

    “我当时脱光了吗?”付明悦问道。

    “……”

    “回答我的问题!”

    “自然脱光了。”青玉强做镇定回答道。

    “皇上,她撒谎!”付明悦立刻道,“奴婢前晚便来了月事,怎么可能与沥王亲热?更别提脱光了衣服。”

    “你胡说,你的月事应该是每月的初十来,最晚十五结束,从未有过变化。”青玉立刻反驳。

    “真难为你把这些都查得很清楚,只可惜这次你却冤枉不了我。昨日我将月事带送去尚服局清洗的时候,尚服局是有记录的,只需一查便可知真伪。”付明悦冷笑。

    她的月事向来不准,青玉说的那个时间应该是原来那个付明悦的。她来到这个时空后,心里对每个人都存着戒备,与御前的人也只是泛泛之交,自然不可能将月事这么*的事告诉青玉,没想到这份谨慎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把。

    “父皇,付姑姑并未与母妃接触过,她只与皇兄一人来往。儿臣之前多次向父皇请旨去见皇兄,便是帮她与皇兄传递消息。”一直沉默的宁阳突然开口。

    付明悦不敢相信的望着她,自己好不容易才能洗去嫌疑,却被她一句话又打回原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