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章 清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宁阳只是个小孩子,就算因为“那个人”而对她有怨气,也没有本事设这么大一个局来陷害她,何况还将自己也搭进去了。看看在场的其他人,付明悦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对方着实很聪明,竟然买通了贤妃和陈容华这两个“后宫中立派”,两人与她素无仇怨,任谁也觉得她们根本没有理由冤枉她。

    “皇上,宁阳公主是您的亲生女儿,您就算不相信奴婢,也应该信她。”她唯有先从宁阳身上找突破口。

    皇帝的脸色更是难看:“她自己都承认了,你还想替她脱罪?”

    什么?!付明悦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子虚乌有的事,宁阳为什么要承认?难道说真正的主谋是她在意的那个人,事情败露,她为了保护那个人所以栽赃给她?

    “殿下,你……你可知这是死罪?”她问道。

    上次秦政造反,因为祁天佑及时投降,交出了兵权,皇帝才饶过他们的死罪。若是他们贼心不死,皇帝决不会再手下留情。凭付明悦对皇帝的了解,亲生儿女跟稳固皇权比起来,皇帝一定会选择稳固皇权,更何况这对儿女本就是动摇皇权的罪魁祸首。

    宁阳再没有白天的咄咄逼人,一张精致的小脸苍白得可怕,听到付明悦的问话,并不回答,只轻微的点了一下头。

    付明悦顿时像被冷水浇透,浑身冰凉,宁阳既然认罪,她的冤屈便更加难以洗脱。

    她在后宫并无可交心之人,跟她关系比较“亲密”的只有秦放。但秦放本就是利用她,如今她被污谋反,对他已无利用价值,说不定还会牵连到他,他自然不可能赶来相救。

    这一刻,她深深体会到孤军奋战的凄凉。

    “明悦,念在你伺候了朕两年的份上,朕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将政儿的阴谋一五一十讲出来,朕可以考虑免你一死。”

    付明悦苦笑,她能说什么?皇帝心中已经给她定了罪,她的任何辩解在他眼里都不过是冥顽不灵的狡辩罢了。如果是在以前,她还会存一丝希望,或许皇帝会因为她与琼妃的那一点相似之处,舍不得对她下手。但如今琼妃已与他冰释前嫌,她这个替代品已没有存在的必要。

    她心中突然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是皇帝因为要再宠琼妃,所以杀她灭口?毕竟她的存在会让他与琼妃起隔阂,在迎琼妃回来之前除掉她,再正常不过。

    青玉和尚语都是御前的人,她从未得罪过她们,实在想不通她们为何要给她扣上谋反这么大一顶帽子。但若说是皇帝安排的,一切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明悦,这后宫之中,知道得越多的人死得越快。”她想起皇帝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如果他想要她死,那她就真的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了。

    难道今日就要冤死在这里吗?她已经扳倒了祁贵妃和秦政,又让皇帝对琼妃消了误会,对付肖淑妃和秦放的计划也在实施当中,怎能就此放弃?无论形势多么恶劣,她都要为自己争取!

    “皇上,奴婢不知沥王有何阴谋,也不知为何这么多人要陷害奴婢,奴婢什么也没做过,请皇上相信奴婢。”

    不认罪不一定会有活路,但认罪就必死无疑,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个时候决不能认罪。

    “付姑姑真是见了棺材也不肯掉泪。”贤妃讥讽道,“皇上给了你将功赎罪的机会,你不好好把握,简直是自寻死路。”

    “奴婢一直以为贤妃娘娘的贤字是贤良之意,万万没想到娘娘也能做出这种栽赃陷害的事来,可见人不可貌相。”付明悦反驳。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造反是灭九族的大罪,你若是执迷不悟,唯有让你的九族陪葬了。”贤妃威胁。

    “奴婢造反,是贤妃娘娘亲眼所见吗?那娘娘为何不及时阻止,非要等到奴婢将书信传递过后再向皇上举报,娘娘这是安的什么心?”

    “你……”贤妃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她还能沉得住气,如此思路清晰的反驳,一时竟有些语塞。

    “请问娘娘,这些书信是在哪里发现的?”

    “自然是在你的房间。”

    “娘娘倒是挺‘闲’,没事跑去奴婢的房间瞎逛。”

    “是青玉和尚语说你夜里经常不在房里睡觉,朕才让搜的,结果不但搜出了书信,还有这一身太监服。”皇帝终究做不到对她太过冷血,语气稍微柔和了一些。

    付明悦心中又升起希望,只要不是皇帝想杀她,她就还有机会。她将太监服和书信拿过来仔细查看,心里更有底了。这套太监服根本就不是她去清溪宫所穿的那套,她的那套一直放在房梁上,看来陷害她的人并不知道她会武,所以压根儿没想到她会将衣服放在那里。

    至于发现她晚上不在房里更是信口开河,她每次出门之前都会在门口拉一条细线,细线一端连着一包面粉,只要有人进屋,一定会碰到细线继而撒下粉末。可是这么多次从未发生过,可见根本没有人进去查探。青玉和尚语这是不做调查纯粹诬陷,档次也太低了。

    而那几封书信,写的都是皇帝的行踪,她是御前的人,要知道这些很容易,书信看起来并没有可疑的地方。但对方忽略了一点,皇帝之前曾带夏霖去了一趟太庙,以致早朝迟到了半个时辰,书信上却写着一切如常。

    假的就是假的,越是多管齐下,越是会出现疏漏。

    “皇上,青玉尚语和贤妃娘娘、容华主子都说奴婢造反,奴婢觉得冤枉,可以问她们几个问题吗?”

    “你问吧。”皇帝点头。

    付明悦看着青玉和尚语:“你们发现我晚上并没有呆在房里,所以怀疑我去了冷宫见贵妃娘娘,然后替她和沥王传递信息,再将沥王的消息传到宫外,对不对?”

    两人正要回答,付明悦厉声道:“此事关系重大,你们要想好了再说,不要前言不搭后语,到时候皇上治你们一个欺君之罪,你们想想自己有几颗脑袋!”

    “付姑姑身负重大嫌疑,还能如此理直气壮,这做戏的本事也是一流。”贤妃冷笑。

    付明悦没有理她,而是盯着青玉和尚语,等她们回答。

    两人对望了一眼,答道:“是。”

    “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