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恶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那晚分手的时候,两人约定三日后再去清溪宫,秦牧要好好考虑考虑,付明悦也有别的事需要谋划。

    虽然不知道琼妃和皇帝见面时到底说了什么,但琼妃既然问秦牧愿不愿意做太子,一定是皇帝向她承诺了储君之位,看来两人之间的隔阂已经消除。皇帝要彻查当年的事,肖淑妃自然脱不了干系,她这种心机深沉的女人,不可能没有想过皇帝与琼妃会有和好的一天,应该一早就做了准备。

    她志在让秦放登上皇位,一定会不惜一切为他扫清所有障碍,不管是秦攸还是秦牧,挡路者死。

    虽然皇帝已与琼妃和好,但秦牧一向不受重视,从来没有人视他为太子人选。皇帝若是执意要传位于他,别说后宫不答应,前朝那些官员更加不会同意,得找一个合适的契机才行。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秦牧自己,他必须心甘情愿做太子,而且要有与秦放秦攸一争的决心才行,若是……

    “明悦——”正在批阅奏章的皇帝突然停下了朱笔。

    “奴婢在。”付明悦立刻收起思绪,恭敬答道。

    此时内书房只有他们二人,其他的宫人都被皇帝打发出去了。

    “你对放儿和牧儿到底是什么心思?”

    “皇……皇上……”付明悦被吓了一跳。

    皇帝盯着她:“告诉朕你的真实想法,你究竟喜欢哪一个?”

    琼妃既然复宠,付明悦这个替代品也该退场了,只是她毕竟陪了他两年多,他想给她安排一个好去处。之前秦政政变,付明悦遵照他的指示去找秦放,骗他放弃趁机作乱的打算,他当时并未问过她对秦放的感情。

    后来她与詹正庸合伙演戏的时候,秦牧突然奋不顾身冲过来救她,之后秦放又对她诸多维护,皇帝有些拿不准几人之间的纠葛,所以今日才直言询问。

    若是付明悦与秦放有情,他就放秦放一马,并为他们赐婚。但秦放野心并不比秦政小,就怕他表面上对付明悦好,实际上只是利用她,那样付明悦不但会伤心,连性命都可能不保。如果她坚持要选择秦放,他便得多做安排,为她消除后顾之忧。

    若她心仪秦牧,则皆大欢喜。皇位肯定是要传给秦牧的,付明悦也要有妥善的安置,他们两情相悦的话,他就没什么放心不下的了。

    付明悦很想说,我喜欢秦牧,你赶紧把我赐给他吧。但她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秦牧现在非但不喜欢她,反而对她很是抵触。若是在皇帝的逼迫下接受了她,难免会有心结,到时候她要夺得他的真心就更难了。因此她与秦牧的事只能靠自己筹谋,不能借助外力,尤其是来自皇帝的外力——秦牧对皇帝的恨可不比对她少。

    她现在倒是想接近秦放,“钟情庆王”是一个很好的借口,但若是皇帝下旨赐婚,便很难再有回旋余地,到时候就算把秦放弄死,她也不能做秦牧的妃嫔,因为她和秦牧叔嫂身份已定。

    真是纠结啊!

    “奴婢区区一名女官,岂敢有高攀皇裔的想法?”她面带惶恐,似乎随时准备下跪请罪。

    “朕觉得,你还是跟着牧儿好。”皇帝试探着说道,“上次他冒死救你,应该也是对你有意。”

    付明悦愕然,皇帝一直待她不错,应该不会推她入火坑,原来上次让她稳住秦放并不是为了有备无患,而是真的对他不放心。

    真是君心难测,这些年来,三大巨头明争暗斗,不死不休,都想将自己的儿子推上储君之位。谁知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竟被一个她们从未放在眼里的落魄皇子捷足先登。

    皇帝要秦牧继位,秦放秦攸便成了绊脚石,必然要将他们清除。但他们也是他的亲生儿子,皇家亲情之凉薄,实在让人心寒。

    “明悦,你究竟喜欢哪个?”皇帝再次问道。

    付明悦真想狠敲自己的脑袋,皇帝和自己儿子之间的感情关她什么事?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帮助秦牧登上皇位,秦放秦攸都是她的敌人,同情敌人等于找死,她可不能心慈手软。

    她决定冒险一试。

    “皇上,”她惶然跪下,“奴婢从未喜欢过庆王殿下,若非因为奴婢是御前的人,恐怕庆王殿下也不会搭理奴婢。”

    “你是说,放儿他只是想利用你?”

    “奴婢不敢妄断庆王殿下的心思,只是奴婢……丝毫感觉不到他的真心。”

    皇帝沉吟半晌,说道:“既然如此,你是否肯替朕监视他?”

    付明悦汗颜,皇上您也太直接了。

    “皇上不是一直都很宠爱淑妃娘娘和庆王殿下吗?怎……怎么会……”她大胆质疑。

    “朕这么做自有朕的道理,你只需回答朕的问话即可。”

    “皇上吩咐,奴婢自然万死不辞。”

    皇帝伸手将她扶了起来:“朕怕时间长了你会情不自禁,到时候若是放儿……你该怎么办呢?”

    “皇上请放心,奴婢自会控制自己,奴婢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好,以后朕会减少你在御前伺候的时间,你尽可能多的接触放儿,如果他有异动,即刻向朕禀报。”

    “奴婢遵旨。”

    *

    付明悦独自一人往锦灵宫而去,心绪有些烦乱。

    这几天皇帝照常去勤夫人宫里,完全没有要再宠琼妃的迹象。但她知道他的心思并没有放在勤夫人身上,当初宠她是为了对付祁贵妃,如今恐怕是想利用她打压肖淑妃。这个女人真是可怜,虽然身居高位,却连君王的半点真心都得不到。

    皇帝既向琼妃许下储君之位,就必须解决皇后和肖淑妃的问题,否则秦牧这个毫无根基的清王根本不可能站稳脚跟。

    对皇后来说,只要她没有犯下大错,皇帝就不可能轻易废了她,将来无论哪位皇子登基,都得尊她为太后。而且她的儿子秦攸年纪太小,就算封王也得再过几年,因此她并不急切。反而是肖淑妃那边,皇帝虽然允许秦放行了冠礼再去封地,但他过了年就十九了,离二十岁只剩一年多,如果不赶紧筹谋,恐怕就再无机会了。

    因此皇帝最关注的便是肖淑妃母子的动向,如今后宫看似她一家独大,其实这样反而将她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