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章 阴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对头,怎会去关心他的亲妹妹?

    她发现自己又开始阴谋论了。

    “你若是闲着无事,就呆在自己宫里练习琴棋书画,不要对每个人都充满敌意!”秦放的声音越发冷厉。

    在付明悦的印象中,他一直是个温和有礼的人,不管是真的脾气好,还是深藏不露,总之她从未见过他对任何人发火,此时却对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如此凶狠,也不知道是不是做戏给自己看。

    “殿下,是奴婢的错,奴婢惹公主不快了。”她劝道。

    宁阳咬着牙,眼里溢满泪水,却努力不让它流出来。见秦放护着付明悦,连半分好脸色也不肯给自己,气得跺了跺脚,转身跑掉了。

    “殿下,宁阳公主只是个孩子……”付明悦心中百味陈杂。

    “自从……以后,宁阳就变得异常偏激,我担心她会走上歧路,到时候害人害己。如今她无人管教,我身为她的兄长,只能对她严厉些。”秦放叹口气,“好了,别想她了,我送你回去吧。”

    “奴婢自己回去就行了,殿下还是……离奴婢远一点吧,如今后宫的流言蜚语……”

    “他们说的也是实话么,就算是造谣,我也不在乎。”

    “可是奴婢在乎!”付明悦脱口而出,大概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又道,“奴婢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狐.狸精。”

    尤其不想让秦牧这样以为。

    “那好,我不送你了,以后我们低调行事。”秦放体贴的说道,“你自己路上小心。”

    回到长青宫,付明悦仍然情绪低落,秦放那边她早有心理准备,倒是没有太大的意外。但宁阳仿佛是凭空冒出来跟她作对的,这种不知道何时得罪了人的感觉,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也让她第一次正视起自己的处境来。

    后宫之中,并不是你不去惹事就能避祸。明里暗里的利用和陷害,你随时可能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等到万劫不复的那一刻才猛然惊觉。没有人可以在这纷乱的斗争中独善其身,明面上的敌人已经很难对付,潜伏在暗中随时准备取她性命的那些,更是防不胜防。

    祁贵妃倒了,但祁贵妃一派的妃嫔还有很多并未受到牵连,当初她刺了秦政一匕首,直接导致他政变失败,算是将这一派的人都得罪了个透底。如果只是她们还好,毕竟都在明面上,可若是一向不显山露水的皇后也开始对付她,再加上宁阳背后的那人,她真的是步履维艰。

    她担心的事很快发生。

    当晚她正准备将嘎肥油召回,询问秦放的动静,谁知夏霖突然到访,说是皇帝让她去正殿一趟。

    皇帝平时处理政事多在内书房,只有偶尔与朝臣商议急事才会在正殿,此时突然叫她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她试着向夏霖问了两句,夏霖的神色十分严肃,并未正面回答她,只说道:“此行凶险,明悦姑娘小心”,便不再开口,她也不好多问。

    到了正殿,她见到皇帝的脸色十分难看,一个小小的身影跪在他面前,正是白天见过的宁阳公主,另有两人站在一旁,却是贤妃和陈容华。

    付明悦跪下行了礼,皇帝并没有许她起来,她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皇帝盯着她看了片刻,从旁边的案几上拿起一个包裹扔给她:“明悦,你有什么话说?”

    包裹散开落在面前,付明悦眉心一跳,里面竟然是一套太监服。她的第一个念头是,皇帝知道她乔装去见琼妃了。可她并未做过任何危害琼妃的事情,皇帝与琼妃能再见面还都是她的功劳,难道他竟要追究她的欺君之罪?

    还是……琼妃向他坦言了自己会武,所以皇帝觉得她别有用心?但琼妃不可能轻易识破她的伪装,更没有理由害她,就算是因为感激,也不会向皇帝直言。毕竟欺君可是死罪,琼妃就算再单纯也不可能想不到这一层。

    况且,这跟宁阳又有什么关系?

    她心中念头叠转,始终猜不透今晚这一出究竟从何说起。

    “朕没想到你竟是祁贵妃的人,两年来你从未暴露过,甚至政儿逼宫的时候你还伤了他,你的心机真是够深沉。”皇帝冷冷的说道,“朕自认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朕?”

    付明悦惊得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她是祁贵妃的人?这从何说起?难道就因为她白天跟宁阳说了一会儿话?可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宁阳对她十分不满,若不是秦放及时赶来,她还不知道要被她怎样为难。她知道后宫向来多冤屈,但没想到这样轻易就被扣上谋反的罪名。

    “奴婢不知皇上为何怀疑奴婢,但奴婢决没有做过背叛皇上的事,请皇上明鉴。”

    “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你数次深夜赶去冷宫与祁贵妃相见,便是身着这套太监服,青玉和尚语都可以证明。你从祁贵妃那里得到消息之后,通过宁阳传给政儿,又想办法将政儿的消息传到宫外,想联合祁天佑的旧部造反。如今证据确凿,你还不承认?”皇帝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愤怒和失望,几封书信随即被扔到她面前。

    付明悦并没有将书信拿过来细看,对方既然设下这样一个局,那么书信也一定模仿了她的字迹。但她根本不会用毛笔写字,所谓的笔迹应该是她来之前的那个付明悦的。别说她不会与人私通书信,就算她真的想造反,也写不出与“自己”笔迹相同的信来。

    只是她却无法分辩,她总不能告诉皇帝,自己是被系统送过来的,先前的那个付明悦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