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9.【万更】【求首订】这是我儿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行人坐定之后,卫雨珍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上次大家全部人聚在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了。”

    江暖干笑一声,“妈!。”

    顾北夹起一筷子的菜放到卫雨珍的碗里,“妈,你看我们都回来了,以后每天都能一起吃饭,现在就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江爸笑了笑,“小北你这不会说话,现在哪里是说不开心的事情,你妈这是开心,她这人就这样。”

    卫雨珍本来要夺眶而出的眼泪被江爸的话给憋了回去,她笑骂一句,“老头子,吃你的饭,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

    Aaron跟着拍手,“外婆说的对,妈妈也说吃饭不能说话,谁要是说话了就要多吃一碗饭。”说完小手指着江爸,“外公你要多吃一碗。”

    江爸*溺的笑,眼角眯起,“好好好,小宝贝说吃一碗饭,就算一桶我都吃下去。”

    大家被江爸逗乐,只有Aaron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可是,可是外公你又不是饭桶,为什么要吃一桶饭。”

    江暖轻敲了Aaron,“坐下吃你的。”

    江暖抬起头环顾一圈,见没个家人的嘴角都带着笑容,也跟着弯起了嘴角。这些年真的是自私了先,刚离婚什么都不说就一个人跑去国外,又突然多了Aaron。只有自己当母亲了,才能体会父母对自己的担心和对自己的爱。

    想到这江暖的眼眶有些红润,顾北扭头看到,轻拍她的背。

    “都回来了就开开心心的,你喜欢待在家我们就哪都不去。”江暖点了点头,看向坐在对面的江临,“哥,婚期是什么时候。”

    “三天后。”韦妙接过江暖的话,冲着江暖温柔的笑了笑。

    江暖长大嘴巴,“这么赶,我还以为最少还有半个月呢?”

    江临放下筷子,“不敢了,从筹备到现在已经过了几个月了,只是你这没良心的小家伙不知道早些回来。”

    江暖噘嘴,“那哥哥不早些通知我。”

    “现在回来了就是。”

    ------------

    饭后,江暖起身想跟卫雨珍一起收拾碗筷。却被韦妙拦下,“我来吧,你刚回来去客厅歇着。”

    江暖凑近韦妙,“没事,我刚回来也想帮帮忙。”

    韦妙不依,靠近江暖的耳朵压低嗓子,“暖暖,让我来吧,我这刚过门的媳妇总要在婆婆面前表现一下。”

    江暖楞了一下,冲着她笑,一副我懂了的模样。

    “暖暖。”江临在身后叫到。

    韦妙跟江暖一齐转头,韦妙见江临有话跟江暖说,跟江暖点了点头,“那我先去厨房,你们聊。”

    “暖暖,跟哥哥出去走走吧。”

    江暖视线落在客厅正跟Aaron玩闹的顾北身上,“好。”

    “多久我们兄妹两人没有像现在这样在自家院子里转转了。”江临有些感慨。

    江暖歪着脑袋想了想,“很久了吧。”

    江临语气有些不满,“何止很久了,十年都不止了。从你嫁给左彭泽开始到你出国我们之间都没这么惬意的出来散散步了。”

    见江临提到左彭泽江暖还是一阵的恍惚,好似有一种关于左彭泽的事都在上一世了一般。而且,想到左彭泽也不可避免的想起了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样,这么优秀的男人应该也有了陪伴在身边的妻子了吧。

    “他怎么样了?”江暖问。

    江临显然误解了江暖的意思,他接过话,“彭泽这人不得了,从前我就知道他是一个有野心有能力的人。他靠自己注册了一家游戏公司,这些年来一步步的往上爬,公司都注册上市了。”

    江暖点点头,“大家都改变了很多,他有现在的成绩我也很开心。”

    江临斜睨她一眼,“他再有能力也比不得你,没想到你在美国这些年也没闲着。也不知道你瞎闹腾什么,公司的事交给顾北那小子累去不就行了。”

    “国内国外两头跑他已经很累了,都嫁给他了我总要替他分担点事情。只是挂名一个董事长而已,其实我没做什么。”

    江临也懒得反驳了,“你决定的事我反正说不了什么,总之你现在都回国了,我不想你这么累。”

    江暖在院子里的长秋千上坐下,摇晃着腿抬头望着江临,“好了,别都说我了。哥你说说是怎么遇到嫂子的呗。”

    “一个画展。”

    “画展?”

    “前两年公司跟国外的一个公司合作,要在本市办一个画展,我就想让你的作品让更多的人见到。就把你挂在家里的画给搬了过去,就是在那个画展上认识你嫂子的。”

    “哦?”江暖挑眉,“哥,你详细说说呗。”

    ----------

    两年前,江临一身西装的站在画展门口。刚毅的脸上眉头轻轻的皱起,他扭头看向一边的特助,“怎么搞的,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特助低下头,“这……高速临时出了车祸,堵……堵车了。”

    江临冷哼一声,“我几天前就吩咐下去的事情,你却今天才让那批画送过来,我是要怪你办事不利还是怪我自己识人不明。”

    特助吓了一跳,“我现在就想办法在画展开始前让画送到。”

    “现在的老板都这么凶吗?”

    江临转过头,韦妙穿了一身简单的长裙站在身后,及腰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手里抱着跟她身体严重不搭的画具。

    江临上上下下的扫视了她一眼,面前的女子的身影好似跟记忆中那个女孩重叠。他勾起嘴角,“你叫什么?”

    韦妙歪着头,这男人可真不客气,“韦妙。”

    “你是不是还有个妹妹叫韦肖。”

    韦妙惊呼,“你怎么知道?”

    江临笑了笑,“你爸妈取名真没水平,还惟妙惟肖呢。”

    韦妙翻了个白眼,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我逗你玩呢。”

    江临双手插在裤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韦妙皱了皱眉,“长的高了不起啊。”

    “我没有妹妹叫韦肖,我家就我一个女儿,而且从小到大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人问我这个问题了。所以,即便你是江氏的董事长,也改变不了你跟其他那些俗人一样。”

    江临眯起眼睛,“你认识我。”

    韦妙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你不会把我想成什么故意接近你的拜金女了吧。”

    江临依旧看着她,不承认也不否认。但是脸上的表情就一副你猜对了,我就是这么想的。

    韦妙继续翻着白眼,“你一天到晚出现在各大财经杂志上,偶尔脸八卦周刊都能见到你。一般不是个山顶洞人都能知道你是谁。”

    江临楞了一下,她说的是没错,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一种阴谋的味道。

    韦妙见他依旧不说话,哀嚎一声,“你知道韦氏集团吗?”

    “C市的韦氏?”江临惊讶的挑眉。

    韦妙无奈的点头,“如果C市只有一个韦氏的话,那就是的。”

    江临勾起嘴角,“既然是韦氏的千金,我自然不会厚着脸误会小姐对我有什么企图,抱歉了。”

    韦妙摆摆手,“估计你是遇到太多这样的女孩子了,也不怪你,怪现在社会的风气不行。”

    江临轻笑一声。

    韦妙皱眉,一副被看轻的模样,“你笑什么?”

    “你跟一个人很像。”

    韦妙紧了紧手上的画板,“谁?你喜欢的人?”  她在脑中回顾了一遍江临的资料,没听说他有喜欢的人啊。

    江临点了点头,“算是吧。”

    “你都有喜欢的人了,那这个女孩一定很幸福。”韦妙撇撇嘴。

    “算是吧。”

    “你肯定很喜欢这个女孩吧。”韦妙犹豫了会还是大着胆子问出。

    “我妹妹,能不喜欢么。”

    “你妹妹?”韦妙惊呼。

    “你激动什么?”

    “替你妹妹开心,替你妹妹开心……有这么一个爱护她的哥哥。”韦妙咧着整齐的牙齿。

    “怎么会想到来H市看画展?”江临同韦妙一同走进馆内。

    “我本来就很喜欢画画,更听说今天会展示水彩诗人从没现世过的几幅画,我就赶了过来。”

    “水彩诗人?”

    韦妙听见江临  ,得意的扬了扬眉毛,“这个画展你们江氏是主办方之一不会连压轴的水彩诗人都不知道吧??”

    江临没接话等着她说下句。

    韦妙扶额角落句天呐,“我来跟你科普一下吧,这个水……”

    “江暖?”江临打断她。

    韦妙拍拍胸口“你原来知道啊,还不算太可怕。”

    “我妹妹。”

    “什么?你妹妹!!!江暖是你妹妹?”韦妙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怎么?为什么这么惊讶。”

    韦妙摆摆手,“不是,只是羡慕。”

    “羡慕什么?”

    “羡慕你有一个这么优秀的妹妹。”也羡慕你妹妹有你这么优秀爱护她的哥哥。

    江临挑眉,嘴角微扬,“暖暖一直都是我们全家的骄傲。”

    “诶,怎么转了一圈都没看见你妹妹的画。”

    “你有健忘症吗?”

    “什么?”

    “刚在门口我跟助理的话你不是都听到了?暖暖的画现在还堵在高速上。”

    韦妙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来画展的人很多都是冲着江暖的名头来的,要是等会人多了大家看不到你妹妹的画,我……”

    “不会的。”

    “不会什么?你不要这么自信,任何事情都有个万一……”

    “江先生,画作已经到了。”

    江临冲着韦妙得意的一笑,转过头却冷着脸,“叫人小心点抬进去。”

    韦妙仍旧抱着那个大大的画板,“还真的赶到了。”

    “要是赶不到他就丢了饭碗,我不要的人,别人也不敢要。”

    韦妙大眼睛眨了眨,“哇哦,霸道总裁。”

    江临轻笑,“嗯哼,你看画展抱着一个这么大的画板干嘛?”

    “我本来在写生的,突然停同伴说这里有江暖的画展,我就直接坐车过来了。”

    江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也是挺拼的。”

    --------------

    江暖扭头看着已经坐在身边的江临,“哇哦,这么说我还是红娘啦。”

    江临*溺的揉揉江暖的头发,“是啊,你还是红娘。”

    “那你结婚那天,最先感谢的人要说我,你就这么说,我首先要谢谢我美丽可爱迷人及优点与一身的妹妹江暖,要是没有暖暖我今天也遇不到我的妻子韦妙,谢谢可爱的江暖,我最亲爱的妹妹。”

    江暖说完挑眉看他。

    “妈妈真不知羞。”Aaron小跑着趴到江暖的膝盖上。

    江暖一把将他抱起,“小坏蛋,说谁不知羞呢。”

    “妈妈啊,哪有人这么夸自己的,真不知羞。”

    顾北站在一边,“Aaron想出来看看你在干嘛,找了一圈才发现你们在这。”

    江临起身,“那你们先聊,我去找韦妙。”

    江暖点头,“哥你早点休息,过两天就要结婚了,早点休息。”

    顾北就着江临之前的位置坐下,“聊什么呢?”

    江暖靠在秋千上,“聊哥怎么遇见嫂子的。”江暖将脑袋后仰望着天空,深深的吸了口气,“还是原来的味道。”

    顾北轻笑,“是吗?”

    “对啊,我从这个院子建起来后,我就喜欢待在这里。画画,发呆,吃饭,就差把*搬到院子里了。”

    “暖暖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在自己的家也造一个这种院子。”

    “顾北……我……”

    顾北抬起手,“我知道,别说了。”

    Aaron小手轻拍了顾北一下,“爸爸坏蛋,为什么不让妈妈说话。”

    顾北拿起Aaron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手上,“因为爸爸想让Aaron说话啊。”

    “那我给爸爸唱首歌吧。”

    “好。”

    “一闪一闪亮金金,满天都是小星星……”

    --------------

    次日。

    江暖想要睁开眼睛,却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覆盖着。

    她抬起手摸索了下,无奈的说道,“Aaron,一大早就调皮。”

    Aaron松开手,“Aaron没有胡闹。”

    江暖揉了揉眼睛,捏了把他肉呼呼的小脸,“那你捂着妈妈的眼睛干嘛?”

    Aaron委屈的嘟起嘴,“我是看见天很亮了,妈妈你还在睡,我怕光太亮妈妈睡不好,我才用手捂住你的眼睛的。可是……我才刚捂住,你就醒了。”

    江暖一把搂过他,“哎呦,一大早的这么温暖,你真是妈妈的小棉袄。”

    Aaron趴在江暖的身上,弱弱的说了一句,“我不是小棉袄,我是人。”

    “你是什么人啊?”

    “超人……啊……救命啊……”

    Aaron的超人刚发出声就被腾空抱起,顾北举着他左右旋转了一圈,“小Aaron你不是说自己是超人吗?怎么才飞起来就喊救命了?”

    江暖掀开被子,“好啦,放他下来吧。”

    顾北听话的将Aaron扔到*上,Aaron在*上翻滚了一圈才停下来,嘟着嘴委屈的看着顾北,“妈妈,爸爸欺负我。”

    “我看到咯。”

    “那妈妈你要给我报仇。”

    “那妈妈就罚他带你去玩怎么样。”

    ----------

    江暖没想到跟顾北还有Aaron刚来到超市就会碰到他。

    江暖推着购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