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离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接下来,魏彦洁不再理会张少勇的诈骗案。

    至于张少勇请王律师全权代理的那起离婚官司,魏彦洁在魏家父母的帮助下(实际上是在魏彦洲的帮助下),也请了冯律师作为自己的全权代理人,回应了这场官司。

    在冯律师细心的调查下,终于查找出张少勇签下的那张七百万欠条有造假嫌疑。

    ——这也就是说,这张欠条是张少勇为了转移财产而伪造的;因此,张少勇要求魏彦洁以公司合作伙伴与夫妻应承担共同债务的理由根本就站不住脚,这笔债务也与魏彦洁无关。

    再来就是张氏公司名下的财产。

    ——确实有大笔财产被张少勇转走,而且最终去向不明,但魏彦洁因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管过公司的财务了,所以她无法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最后,就要讲到魏彦洁与张少勇的那套房子。

    ——房子的房产证的确被张少勇拿到银行去做了贷款抵押,抵押回来的钱也同样消失了……而且麻烦的是,当初在办理抵押的时候,魏彦洁是知情的。不过,她一直以为张少勇抵押房子是为了筹集资金,却并不知道他是为了转移财产。

    冯律师细致地向魏彦洁分析着这桩离婚官司的利与弊。

    其实……用一句话来说,这场官司不存在胜不胜诉,因为魏彦洁注意是一个输家。也许会因为张少勇婚内出轨,以及恶意转移财产的举动……这会让法官在研判的时候多多少少偏向魏彦洁一点,但实际上,张少勇名下已经没有任何财产了!

    而至于白氏母女是否骗了张少勇的钱,这得另案处理。

    魏彦洁心力交瘁。

    她曾经一直以为她是某人心中的公主,却不曾想,她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心灰意冷之下,就算分不到一毛钱的财产,魏彦洁也同意了离婚……

    又过了两天,法院终于出了正式判决:

    一,判决张少勇魏彦洁离婚,两人唯一的孩子妍妍由魏彦洁抚养。

    二,张少勇伪造欠条一事已证据确凿,因此法庭驳回了张少勇关于夫妻共同承担债务的诉求。

    三,张少勇魏彦洁名下的一处房产因为抵押手续齐全,且魏彦洁事先对此事知情,而且抵押款已被张少勇拿走,故判定房屋产权归银行所有;如魏彦洁能在归定期限内还款,那么银行可以归还房屋产权。

    四,因张少勇不但恶意转移财产;而且又存在婚内出轨的事实,且证据确凿(有手机视频为证),但因当事人为在押犯人,故法院认定魏彦洁享有对两人婚内共有财产的保留追诉权力;也就是说,等张少勇服完刑以后,魏彦洁仍然可以就财产纠纷一案起诉他。

    这场离婚官司终于尘埃落定。

    但魏彦洁除了拿到了女儿妍妍的监护权之外,几乎失去了一切。

    张氏公司因破产而注销了;房子也被银行没收了;虽然在冯律师的帮助下,魏彦洁拿到了两人婚内财产分配的保留追诉权力……可现在张少勇因犯诈骗案被抓,说不定就要判个十年八年的,魏彦洁要等到何年何月才可以追到这些钱?

    最后,魏彦洁在冯律师的建议下,去派出所报了案,声称白氏母女涉嫌非法侵占自家财物,并要求公安机关尽快立案侦查。

    紧跟着,张少勇的诈骗案也已告破。

    张少勇涉嫌诈骗,罪名成立。

    因为涉及人数众多,涉案金额超过两百万元,给国家职能机关造成了非常负面的影响,所以张少勇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

    当魏彦洁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大笑了一场,跟着又大哭了一场!

    但抹掉眼泪之后,她却发现自己……已步入中年却一事无成,离了婚却没有一分钱财产,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而之前因为她的嚣张跋扈,她跟张少勇的养母一家人搞不好关系,也令张家父母和姐姐们早早地寒了心;这次张少勇被抓,包括魏彦洁和张少勇离婚……张家统统视而不见,颇有几分“从今以后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

    魏彦洁母女无处可去,最后只能在魏家落脚。

    ——从此,魏家过上了水深火热,鸡飞蛋打的生活。

    **

    一转眼,宝宝和贝贝都已经四个多月大了。

    许佳期开始兼顾起工作与家庭来。

    她每天去公司上半天班,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再留在家里带半天的孩子。

    为了减轻父母和自己的负担,她还请了个保姆回来负责做饭和打扫卫生什么的。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当天气开始渐渐转凉的时候,精力充沛而且对所有新事物都热情似火的宝宝终于学会翻身了。

    但是,小家伙现在还只会从四脚朝天的平躺姿势翻成小乌龟趴的姿势,而且一旦翻过去之后他就翻不回来了……

    每当这个时候,小家伙就会努力抬起头,朝离他最近的那个人“啊啊啊”叫唤着,意思是——快过来帮我一把呀!

    许佳期一直主张,要让宝宝自己学习翻身。

    ——但没有人忍心拒绝肥肥白白又憨态可掬的宝宝。

    所以阿公阿婆常常会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帮宝宝一把……

    许佳期有点儿郁闷,但她也知道,这是父母对她孩子的喜爱与维护。

    于是现在,许佳期正拿着她已经用完的润肤水空瓶子(宝宝最喜欢这个瓶子),想引导小家伙自己学会翻身。

    看得出来,小家伙很想要拿到这个透明的塑料红色瓶子,视线也一直跟着妈妈手里的润肤水瓶子转。当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够不着之后,就憋足了劲儿,试了好几次之后……突然一个翻腾,小家伙终于从小乌龟趴的姿势翻回了平躺着的姿势。

    小家伙终于如愿以偿抓到了那个红色瓶子,他高兴得笑成了眯眯眼,还“咯咯咯”地笑出了声……跟着,小家伙抱着瓶子,兴高采烈的说了一大通“哦哦哦”之后,又很欢快地把瓶子往旁边一扔……

    宝宝开始了再一次,周而复始的翻身运动。

    ——目标:抓住那个漂亮的红色瓶子!

    魏彦洲好奇地问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瓶子?”

    许佳期捂嘴笑道,“我哪儿知道,你问他呀!”

    他便果真抱起了儿子,装模做样的问道,“你说!你到底喜欢这个瓶子什么?咱们是男子汉,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咱们不能喜欢这些女人们的瓶瓶罐罐……你懂吗?嗯?懂吗?”

    宝宝最喜欢有人跟自己对话。

    但凡有人要跟他讲话,他就一定要用自己洪亮的声音盖过对方为止……于是,见爸爸一脸正经地跟自己说话,小家伙高兴坏了,咿咿呀呀地大声说起谁也听不懂的话来,而且还口水流了一下巴!

    许佳期笑眯眯地看着父子俩之间的互动。

    她的小女儿则安安静静地躺在她的身边。

    ——贝贝是个文静秀气的小姑娘。

    但小姑娘有点儿懒。

    身畔的爸爸和哥哥正玩得起劲呢,可小姑娘却只是挥挥小手,偶尔咂吧咂吧嘴而已。

    小姑娘的唇角边生了两粒浅浅的梨涡,只要一笑,那两粒小小的梨涡就会现出来,显得特别水灵可爱;所以许爸爸和许妈妈都喜欢逗她笑。

    但在大多数时候,小姑娘并不像她哥哥宝宝那样超级爱笑,哪怕是对着一天到晚细心照顾她的阿公阿婆,小姑娘也是不假颜色的。

    ——但只要一看到妈妈,小姑娘就笑了。

    许妈妈做出如此评价:这丫头爱美!整个家里就属于她妈(许佳期)最年轻貌美,所以这小丫头一看到年轻漂亮的,就笑……

    这会儿魏彦洲见女儿抿着小嘴儿笑了,连忙叫道,“爸,妈!贝贝笑了,快来……”

    一听说贝贝笑了,围着围裙,一手拿着锅铲的许妈妈;手里拿着报纸,鼻梁上架着老花镜的许爸爸赶紧一溜小跑的冲进了屋子。

    许佳期也看着漂亮秀气的女儿直乐,而贝贝看到妈妈笑了,更是高兴,两只小手挥呀挥呀的,好像在说妈妈妈妈快抱我!

    许佳期忍不住把女儿抱了起来,在小姑娘香喷喷娇嫩嫩的面颊上吻了一下。

    小姑娘就更高兴了,“么么么么么……”

    许妈妈喜道,“贝贝笑了,笑了!彦洲啊,快!快拿手机拍下来……哎哟,我们家的小公主可太难得笑一笑了!也就是见到她妈妈才肯给点儿面子……”

    许爸爸看着才几个月大就已经隐隐显出几分美人胚子模样的外孙女儿,忍不住有些得意,自豪地说道,“我们家贝贝长得就是这么俊!嗨……这主要还是咱家基因好啊!贝贝这孩子……长得还是有几分像我的!”

    一番话说得满屋子里的人全部都笑了起来。

    看到大家都在笑,被魏彦洲抱在怀里的宝宝就更起劲了,他拼命地蹬着两条肥肥短短的小胖腿,还很大声地呜哩哇啦地乱说了一通,同时伴随着十分响亮的愉悦笑声……

    许妈妈先挥着锅铲朝着丈夫笑骂着“呸!”了一声,笑他道,“贝贝像你?像你就惨了!你也不看看你那罗圈腿,走起路来就像劈叉似的外八字步!我好好的外孙女儿要是像了你……那还了得!要我说啊,贝贝还是像我多些……想当年我也算是文华镇的一枝花!”

    看到宝宝高兴成这样,许妈妈又笑,“宝宝,你也觉得贝贝长得很漂亮,长得还有点像阿婆,是不是啊?”

    宝宝笑眯了眼,“……啊呜啊呜……喔哦喔哦!”

    “你这小家伙!你笑个啥?”许爸爸先是朝着宝宝说道,然后又不服气的瞪了老妻一眼,说道,“……不信你们看看贝贝的鼻梁,是不是像我?”

    许佳期看看爸爸的塌鼻梁,再看看女儿秀气小巧的高鼻梁,忍不住笑弯了腰。

    魏彦洲也有些忍俊不禁。

    许妈妈则直接放声大笑!

    许爸爸这才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嘟嚷道,“我原来也是高鼻梁!就是后来在部队里搞训练的时候,有一回头朝下摔着了,正好摔到了鼻子……”

    许妈妈白了他一眼,道,“这事儿我早就想问你了,为啥那一次搞训练,别人都没摔,就你一个人从双杠上摔了下来,而且还是脸朝下摔的?”

    许爸爸愣了一下,顿时就有些恼羞成怒起来,嘟嚷道,“我讲了你们女人家也不懂!”这事儿说起来……其实也就是当年他在练双杠的时候思想开小差,心里想着刚刚生了女儿的老婆,不小心失了手而已。

    许妈妈正想要回嘴,却突然想起了锅里焖着的菜肴,连忙惊呼了一声,“哎哟!我的菠萝排骨……”

    说着,许妈妈一个灵巧的一百八十度转身,飞快地朝厨房跑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