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4.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送马怀远回了家。

    回舞剧团时,雅宝开车路过寰球国际,侧头往春天广场那边看了看,继续踩油门往前开去。在毫无联系的冷静了两个星期后,雅宝和马怀远分手倒也不完全是因为裴阶了,只是她给不了马怀远想要的感情,也就不能再耽误他。

    于此同时,寰球国际的五十五楼上,lisa在向vic抱怨说:“老板最近怎么了,咱们这一楼都不用开冷气了。”lisa向vic探过头去,“还是经常看手机,等的什么电话啊,让我们皇帝陛下这么焦虑,可急死我们这些太监了。”

    vic看了lisa一眼,冷冷地道“这么八卦,调你去pr好了。还有,我不是太监。”

    lisa嘀咕道:“你这是也被折磨得变态了?”

    被两个助理议论的裴阶,此刻正盯着手机在看,私人侦探的消息在一个小时之前就传了过来,但是唐雅宝的电话依然没有过来。

    裴阶想了想,还是滑开了屏幕。

    雅宝刚停好车就接到了裴阶的来电,在电话响了七声之后,她才接起电话,“喂。”

    “那个男人回来了?”裴阶的声音隔着电波传过来,依然冷淡又傲慢。

    “哦。”雅宝道。

    “谈了吗?”裴阶忍耐住脾气。

    “没。”唐雅宝的回答还是一个字。

    “唐雅宝!”裴阶几乎是用吼的在喊雅宝的名字,“你在拖什么?”

    雅宝将电话拿离耳朵,“他说有些累,明天再电话联系。”

    “你在哪儿,我来接你。”裴阶猜着肯定是雅宝说漏了嘴,对方则想尽办法在拖延。

    “我在剧团,还要排练。”雅宝道。

    “结束时给我电话。”裴阶道。

    雅宝“嗯”了一声,挂了电话。其实两周没联系,雅宝都要以为裴阶是在逗自己玩儿了,可是今天接了他的电话,又觉得他是认真的。但是恋爱中的男女,两个星期丝毫不联系,会不会太奇怪了?尽管他们的情况有些特殊,雅宝虽然能接受自己不和裴阶联系,却无法接受裴阶有同样的行为,这是女孩子特有的矫情。

    结束时,雅宝也没给裴阶电话,和剧团的人在外面吃了饭,因为太吵闹也没听见手机响,回了唐宅才看见裴阶的五个未接来电。

    “在哪儿,雅宝?”裴阶的声音居然没有如雅宝预料中的那样生气,这让她多少松了口气,说实话跟裴阶在一起还真是挺“压抑”的,雅宝觉得,他要么是高高在上,要么就是生气又生气。

    “在加兰道。”雅宝道。

    “为了等你,我现在都还没吃饭。”裴阶没生气,改成平静地陈述事实。

    雅宝果然也不矫情了,“跟剧团的人出去吃饭了,没听见你的电话,你现在在哪儿呢?”

    “在南汇。”裴阶道。

    雅宝的脑海里立即就浮现出裴阶靠在她门上的“凄凉”场景,她从床上爬起来道:“那你等着我,我马上回去。”

    裴阶无精打采的“嗯”了一声。收了线后嘴角轻轻翘起,抓起桌上的钥匙,开车从寰球国际的办公室去了南汇。他离南汇可比唐宅离南汇近多了。

    雅宝到的时候,裴阶果然如她所想的,手插在裤包里,斜靠在门边,领带不知道扔在哪儿了,衬衣领口微敞,头发也颓着,是一种他独有的优雅的颓废感,不仅让女人痴迷,也让女人心疼。

    “为什么到这儿来等?”雅宝埋怨道。

    “如果有人主动给我钥匙,我就不用在门口又饿又累地傻站着了。”裴阶接过雅宝手里的钥匙打开门。

    雅宝决定忽略这句话,“我给你叫外卖好不好,要寿司还是什么?”雅宝开始翻电话。

    “有胃药吗?”裴阶捂着胃问雅宝。

    雅宝愣了愣,“胃疼吗?我下去给你买药好不好?”雅宝说着抓了钥匙就要出去。

    “不用,给我倒杯热水就行了。”裴阶拦住雅宝。

    雅宝听话地倒了水,又打了电话叫外卖,又从冰箱里倒了一杯牛奶温热了递给裴阶,“喝点儿牛奶垫垫肚子吧。”

    裴阶看了雅宝一眼,接过牛奶喝了一口。

    向来以冷硬示人的男人,喝牛奶的样子因为反差萌,简直看得雅宝不愿意转眼睛,她伸手覆在裴阶的胃上,“还疼吗?”

    “好点了,你少气我一点儿,我就感激不尽了。”裴阶捉住雅宝的手,低头轻轻的亲吻她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尖、脸蛋,然后是嘴唇。

    这样的温存让彼此所有的罅隙都消失无缝了,因为靠得是如此得近,雅宝的睫毛都扫在了裴阶都脸上,像羽毛一样拨弄他的心弦。

    亲吻变得热烈起来,如果不是门铃响起,估计第二天阿姨就得洗沙发套了。雅宝大口喘着气,红着脸将衬衣的扣子重新扣上。

    “你怎么这么笨,居然还不会换气?”裴阶笑着起身去开门。

    “谁有你经验多啊?”雅宝的话里醋意实足。

    裴阶付了钱,将东西拎到餐桌上,雅宝摆了碗筷,同他一起坐下。

    “我积累那么多经验还不是为了教你?”裴阶将沾了芥末的寿司送入雅宝的嘴里。

    辛辣的刺激瞬间就让雅宝的眼泪滚了出来,这时候她却不敢张口,只能屏住气把东西吃下去,雅宝捂着嘴,流着泪的怒指着裴阶。

    裴阶捏了捏雅宝的脸蛋,“好了知道你很感动,但是也不用不着感动流涕呀。”

    罪魁祸首居然还在说风凉话,等雅宝缓过劲儿来,她怒道:“裴阶,你沾那么多芥末干什么?”

    (改)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