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活到现在,陶野做过的最大胆的事,已经莫过于此。

    虽然羞赧得脑袋都要冒烟了,她还是坚定地执行着。

    这个时候方知道自己的心脏有多么的不好,那里的急遽的跳动已经完全影响到了她的动作。拿着吹风机的那只手已经不稳了,另一只手原是轻轻地贴在时麒的衣服上,现在是比较想一把抓住抠死,好让自己镇定一点。

    外面的音乐一如既往的响,更衣室的门在进来的时候被她暗地里打了反锁,但是却不是长久之计。

    总之不能再拖下去了。

    可是……该干什么……

    陶野穿着桃红色紧身的t恤,大圆领的,露出大半个雪白的胸口。而这大半个胸口现在正明显的起伏着,那道深沟已不是若隐若现可以形容。

    这便是时麒俯视的效果图。

    当陶野表现得越来越明显,当吹风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当她的手正意味不明地轻轻抚蹭着衣服的时候,时麒终于有些明白过来。

    不……会吧……

    可是还不待她说什么,陶野终于鼓足了勇气抬起头来。

    时麒如遭棒喝。

    陶野的眼睛已经有些离迷状,其实完全是不知所措导致的,可是旁人看起来她就像被下了春/药似的,脸色嫣然,双唇玫红。

    时麒才起这疑心,形式又转变了,她一时不怎么明白嘴唇上的触感是怎么来的。她呆呆地超近距离的看着这个奇袭她的女人紧闭的双睫正像蜻蜓羽翅颤得厉害。于是她的第一反应便是——原来是有贼心没贼胆啊。可是,这女人随即就很有贼胆地打开了眼睛。

    像是快要滴出水一样的眼神,不过是羞臊的。

    陶野没有什么吻人的经验,只是慢慢地蹭了一下,然后就退开。

    她现在的姿势很有些天份。

    时麒坐在椅子里,陶野要吹干衣服,于是她原本是蹲在时麒的两腿之间的。这猛然的起身发力,时麒有个本能的后退,她便自然地上前,右膝轻磕在了椅沿上。如果不是这个着力点,以她没有经验不曾施实过的拙劣技术估计要直接扑到时麒身上压她个正着。

    正因为有那个着力点,陶野便可以一手揪着时麒的衣领然后强吻上去。

    对于送上门来的,总不至于如何推拒吧,陶野很天真的想。

    事实证明她的确很天真。

    时麒终于清醒明白过来,并将之前的泼水情节也串上,于是她就恼了。

    虽然身边有一个珊珊,但那是从小玩到大的人,珊珊虽然也时常跟她开些玩笑,但却不怎么有这种肢体的试探。她曾难得严肃地说,这并不时尚,也不是流行,如果你不是,那就不是最好。

    所以,这是时麒第一次被同性强吻,其实别说是同性,就算是男孩子想接近她也从没有一上来就岂这么大胆放肆的。

    何况,你怎么就笃定我是你的同类了就敢这么来勾引我?

    时麒一生气,后果挺严重。陶野的手还攀在她的肩上,攥着她的领子,时麒就顺势伸了手上去一托一折,对方手背几乎和手腕贴上了。

    “痛……”陶野瞬间从臆想的天堂坠到火辣辣的地狱,眼睛立即就冒泪花了。

    “真够大胆啊。”时麒用另一只手抹了把嘴唇,然后推开她站了起来,“你吃错什么药了?哪只眼睛看我喜欢女人了?”

    “啊……”陶野使劲挣脱,可是时麒的手像铁钳一样,她怎么也拔不出自己的手来,而且一点也看不出时麒的力气那么大,这手像要断了一样,疼得她脸都白了。可是,伤害力再大也比不上时麒的这句话了,陶野听完了整个人都打起抖来。

    “什么……什么、你……你不是?!”陶野哆嗦着,眼睛瞪得像牛铃一样大。吹风机已经往地上掉了,她连连接线都来不急捞。

    “没想到这里有这种怪癖的人,动不动就骗女人来亲,”时麒扭着她往外走,“我得退钱去,谁还敢在这学啊。”

    陶野已经是脸色泛青了,拼命地摇着头,弓起身来拖住时麒的脚步:“不要……不要……”

    女人的口吻可怜兮兮的,十足惶恐。可惜时麒不是男人,没有什么怜惜之情。

    “对不起……对不起……”陶野连死的心都要有了,低着头一个劲地认错。她就这么猛力地晃着脖子,脸色一下子又憋红了,“请你不要出去,对不起……我错了……”

    “道歉有用的话就……”时麒的话没有说话,她又觉得后脑勺被棒打了一下。

    “时麒……对不起,对不起……时麒……”

    时麒有些迟钝地回转身,手劲不由就小了些。

    陶野趁机抽出手来,抚着手腕子连退了数步,头恨不得塞到大领口里。

    “你……认识我?”时麒犹豫着问。她确定她这是第一次见到对方。

    陶野的头低得甚至卑微了,眼泪掉得视线完全模糊,她觉得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的。好不容易,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出一次轨,竟然被对方嫌恶得要命,甚至都不愿意承认自己也是这种人。陶野绝望了,又羞又愧得要死。

    “喂,你——”时麒这时才注意到这女人□□的脖子已经羞成红色,看她这副畏缩的样子,完全不敢相信刚才就是这个主儿朝自己扑了过来。

    “对不起……”陶野还在弯腰道歉。她也努力地抹着自己的嘴唇,觉得这儿烫得厉害,像被浇了油的火,“是我错了,我不该……我没想到……我……”

    “我什么我!”时麒有些不耐烦,上前就要推起陶野的头。可惜陶野堪堪反应过来,一偏头就让了开。这一让令时麒又起了火,随手一拍硬生生拍得陶野狼狈地抬起了头。

    时麒一时怔住。

    她性格开朗,交友也便依着自己的性格来。这样泪流满面却哭得毫无声息的女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不是男人,也突然有些不忍心。

    “你认得我?”时麒轻咳了下,问。

    被时麒这么一拍头,手腕子还疼着的陶野一瞬间想到酒吧里那个阿樊被她凶恶地推的那么一下,立时就认命一般闭上了眼。

    也没有人规定女人不能打女人吧。何况刚刚被陌生人突然强吻,发火也是应该的吧。是不是真要挨打了,这辈子,居然会活得这么的凄惨,真是,世界上再没有比自己更悲哀的人了吧……

    时麒又气又笑。自己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