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阿德哥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最近半个月来,杨锐的心思都在味jing上,可是味jing市场总是要花时间培育的,这样前几年利润就很低,也可能会甚至没有,于是他又想到了几个其他的项目,比如某本穿越小说里说的火柴配方,以及香皂和牙膏,实验室里由钟观光带着几个学生做实验,主要是重复实验,以得到更多的数据,钟观光一开始只是例行指导的,后来就索xing直接上阵了,仪器馆只剩老虞同志一个,幸好他业务能力强,伙计也卖力,才没出乱子。

    杨锐回到仪器馆一般直接上阁楼实验室的,他每天都要看一下进度,这天进到实验室却见虞辉祖也在,还带了一个利落干练的中年人,气度不凡,虞辉祖见杨锐来了,忙的互相介绍。只见中年人先是哈哈一笑:“闻名不如见面啊,杨先生不愧是西学英才,仪表堂堂啊。”

    杨锐对这样的当面拍马套的路都是很熟悉了,也连忙回敬:“不敢不敢,虞先生才是我们商人之楷模,早先听先生的轶事,真是令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今天阿德哥是过来看味jing这种洋人也没有的东西的,他尝过之后赞不绝口,说果然是好东西,又细问工艺成本之类,听说阁楼上又实验室,又跑上来一观,正看着的时候,杨锐就回来了。

    大家到楼下客厅接着叙话,这个阿德哥从鲁麟洋行出来之后就到道胜洋行里做买办,和华商这边的生意都是他在负责打理,来沪上二十年应该也有不少积蓄,人脉关系更宽广,杨锐最感兴趣的其实还是他的人脉关系,更确实的说是宁波商人在长三角流域的人脉关系。沪上开埠之后,洋人没有选择从广东跟过来的广东商人,而是选择宁波商人,以致宁波商人从粤、闽、晋商中脱颖而出、独占鳌头,原因就在这里。

    这几年随着丝、茶贸易的稳定,挣了钱的买办们就试着创办实业,发觉其中的高额利润之后就竞相投资,当然因为对技术和市场的不了解,这些投资多是仿制行为,以低价取胜,“山寨”这个词的起源应该是从这里开始的,可即使这样,这些人还是绊绊磕磕的建立积累了未来民国工业的基础。

    阿德哥对味jing还是比较看好的,但也忧心制造技术的成熟xing以及成本,毕竟除了老祖宗留下的瓷、丝、茶以外,似乎没有什么国货能比洋人做的好,对此杨锐也没什么好劝解的,聊着味jing的时候,阿德哥忽然扯到了洋火上面——他看见了实验室在做的火柴实验,发火率要比进口火柴高,目前市面上都是瑞典和ri本的火柴,他们主要是安全火柴,国产主要是黄磷火柴,这种火柴不安全,容易自燃,而且火柴药头黄磷是有剧毒的,虽然如此,但因为生产技术低,价格低,所以也很受欢迎的,至于安全火柴国内也有,但是质量比较差,非常容易回cháo、药头脱落,导致着火率很低。

    杨锐听了自然知道阿德哥所想,目前看来火柴确实是个好项目,市场洋人打开了也不愁卖不出去,只要能做出质量不差于进口货,价格再低一些的火柴,就能大获成功,可是造火柴的所有原料都要进口,这个低价只是假的低价。后世的教训让杨锐不喜欢这样cāo作,因为追求低价最终会把压力传递到人工工资上,现代的血汗工厂已经够恐怖了,清末的血汗工厂应该更是惨不忍睹。

    于是理理思路,朗声说:“虞先生,安全火柴制造其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所重要的无非是工艺和药料的配方,现在我们在实验的已经把配方问题解决了,所剩的只是工艺问题了,因为仪器馆地方还是比较狭小,没有办法做放置机器以实验工艺,但只要有足够时间实验,工艺也不是问题。这些都是小事,可是这关键还是原料,现在国内哪家火柴厂的原料不是进口的?都是进口的。如果解决不了原料问题,购入价格和数量都要受洋人制约,那时公司规模越大,损失越大啊。”

    阿德哥听杨锐说了这通话,也凝重起来,按照他的了解,真要是把洋人的货全挤出去了,以他对那些洋人的了解,是决不会善罢甘休的,原料上就是不卡住,只是稍微提提价,那问题就已经是很严重了。他心里转了几转,说道:“那杨先生以为这洋火厂如何办才好呢?”

    杨锐说:“火柴的主要原料为氯酸钾、红磷、硫化梯、二氧化锰四种,这四种最贵第一是红磷,现在的价格是每百斤要一百一十多块、第二是氯酸钾,每百斤四十块左右,但从用量来说,用的最多的是氯酸钾,成本占了原料的四成。红磷现在实验下来可以降低它的用量,但是氯酸钾却没有办法降低,所以如果要建火柴厂,原料厂也得建,两者相辅相成。当然不是一开始就建,火柴产量到一定规模再行投资。”

    阿德哥边听边点头,他认为杨锐说的是对,心里就越想把这个洋火厂弄下来,只是他发现这边真正主事应该杨锐,这个人还是看不透的,还是缓图之为好,纵使自己没有吃下,最坏的结果也是能占到一定份子的,相信到时这边洋火厂要建,也不会漏了自己这一份。

    虽然刚才他从虞辉祖的介绍中,知道这个味jing厂还弄了个什么专利技术入股。他对这专利入股很是想不通,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最多也就是大家借钱给专利人入股罢了,但现在杨锐其势已成,而且虞辉祖几个似乎更关心味jing本身而不是自己的收益,和商人比更像是匠人,纵使自己提出这个来,大家也未必会附和。于是心下想定,放过此节,说道:“杨先生高论啊,有理有理。今天来此主要是来看味jing的,听含章兄说现在股份尚未筹齐,我想认下剩下一成股份可行吗?”

    杨锐和虞辉祖几人相视一笑,连忙说好,虞辉祖大声说道:“阿德哥,你这赤脚财神入股,谁敢不欢迎啊?”杨锐心里很是佩服这个人的决断,他是以为人家是看好味jing今后的市场,却不知道别人是为了这个洋火才投下两千块在味jing项目里,这两千按购买率算合成后世人民币可是二十万。味jing的股份都已齐全,杨锐几人都很高兴,和阿德哥欢谈到十二点,阿德哥起身告辞,并约诸位赏脸后天晚上八点去鸿运楼吃饭,当下莫不答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