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章 三十七·为什么没回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凌玄夜察觉腰间一凉,心突突地跳了两下,还以为自己今日便要命丧于此。

    慕非寒却忽然收了剑,扫他下路将他放倒,长剑缠住柳娘的柳叶刀,攀附而上,灌以内力,将柳叶刀震脱后,剑尖直抵上柳娘咽喉。

    凌玄渊已将凌玄夜捞到一旁,怒道:“你在做什么,不要命了么!”

    “二哥,放开我,”凌玄夜焦急地指向慕非寒,“不能让他受……”

    凌玄渊看了眼已然停下的打斗,“受什么?”

    “伤。”凌玄夜放心地呼出一口气,低头寻到衣衫上被他长剑刺破的缺口,“他可以杀了我,却连皮毛都没舍得伤我,人还是很好的。”

    凌玄渊道:“他根本不需要你相护,他一直有所保留。”

    “不许你伤了她!”万忠想靠近又不敢,“快放人!”

    慕非寒手腕轻抖,剑脊击在柳娘颈侧,将她整个人都打飞了出去。

    “柳娘!”万忠扑上去将人接住,“你怎么样?”

    柳娘推开他,摸着火辣辣的颈子,怒视着慕非寒,却没有再冲上去。

    长剑入鞘,慕非寒声音更显冰冷,“我不杀你是看在他适才有帮我之意的份上,”他看了凌玄夜一眼,“但你们若一而再再而三地触及我的底线,可不要怪我大开杀戒。”

    “你们都说是他杀了人,我却不觉得,”凌玄霜道,“所有人不是都说凶手穿着黑衣披散着长发么,哪一点和他像了?所以这是个误会,慕门主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了,请我们进去喝杯茶怎么样?”嘴上这般说,凌玄霜心里却在暗骂,要不是看在他弟弟受伤他男人受冻的份上,打死他都不会站出来言和。

    柳娘心里憋着口气,虽觉他说得有理可还是嘴硬,“你们御剑山庄去探消息的人不还说凶手容色艳丽么,这一点他也够,只要他换上黑衣,散开头发,不也一样?”

    慕非寒的指节被他捏得喀喀作响,“你果然嫌命长。”

    “你若觉得柳峡主冤枉了你,解释便是了!”曹义道。

    “那种事情表哥不会在乎,但不要……评论他的相貌。”童子稽哼唧了两声,“任远,我屁股下头已经湿了,你要不要拉我起来?”

    任远:“……”

    凌玄书撑着昏沉沉的脑袋道:“柳峡主说得或许有几分道理,但我相信以慕门主的为人,要想做什么事,断不会遮遮掩掩。”

    邵煜新也道:“慕门主武艺超群,自是无须我们担忧,只是我们多少也算对火烽有所了解,若能帮上慕门主一二,让归雪门免去不必要的损失,不也很好?”

    慕非寒眼敛微垂,片刻后指了指凌玄书等人道:“任远,给这几位安排房间休息,”又扫了柳娘等人一眼,“至于这些人,如果他们喜欢睡柴房便请他们自便,若不喜欢便将人赶走。”

    童子稽见他话一说完便走,急道:“表哥,我!我扭伤了脚,你帮我一把啊!”

    有弟子正要扶他,便听慕非寒道:“他喜欢坐在那里便让他坐,谁也不用理他。”

    “是。”已经将人扶起一半的弟子于是又放开了手。

    又跌回去的童子稽:“……”

    邵煜新外出一圈再回到房间,见到凌玄霜在自己房中,丝毫不感到意外,“不去看看玄书?”

    已经开始叫玄书,便说明你把他当成了一家人,凌玄霜心里美滋滋,“他有清萧弟媳照顾着,我去了反而要怨我。你去哪儿了?”

    他的脸尚未从寒冷中完全恢复,双颊都泛着淡淡的粉红,像个诱人的桃子。邵煜新倒了杯热茶,走过去塞到他手中,“去托任兄帮我照顾下铁马和金戈,先前他们被拦在门外了。”

    “这样啊。”凌玄霜捧着茶杯凑到唇边,热气形成一道氤氲,模糊了他的脸。

    邵煜新在他身边坐下,“你不怕我直接将它们两个带回来?”

    凌玄霜精致的眉眼皱到一处,好一会儿才稍稍平整了些,“我已经想好了,我会努力试着和它们做朋友!”

    邵煜新微讶,心里竟有些莫名的不忍,“不急,慢慢来吧。”

    晏清萧将凌玄书扒光了上衣按趴在床上,“现在知道多管闲事的下场了么,为什么你对于这种事总是这么热衷?”

    凌玄书被他略显粗鲁的动作弄痛,咬了咬牙,道:“我也不是谁的闲事都管。”

    晏清萧的手顿了顿,声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