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7|东窗事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因为许佳期的示警,魏氏夫妇很快就对在孙子孙女的满月宴上,那个一掷万金又不肯留名的黑衣人起了疑心。

    一番仔细地检查之后,魏氏夫妇终于在那个超级红包的封口处找到了一个用铅笔写的,几个毫不起眼的小字——“陆壬意敬上”。

    那个黑衣人的身份终于水落石出。

    此人名叫陆壬意,承包了a市城乡结合部的一个乡卫生院,机器设备已经全部都买下来了,但因为资质达不到政策所规定的要求,所以卫生局这边一直迟迟不肯批复。

    陆壬意走投无路,听说有个叫张少勇的人是卫生局魏科长的女婿,而且为人最讲义气,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送了十万块钱给张少勇。

    可是,起先张少勇还会偶尔跟他说说目前的进展,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张少勇就再也不接他的电话了……

    陆壬意终于按捺不住了。

    他打听到魏科长最近添了一对龙凤胎孙子孙女儿,陆壬意就想着张少勇做为魏科长的女婿,丈母娘抱孙子他不可能不去喝喜酒;那么自己也应该要在魏科长面前露个脸,免得张少勇和魏科长把自己的事儿给忘了。

    可等他到了魏府弥月的现场以后,这才隐约听宾客们说张少勇最近正在跟魏科长的女儿闹离婚!

    陆壬意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他不关心张少勇会不会跟魏科长的女儿离婚,他关心的是他那已经交出去的十万块钱,以及乡卫生院的批文到底能不能办下来!而他又已经投了很多钱到乡卫生院,这批文一天下不来,他的乡卫生院就没办法正常营运……拖上一天就要亏不少钱!

    万般无奈之下,陆壬意只能将早就准备好的四万块钱当做礼金,为了怕在场的人怀疑,他借了支铅笔,在最不起眼的地方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希望以此来提醒魏科长,他陆壬意的事儿可得早点儿解决……然后,他将那个超级红包一扔,就匆匆走了。

    知道了这一切之后,魏氏夫妇的心拔凉拔凉的。

    上次张少勇也是打着魏母的名号,威逼利诱制药一厂,谎称能帮制药一厂解决药品定价问题,从而拿下了高金额的合同;可这一次,他又骗了陆壬意的钱……

    谁知道他到底借着魏母的名号在外面骗了多少人!

    思来想去,魏母在魏父和魏彦洲的劝告下,向卫生局的领导汇报了此事。

    很快,魏母就被停职调查;几天之后,张少勇因涉嫌诈骗,且数额巨大,被公安部门依法批捕……

    又过了半个月,有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小组终于结束了对魏母的调查和取证,最终认定魏母与张少勇诈骗案无关。

    魏母终于官复原职。

    但同时,她也终于到了法定退休的年纪。

    魏母本就是个清高孤僻之人,自诩一生清廉,却在退休前的最后一个月里,卷入了贪污受贿的调查中……

    虽说最终还她清白,但魏母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耻辱,一下子就病倒了。

    **

    周末,许佳期和魏彦洲带着宝宝贝贝回魏家探望魏氏夫妇。

    一进家门,小夫妻俩就听到了一阵哭闹声。

    “……妈!这都是些多大的事儿啊!其实每一件事,都是你签个字就能解决的问题,你犯得着去告发少勇,让他去坐大牢嘛?妈……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亲妈!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少勇他是我丈夫呀,你把他送进大牢,你让我怎么面对他?还有妍妍……妍妍可是你的亲外孙女儿!你有没有替妍妍想过?少勇是妍妍的爸爸啊,你就不怕将来妍妍怨恨你,说你把她爸爸给毁了?”

    这中气十足而且理直气壮的声音,是魏彦洁的。

    卧室里传出了魏母虚弱的声音,“魏彦洁,我就想问你一句,张少勇干的这些事儿……你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

    “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个!”魏彦洁焦急地说道,“你快想办法把少勇捞出来啊!他要是真被判了刑……我和妍妍怎么办!”

    “魏彦洁!我在问你!张少勇在干这些缺德事儿的时候,你到底知不知道!”魏母突然怒喝了起来,“我知道张少勇是你的丈夫,是妍妍的父亲!可你有没有想过,我,我是你的亲妈啊……张少勇犯下的事儿如果算在我身上,我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魏彦洁一噎。

    “那不是,那不是还没发生嘛!”她嘀咕道,“何况后面的事儿我真不知道……我住了院,已经好久没管公司里的事儿了。”

    顿了一顿,魏彦洁又催道,“妈!你快想想办法啊,不让能少勇一直呆在里头啊!”

    魏彦洲再也听不下去了,本有心想要狠狠地摔了一下客厅的大门以示不满的;但又顾虑着正在婴儿推车里呼呼大睡的一双儿女,只得作罢。

    他关上了大门,发出了一声清楚的“咔嚓”声音。

    卧室里的谈话声顿时戛然而止。

    “老魏?老魏?你回来了?”魏母虚弱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魏彦洲朗声答道,“妈,是我,我和佳期带着宝宝贝贝来看你了。”

    魏母似乎松了一口气,“彦洲啊,你快给我倒杯水来。”

    魏彦洲应了一声,换了拖鞋就去倒了杯水,进了母亲的卧室。

    见双胞胎睡得香喷喷的,许佳期便打开了婴儿车的车顶,任由车子放在客厅里,她则跟在丈夫身后也进了魏母的卧室。

    几天不见,躺在床上的魏母似乎又干瘦了几分,原本因为养尊处优而显得比真实年龄更年轻一些的,可这会儿却似乎一下子就苍老了十几岁,脸上多了好些皱纹……

    许佳期喊了一声“妈”。

    魏母勉强坐起身,就着儿子的服侍喝了几口水,又朝儿媳点点头,问道,“宝宝贝贝呢?”

    许佳期道,“在厅里睡觉呢,妈,爸爸呢?”

    魏母叹了一口气,“他去医院给我拿中药去了……我现在一天喝三次中药,你爸爸嫌麻烦,就让医院的中药房帮着熬药。”

    医院距离魏家也不远,步行十五分钟就能到,半个小时就能来回。

    魏彦洲道,“回头等我爸回来了,把领药单给我,以后我去拿。”

    许佳期见这会儿都已经十一点多了,可魏家却冷锅冷灶的,就径自去了厨房,看看有什么材料,并撸高了袖子准备做饭。

    看看孝顺体贴的养子和儿媳,想看看缩在墙角一脸不自在的亲生女儿,魏母心中感慨万分。

    方才跟女儿吵了半日,她早已口渴难忍;这会儿喝了一大杯水之后,她又有些内急,便吩咐女儿道,“彦洁过来,扶我去一下厕所。”

    魏彦洁一见弟弟弟媳就有些不自在,心想哪个耐烦看你们在这母慈子孝的!

    于是她一甩头,道,“我还要回去一趟,妍妍一个人在家呢!妈我先走了啊,我的事儿你可要早点儿帮我解决!我的家庭能不能幸福,就要看妈你的了……你要是手下留情,我以后就能过好了,要不然……”

    其实魏彦洁是想说几句狠话逼一逼母亲,让她尽快想办法去救张少勇的;可也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弟弟看向自己的目光十分不善,就像两条冰冷的毒蛇似的,激得她浑身都有点儿发凉。

    于是,含在魏彦洁嘴里的那几句狠话便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口。

    她匆匆离开了魏家。

    魏母见女儿头也不回的走了,不由得心中气苦。

    魏彦洲则亲自弯下腰替母亲摆放好拖鞋,又扶着她下了床,然后半架半拖地把她搀扶到了洗手间的马桶旁。

    “妈,你好了叫我,我就在外头。”他低声说道。

    说着,他便退出了洗手间掩上了门。

    待魏母上完洗手间又重新系好了裤子,他又把母亲重新送回了床上。

    许佳期则在厨房里忙得团团转。

    由于魏母卧床生病,魏父还没退休又是主任医师,他也不能一直请假呆在家里照顾魏母;所以魏家的厨房显得有些凌乱肮脏。

    许佳期从冰箱找到了几个土豆,番茄,一条有点儿蔫蔫的黄瓜,一小块冻肉并几个鸡蛋什么的。

    想着魏母正在病中,恐怕还是吃点儿稀粥更容易消化,就先淘米下锅,然后开始煲粥;跟着就用电饭锅煮了饭,再开始准备菜品。

    不多时,番茄炒蛋,橄菜肉松炒黄瓜,醋溜土豆丝和紫菜肉丸汤就弄好了。

    许佳期又拿起了拖把,把魏家里里外外地都拖了一遍。

    宝宝终于醒了,躺在小车里不停地踢着腿,还啊啊啊的吵着要吃奶;不多时,贝贝也被哥哥吵醒了……

    许佳期赶紧放下拖把,去照看孩子们。

    此时,魏父匆匆提着装了中药的瓶子推门而入。

    一进屋,魏父就看到两个孙孙正睡在客厅里的婴儿车上,还咿咿呀呀的唱着歌哪!

    老爷子的脸上顿时浮起了多时不见的笑容,“哟!宝宝贝贝过来看爷爷奶奶了?”

    许佳期喊了一声“爸”,上前接过了魏父手里提着的中药瓶,魏父欣慰地应了一声,看了看家中整洁干净的模样,心里更是舒坦,又道,“佳期啊,你就别忙了,这些家务事儿,我空下来会做的,只要你能照顾好这一对小宝贝,就已经很好啦!”

    见魏彦洲过来帮忙了,许佳期便对魏父说道,“爸!没事儿,这些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转过头,她又对魏彦洲说道,“你把宝宝贝贝抱进去,看看要不要换纸尿裤,我去给妈热一下药,再去冲配方奶。”

    说着,她提着中药瓶子进了厨房。

    魏彦洲应了一声,抱起了宝宝;魏父也抱起了贝贝,跟在魏彦洲身后走进了卧室。

    许佳期先是烧了一锅开水,水开之锅就直接把中药瓶子浸在锅里并盖上了盖子;跟着就拿出随身带过来的,已经消过毒的奶瓶给一双儿女冲好了配方奶。

    当她拿着奶瓶走进卧室,卧室里已经是一片欢声笑语。

    魏彦洲已经给孩子们换好了纸尿裤,宝宝正吵着要吃奶,但他也不哭,就是一直啊啊的叫着,然后抬起两条小肥腿一直凌空踢呀踢的,隐隐有几分想要翻过身来的意思。

    贝贝是个女孩子,始终斯文一点;虽然也想吃奶,但只是闭着眼睛一直咂吧着嘴。

    魏父魏母坐在床上,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小家伙……

    见许佳期拿了奶瓶进来,魏彦洲连忙拿了两个厚枕头过来摆好,让两个小家伙并排躺在枕头上,又在两个小家伙的下巴那儿垫了纱巾,这才把奶嘴塞进了小家伙的嘴里。

    宝宝性子急,也更活跃,他那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奶,还一直想用自己的脚丫子把奶瓶夹住,于是那双小短腿一直在尝试着想要够着奶瓶,但始终差一点点……

    魏母乐得哈哈大笑,“等奶奶病好了,奶奶去给你买个大一点儿的奶瓶!你那脚丫子就能够得着奶瓶啦!”

    贝贝是个秀气斯文的小姑娘,她吃上几口奶就要歇上两口气,然后再接着吃……但小姑娘虽然不紧不慢的,但肚量却并不比哥哥小,只是动作慢了一点儿而已

    魏母见贝贝生得清秀,吃奶的样子也安静斯文得多,不由得笑道,“这个样子啊真像你妈!这才这么小一点点就这么秀气!”

    许佳期含笑站在门口问,“妈,您那中药,是饭前吃还是饭后吃的?”

    魏母道,“是饭后吃的!”

    许佳期道,“那我把饭端进来您在屋里吃?还是出来在饭厅里吃?”

    魏母尝试着起身走了两步,觉得还行,便道,“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