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离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一家人亲亲热热地吃完中饭以后,许佳期回了房间。

    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有规律,每天午饭后都要睡一会儿午觉;但今天是星期六,按例她和魏彦洲要带着宝宝贝贝回魏家去探望魏家父母的,所以准备早点歇了觉就带着孩子们过去看看爷爷奶奶。

    以往魏彦洁和妍妍还没搬到魏家住的时候,许佳期一家会在星期六上午吃过早餐以后,就去魏家看望魏家父母;中午她会亲手做顿饭给魏家父母吃吃,天气好的时候会带着孩子们和魏家父母一起去小区附近的超市里逛逛。

    但自从魏彦洁母女搬到了魏家以后,许佳期一家的每周六例行探视就变成了只是去魏家吃一顿晚饭而已。

    见妻子拆掉了脑后随意盘着的发髻,抬腿上了床,魏彦洲也火急火燎地跟着上了床。

    一上床,他就醉翁之意不在酒地朝着妻子挨了过来,手也习惯性的朝她胸前探去……只是他还没有触到她胸前的水蜜桃呢,手机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许佳期捂着嘴看着他笑。

    他只得叹了一口气,悻悻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接通了电话,“妈?嗯,宝宝贝贝现在在睡觉,他们睡醒了我们下午再过去……什么?”

    说着说着,他突然皱起了眉头,不高兴地“嗯”了一声。

    放下电话以后,魏彦洲也没了兴致,整个人蔫巴巴的横躺在大床上。

    许佳期用脚尖轻轻踩了踩他精壮的胳膊,说道,“……过去点儿!我都没地儿放脚了……哎,你妈说啥了?”

    他叹了一口气,反手抓住了她的足尖,心不在焉地把玩了好一阵子以后,才答道,“我妈说……说妍妍吵着要吃澳芒,让我顺便去城郊的水果批发市场买一箱。”

    许佳期被他挠得直痒痒,便用力抽回了自己的脚。

    她皱起了眉头。

    城郊的水果批发市场离市区挺远的,开车去单程就得开一个多小时,而且还得上一段高速公路。

    ……这也叫顺便?

    两人突然同时沉默了。

    但许佳期太了解魏彦洲了,便问道,“你不想去?”

    他没说话。

    她想了想,说道,“不如……你开车带上我们,也捎上我爸妈吧!水果批发市场旁边不就是农贸市场么!现在快年底了,我妈唠叨了好几次要做坛子菜,但她和我爸爸又一直帮咱们带宝宝贝贝,都没空去买……正好今天两件事儿一起办,也等于我们领着他们出去转一转了。”

    几秒钟之后,魏彦洲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足尖,然后一个翻身,直接就压到了她的身上……

    许佳期被他的重量压得喘不过气来,一边拼命地推他,一边嗔怪道,“魏彦洲!你干什么啊!讨厌……快走开!”

    “老婆,”他一边在她面颊上落下细细密密的吻,一边委委屈屈地说道,“等一下我开车……来回就是两个小多时!很辛苦的……先给点福利嘛。”

    “唔……不行!讨厌,快走开……”某人气喘吁吁地娇嗔道。

    虽然已是初冬时节,但室内却一派春光旖旎。

    一家人歇过午觉之后,听说女婿要带自己去城郊的农贸市场买冬菜,许爸爸许妈妈赶紧行动了起来,十分钟之内就把宝宝贝贝要出门的一副行头全部准备好了……

    老实讲,去一趟城郊,其实坐车的时间比下车的时候多多了;但许家父母自从帮女儿女婿带孩子以来,十分困身,几乎已经大半年都没有离开过圆宝小区。

    一路上,老两口像俩孩子一样,不管看到了车窗外头的什么风景,都觉得很稀奇。

    许妈妈惊呼道,“老许!快看……那院子像不像咱们以前的家?像吧……不过咱家院子可比这家好,咱家那时候种了好多好多花……而且这家也没以前咱家的院子大……”

    “嗯,等空下来啊,我再给你在阳台上搭几个架子种花,对了也种点儿葱!省得你成天指使我……不是下楼去买包盐就是买根葱的!”许爸爸慢悠悠地说道。

    不多时,魏彦洲就开着车子驶到了农贸市场门口,老两口下了车自行去逛农贸市场去了;魏彦洲则开车着带着许佳期和一双儿女继续往前,开到了水果批发市场的门口。

    停好车,再支起婴儿推车,许佳期推着宝宝贝贝在后头跟着;魏彦洲则在前头去挑水果。

    两人商量着买了两箱澳芒,一箱红提,一箱青提,并两小箱樱桃……

    看着差不多了,小夫妻俩就开始往回走。

    当魏彦洲开着车子回到农贸市场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许家父母吃力地搬着几个筐子过来了。

    魏彦洲连忙下了车,过去帮忙。

    许佳期见父母买了成筐的萝卜白菜和红辣椒,还有好几尾杀好的水库大鱼,并几箱鸡蛋什么的,忍不住问道,“妈,你们买这么多干什么!”

    许妈妈一边擦汗,一边说道,“做坛子菜!我告诉你啊,妈妈做的辣白菜啊,可比那什么韩国泡菜好吃多啦!嗯,这白萝卜拿来做生晒辣萝卜条,还有这鱼……这鱼啊拿来做生晒腊鱼,你爸爸爱吃腊鱼!这蛋……这鸡蛋挺好的,是农家蛋!一半儿煮给你吃,一半儿我拿来做咸蛋……嘿,用咸蛋下稀饭,那是绝配!”

    东西买得太多,车尾箱放不下,魏彦洲又支了个行李架将这些农产品绑在车顶的行李架上。

    一家子满载而归。

    路上,魏母打了个电话催魏彦洲。

    因为魏彦洲在开车,许佳期就帮他接了。

    魏母在电话那头问他们什么时候到;而许佳期能够从电话里听到,妍妍好像正在那边大声哭闹,吵着要吃澳芒……

    许佳期淡淡地说道,“刚刚才买到呢,这会儿往回走,怎么样也要六点多才能到。”

    魏母只得挂掉了电话。

    在魏母挂掉电话的那一瞬间,许佳期听到电话那头传来魏父喝斥妍妍的声音,“……好了好了,你舅舅舅妈很快就回来了……不许再闹了!你说你都已经八岁了……还像个奶娃娃一样,要不到东西就躺在地上闹,这像什么话!”

    许佳期叹了一口气。

    终于回到了圆宝小区,许爸爸对魏彦洲道,“你俩快去爷爷奶奶家,这些东西啊,你卸在路边就好……我跟你妈慢慢搬上去。”

    魏彦洲不为所动,坚持不让岳父母费心,独自一人将这些农产品全部都抱上了许家。

    跟着,他才带着许佳期去停车场把车停了,小夫妻俩这才一个推婴儿车,一个扛着澳芒和樱桃,一起慢慢地往魏家走。

    到魏家的时候已经快七点钟了。

    一推开门,还没进屋呢,小夫妻俩就听到了妍妍沙哑的哭声。

    冬季天黑得早,但魏家黑灯瞎火的,连灯都没开。

    小夫妻俩对望了一眼。

    魏彦洲伸手按下了电灯开关。

    客厅里乱七八糟的,一片狼籍……

    原本茶几上的抽纸筒,杂志,报纸什么的被乱扔了一地,而最显眼的是,一只大红色的儿童棉拖鞋搁在茶几上,另一只拖鞋却在电视柜上!

    而妍妍正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抽泣着,头发乱七八糟的。

    见了魏彦洲和许佳期,妍妍稚嫩的脸上露出了忿恨又倔强的神色,并且把头转向了另外一边。

    魏彦洲皱起了眉头。

    他完全无视妍妍,高声喊了一声“爸?妈?”然后就弯腰从婴儿车里抱起了宝宝,示意许佳期抱起了贝贝,一家四口朝魏氏夫妇的卧室走去。

    站在魏氏夫妇的卧室门口,小两口清楚听到了老夫妇俩的谈话。

    魏母似乎正在苦口婆心地劝说魏父,“妍妍她还是个小孩子,咱们慢慢教就是了……她不就是想吃芒果嘛,你再去菜市场买几斤不就行了”

    魏父怒道,“我没给她买?我都走了三次趟了……菜市场里的大芒果小芒果……凡是芒果我都给买了回来,可她要的那个……是什么澳芒,菜市场里没有得卖,我能怎么办?再说了,她还小?她今年都八岁了!要不到东西就赖在地上打滚……有点女孩的样子没有?”

    魏彦洲推门而入,喊了一声,“爸,妈!”

    此时见儿子媳妇抱着孙子孙女儿进来了,魏母也顾不上看孙子孙女儿,连忙问道,“哎!你们终于来了……那个,澳芒呢?”

    魏彦洲道,“放在外头客厅里呢!”

    魏母急急地出去了。

    魏彦洲问道,“爸,这是怎么了?”

    魏父正在生气,“从中午起妍妍就说要吃澳芒,我跑了好几个菜场都没有得卖,就回来跟她说,说等你有空再开车出去买,妍妍就一直哭啊……就非要!我说要不我带你去菜市场看看,你自己去看看有没有……但她怎么都不听,也没有第二句话,就是非要吃澳芒……”

    “不管你妈怎么哄怎么劝,她都不听!而且还越劝越出鬼了……从四点钟起,就开始在客厅里砸东西了!你妈想过去劝,差点儿被她用遥控器砸到头!”魏父今天也被气得够呛,忿忿不平地说道。

    魏彦洲皱起了眉头,“……魏彦洁呢?”

    一听儿子说起女儿,魏父更加不满了,“哪个知道她!不知道跟谁出去吃饭去了!我劝你姐……她现在离了婚没房子又没存款……但是她还有女儿要养,她自己又还年轻,今年也才三十多,为什么不出去找份工作呢?她倒好,脾气大得很!一听我说要她去找工作……就摔门!走了!”

    “她走了就走了……你别以为她的自尊心有多强,又有多大的能耐呢!我告诉你……她跑出去就是去花钱的!把钱花完了她就回来了,然后又继续伸手找你妈要……”

    魏父越说越火大,“光是这个月,她就找你妈要好了几次钱,你妈都给了她五六千块钱了!!!你说她拿着这些钱干什么去了……她一个月一分钱都挣不到,倒还要花这么多钱出去,连妍妍上学的所有开销都是我和你妈在付!你说说……我和你妈虽然都是公务员,其实工资也不高,最多也就是福利好一点……哪里经得起她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钱!”

    “哎哟!”

    从客厅传来了一声魏母的惊呼声音。

    魏父和魏彦洲连忙赶了过去。

    许佳期不敢任由自己的孩子们留在卧室里,就站在卧室门口往外看了一眼。

    她看到披头散发的妍妍正满脸怨忿地捡起滚落在地上的澳芒,朝魏母身上狠狠地砸去!

    魏母则一边惊呼一边往墙角退。

    澳芒的个头很大,一只就有七八两重;魏母大约已经被妍妍掷出的澳芒给砸中了,而且脚边也已经滚落了好几个澳芒……

    魏父差一点儿就气爆了,怒喝道,“张妍!你给我住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