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朱潜轶事二三事柒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朱宁骑着的小马,亦步亦趋于皇帝身后。于是,她得以近距离观察皇帝的样子。

    以前,她作为皇家的贵女,不是没有见过皇帝。但是,基本上,都是和其他人一起,在公众场合对着皇帝朝拜,只能是远远地观望着。要不是这一次远行,皇帝突然是要和他们一起出行,她朱宁压根没有这么多机会近距离地看到皇帝。

    只记得在她自小的印象里,朱準都能算得上是个年轻貌美的皇上,能让无数怀着白马王子美梦的京师少女们献出芳心的少年。

    朱宁努力回想着。只知道自己周边的女孩子,由于自己的人缘一般,没有几个算得上是闺中好友,虽然人家不喜欢接近她,但是,她不是不知道她们大多数人的想法。她们,很多都是希望能将来进皇宫服侍皇帝的。

    原因很简单,朱準立的皇后死了,之后,据说朱準最爱的一个妃子也死了。等于说,后宫里,现在皇帝都没有准备再立后,没有女子得到朱準的盛宠,新人都很有机会。

    朱宁是不知道,皇帝身边这些心爱的女人是怎么死掉的。但是,这种深宫秘事,传到外面,总能变成多个版本,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而皇家人对此都是不会出来澄清和公布真相的。

    其中传的一个版本最多的,无疑是被她所不齿的。

    说是她爹摄政王搞的,不想让皇帝独享美人的缘故,干脆把皇帝心爱的女人都害死了,希望皇帝快点伤心退位。

    朱宁感觉这是她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从小跟在朱璃身边的她,父女俩相依为命,没有比她更了解她爹的品德了。

    她爹,要是真对皇位感兴趣,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一心只是对着新皇和朝廷鞠躬尽瘁,操碎了心。换句话说,朱璃最不齿管这种闲事的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走的路子过于崎岖不平的缘故,朱準似乎坐在马上被颠得很不舒服。

    “停!”老太监突然一句话,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紧接,一个太医打扮的男子急匆匆从后面赶上来。

    朱宁看着这个太医,此人她认得,貌似曾经偷偷来过她家,和她爹见面的样子,是叫温太医吧。

    据说这位温太医,近来在皇宫十分受宠。受宠到什么地步,皇帝喜欢,太皇太后喜欢,所以,以前据说最受皇室所有人信任的鲁大人都告老还乡了,因为看起来太医院后继有人了。

    只是对于这个宫中新起的红人,她爹似乎对其的评价倒是一般般的样子。外面是这样传的,但是,朱宁觉得奇怪,如果她爹,对这人感觉不怎么好,怎么会招他到自己府里见面。

    作为自己最爱的爹的女儿,朱宁肯定不会对亲爹的秘密多说出一句话来。

    因此,她只是安静地看着。

    说到温太医,肯定不是一个人前来的。皇帝怎么说,都不可能只能带一个太医来。要是出了点什么问题,其中一个服侍他的太医出了事,皇帝不也得没人治病要死。

    温太医第一个下马过来以后,尾随过来的另外两个太医,年纪明显比温太医年纪大些,一个是周太医,一个是齐太医,都是太医院里做了十年以上的老资格了。

    朱宁是年轻的小姑娘,看人,看外貌来评头论足还是比较多的。她能留意到温太医到她爹那里做客,自然都是因为温太医不仅年轻,而且长得好看。

    有人曾经说,这温太医,长得可能有点像太皇太后以前喜欢的男人,否则,太皇太后怎么会把医术绝顶的鲁大人都给遣走了,只用这个温太医。

    宫里传的更多的是,是说连皇帝,由于心爱的女人接二连三地死了,皇帝就此多病起来,和温太医接触的多。刚好,温太医年轻貌美,美貌不逊于宫中的年轻妃子。这皇帝看着温太医这样的美人陪伴自己,又能治好自己的病,因此,干脆不再宠幸女子了。

    谣言传得多,又不知道哪个是真是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似乎,皇帝真的是病了。

    朱宁就此有些吃惊。

    因为朱準才十几岁的少年,正是即将要施展宏图,建工伟业的时候。

    要是朱準病了的话?朱宁小心眯着眼睛。

    朱準从马上被人小心翼翼地扶了下来,接着,是躺在一张软轿上。老太监帮他把袖管拉高一些,露出手腕,在皇帝的手腕上还盖了一条干净整洁的白帕子。

    温太医的手指隔着帕子给皇帝查脉。

    周太医和齐太医一样有些紧张。他们的脑门上布满了汗珠。实际上,连朱宁都可以看出他们此刻心里的想法。

    是后悔了!

    应该说当初,众人想着随皇帝微服出来这样一趟,回去势必是升官晋爵的。眼看,太医院人才太多,想晋升不容易,尤其新人辈出,老资格随时可能受到挤兑。

    大家看看鲁仲阳的下场之后,不都得想着后路了。因此,当时,这个任务可是许多太医院的人挤破头地争取。

    哪里知道,这不是陪皇帝出来游山玩水,是来玩命的。

    想到这条命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这不,这两个人悔到肠子都青了。

    家有老小,这命总归得先留着。

    周太医用袖子擦着额头的汗时这样想着。

    齐太医目不转睛地看着皇帝的情况,接着,悄声和周太医耳语了起来:

    “皇上这情况看起来,越来越不对劲了。”

    周太医赶紧对他使了个眼神。

    齐太医之前,倒是没有怎么接触过生病的朱準,因此一点不知情很理所当然。

    周太医至少在药房那里,看过煎药公公给皇帝煲的什么药。

    在他看来,这个事情不是普通的糟。

    朱準这么年轻,下面的孩子那么小。朱準最大的孩子,不过才两岁大。

    可是朱準这病,要他周太医说,除非神仙下凡,否则——刚好,这个世界里真的出现了个神仙,女神医李敏。

    只可惜,这个唯一好像无所不能的女神医,成了护国公的人了。

    万历爷当初死的也确实有点冤枉。如果李敏不是护国公的人,而是皇帝的。说不定万历爷不会死,而且,到现在,大明京师的政权都不会变成四面夹攻岌岌可危的状态。

    护国公得到那个李敏的女人以后,简直是得到了天下最大的宝贝。

    周太医拽了下齐太医的袖口,悄悄退到后面去,说:“皇上信任温太医,让温太医处理就行了。”

    这会儿,就得学会把烫手山芋扔出去,明哲保身。对这点,周太医是滚瓜烂熟了。

    齐太医只觉得他好像知道不少事情,一面紧张地继续张望皇帝的状况,一面则是听从了周太医的意见,退到了后面不动。

    可是看着越久,齐太医这个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快冒出来了。

    似乎皇帝真的是得了那个什么病——

    老天,这可不是什么治不治得了的问题,是要传染的。

    如果皇帝之前已经得了这个病的话,岂不是说,连皇帝的孩子都有可能?毕竟,这个事儿,在古代医术上似乎都有所记载。

    或许是瞟到了齐太医的眼神,朱準本来就苍白的脸色不仅更为苍白,是骤然愤怒起来了。

    他得了这个病,可以说是,很莫名其妙的。他两个女人,皇后和爱妃都死了。直到她们死了,他才知道原来她们都说怎么死的。一切都迟了,他被她们传染了。

    最该死的是,据此,他的后宫全完了。因为之前,谁都不知道原来他的后宫里,已经在开始流行这个病了。

    等到东窗事发的时候,他病了,他所有的女人,或许还没有发病的,都肯定是要病的了,而且和先死的那两个女人一样是要死的了。

    还有,他的孩子,全完蛋的了——

    这等于说,他会没有子嗣继承他的皇位,他的皇位只能让给其他人。

    为此太皇太后什么态度,现在他暂时并不知道,可是,只要看太皇太后把温太医派到他身旁,把鲁仲阳弄走了,都知道太皇太后是全知道他得病的秘密的了。

    温太医,听说是从北燕来的,是在北燕隶王妃培养民间大夫的医馆进行过学习的人。

    可能太皇太后还想着,从那个女人那里学习过医学的温太医,可以给他带来一些治病的希望。但是,貌似这半年过去了,他的病没有任何进展。

    温太医是让他不像以前那样辛苦了,可是,到底这病该发的时候还是发了。

    他的手臂,开始出现一些看起来十分难看的疹子。他看着这些丑陋的东西,简直是像看到了地狱的大门正向自己打开一样。

    绝望,让他再没有想着自己能不能和万历爷那样成为名垂千古的明君,而是一定要和那些世上与他做对的人统统死掉,同归于尽!

    病人突然的喘息,很显然,让温太医感到警觉。于是,他靠近皇帝耳边说:“皇上,如果皇上这会儿暴露的话,这里可能都有摄政王的人——”

    朱準一下子收住了过紧的呼吸。

    皇帝眼角的眸光,扫到了朱宁的小脸蛋上。

    他恨护国公,同样的,恨着随时随刻像是在他头上悬着把刀,偏偏还像是正人君子一样伴随他的那个男人。

    这是那个男人唯一的宝贝女儿。你说,他能怎么办呢?

    朱準轻咳一声,说:“你们都让开,朕有几句话和郡主说。”

    给他扎了针的温太医,因此退了下去,同时把他的话传了出来。

    朱宁只好下马,一个人朝皇帝坐着的软轿走过去。

    当她走到皇帝那里,要问皇帝有什么事时,朱準忽然伸出来的手臂把她的脖子一勾,拉了下来。

    一刻之间,朱宁几乎贴到了皇帝的脸上。她惊讶的小眼瞳对着皇帝的眼睛。

    这个人是皇帝吗?朱宁从眼前这个男子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一个史书中记载的伟大君主的仁慈,而是看到了一种邪恶,在朱準的眼睛里闪烁着,仿佛要把她撕碎了吃了。

    朱準嘴角勾了起来,盯着眼前这个小嘴唇,嫣红的小嘴巴。

    要知道,他得了这个病以后,都不能在后宫里碰任何女人了,早就蠢蠢欲动。

    虽然眼前这个女孩年纪小,可是仔细看起来,还是秀色可餐。

    当他的嘴巴,突然冲上去要咬到眼前樱桃般的小嘴时,突然,啪的一声巨响。

    朱準被突然而至的巴掌甩到一阵七晕八素的,左脸是火辣辣的烧痛。

    见得朱宁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扫了他巴掌之后,生气地说:“皇上,你喝醉酒了吧?臣女可是皇上的堂妹!”

    *这种事儿,皇帝都能想出来?!

    朱宁气不可抑。

    对此,朱準的心头更是烧起了熊熊大火。他奶奶的,他是皇帝,想怎样就怎样。*又怎么了?他就是要把那个男人最心爱的宝贝女儿毁掉。

    在朱宁转身要走的时候,他起身,伸出的手臂再次把朱宁一抓。

    四周的人都看着,不敢动,不敢出声,更没有人敢上前为朱宁说一句话出一句声。

    朱宁挣扎,对着他一顿拳打脚踢。别看她是个女孩子,可是,从小是被朱璃亲自教过武功的。

    正是朱璃怕自己女儿作为女的吃亏。

    一时间,朱準脸上又被挨了几拳,没能得逞,不由恼羞成怒,对底下的人喊道:“没看见郡主疯了吗?给朕抓住郡主!”

    几个就近的随从听令,刚要上前。四周忽然一阵风,吹的树叶子哗啦啦地响。

    那些人回头一看,见着远处那山火忽然间是扭转了势头,冲这边滚滚而来。

    所有人就此惊叫。

    周太医齐太医抱着脑袋就要跑。这个火太可怕了,烧到哪里,都烧死不知道多少生灵了。

    一片兵荒马乱,个个都自顾不保。

    朱準看着四周竟然没有一个想着他,惊慌地一声大喊:“朕在此——”

    就在这个时候,几道飞影快速穿过枝桠,他们全身黑红相间的服饰,让他们看起来好像阎府里出来的钦差。

    见着火中冲出这么几个好像鬼魂的飞影,一般人都被吓晕了。周太医直接昏在了岩石后面。齐太医抓着附近的树干喘着大气,犹如无头苍蝇。他的四周,全都一样是无头苍蝇的人。

    老太监终于在被人群动乱之间把他推倒的土地里爬了起来,喊:“保护皇上——”

    众人方才想起了什么,每个人扭回头一看,却见朱準本来坐着的软轿上,朱準和朱宁,都不见了踪影。

    *

    对峙的场面,犹如瞬间要点燃的引火线,是一触即发。

    麋鹿和站在树干上的表哥瑜鞅交互着眼神。最糟糕的话,只好选择跳崖了。

    以他们几个的身手,掉下悬崖不一定会死的,但是,留在这里,肯定是要被朱璃生擒了,或是被乱箭射死。

    逃!

    做了这个决定,麋鹿猛然冲上前,对准最近的一排大明士兵飞射出手里抓着的带线飞镖。

    猝不及防的攻击,确实让对方有些狼狈。

    一些士兵往后慌乱地后退,可是,很快的,这个局势发生了变化。到底这都是擅长打仗的朱璃的兵,不是无能的皇帝的兵。

    训练有素的军官大声一喊:“不用怕,他们只有几个人,都给王爷稳住!”

    士兵们慌乱的手脚立马有了缓和。

    与此同时,马维瞄准时机冲了出来。没有与冲到前面的麋鹿缠斗,而是一眼瞄到了对方的大后方。

    瑜鞅看到马维向朱潜这里冲过来的时候,知道大黑一个人肯定抵挡不了,马上从大树上跳了下来。一个拿剑,一个拿刀,两个人,哪怕只是对付一个马维,都显得十分吃力。

    麋鹿见状,要转回身支援,却是一群士兵把他围在了中间,让他动弹不已,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大黑和瑜鞅被马维一挥剑给强逼退两步之后,马维骤然一个回马枪,长剑的剑尖指到了朱潜的额头上。

    一时间,所有的呼吸都吃紧了。

    “少爷!”大黑情急,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怕马维再一用力,剑立马穿破了朱潜的脑袋。

    朱潜的小眸子,此刻以一种异于常人的冷静看着指到自己额头上的凶器。

    马维愣了一下,眸子紧跟着紧了几分,是想:小小年纪,已经如此可怕。将来怎能得了?杀了!总比留着条活口好。他或许,该先斩后奏,先把对方杀了,事后再向主子谢罪。一切都是为了主子的未来。

    因此,一种黯然的发力,开始从他握着的剑柄,一直持续到剑尖处——

    “我说,你要是把剑穿过他的脑袋,我也就只好把手里捏着的郡主的脑袋给摘了。”

    一道嗓音不大却犹如千军万马气势的声音,突然从天而降。

    马维惊讶的目光,同他人一块,望到左手边。那里,几个黑红相间的身影,踏着林间缭绕的白雾,仿佛出尘之资,飘然而至。

    为首的那个身影,头戴神秘高贵的黑珠玉冠,脖子间垂下的大串诡异的黑色朝珠,更让男子显得像阎王一般的景象。

    马维忍不住哆嗦了一把。更别说其他大明士兵,看见这个传说中的男子时,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只差失声尖叫,发狂地逃命。

    这男子美得可以令天地之色的容貌,同时却像阎王地府那般阴暗的夺命气息,不是传说中战场上的修罗王夜叉护国公朱隶,又能是谁?

    朱隶落在了距离马维只有半步距离的地方,马维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那张脸。

    只觉得恍然如梦,以前朱隶在京师,他怎没有见过?

    每次,都只觉得这护国公是令皇家人憎恶不说,是个彻头彻尾的潜在叛贼,另一方面,朱隶是可以直接让皇家人都心生畏惧的异类男人。如今,这么多年似乎没有再次相见,这个夜叉,是比以前,来的更像从地府里走出来的人了。

    只看朱隶那狭长的深邃的黑色眸子眯了一眯,马维的眼角为此再扫到自己剑尖指着的那张小颜。

    一模一样,都是令人失魂的容貌。更令人心生可怕的是,这对父子俩身上那种仿佛没有一点热血的气息,是让人对着都要窒息。

    “不收手吗?”朱隶的口气依然仿佛没有一点担惊受怕的样子,明明自己的儿子在对方剑下已经命悬一线的情况了。

    马维吸着气调整呼吸,可是心脏不受控制地狂奔,这令他几乎恼羞要成怒。

    是的,眼前这男子明明一劈,可以将他一下子给摞倒。夜叉王可是真正身经百战位于修罗场上的男子,以朱隶的身手,他马维自认,真不一定能抵住对方一招以内的架势。

    一招都应付不了的话,手里的人质也就形同虚设了。

    马维冷笑一声:“王爷别来无恙。奴才只听人说王爷教子有方,实为严厉,没想到——”

    “没想到郡主会在本王手中吗?以本王唯一的儿子,来交换你主子唯一的掌上明珠朱宁郡主,怎么,你马维觉得不合适,会是赔本生意?莫非郡主还比不上本王的儿子?”

    马维陡然一愣,这个以为了朱璃一个人可以无畏惧天下不折手段的汉子,突然间那一刻的犹豫,只在于朱隶对着他说话,居然没有用到对待奴才的口气和态度来说。

    不,不是因为他马维握着他朱隶的儿子的命的缘故。因为马维对于过去的记忆浮现了起来,朱隶对他,从来都不用奴才的目光去看的。知道他马维不是个奴才,是个品格高尚的,属于忠臣的男子汉。

    “本王敬重你是真正的一条汉子,你想想吧。”朱隶说。

    马维的眼眶不禁一热,再望到朱隶后面的人真的有一个抓着昏迷的朱宁,他再扭头去看朱璃时,朱璃的目光不言而喻一直是看着自己的爱女。

    对于朱璃来说,这个世上,自从那女子离他而去以后,也就只剩下当年那女子救下的这女儿,陪着他,让他感到有生存的意义了。

    马维嗖的一声,把手中的剑收了回来,负手持剑并不放下剑,对朱隶说:“奴才谢过王爷赏识,请王爷说话算话。”

    朱隶的嘴角微微一扬,不需要他多一声,背后的人在看到马维收剑的时候,已经把手里的朱宁扔了出来,直接扔到了朱璃和马维之间的空地上。

    朱璃二话不说,急奔上前,抱住自己的爱女。

    马维知道这样一来,朱璃肯定没有防备,他马上转身去保护他们父女俩,同时,也知道这是护国公的策略,让他没有继续对朱潜动手。只能说,护国公虽然敬重他是条汉子,可终究没有放下戒心,始终保持过人的冷静办事。

    可怕的夜叉!

    马维心头恼怒地想。早知道还是无论如何把夜叉的儿子杀了。因为这小子,看起来和他爹如出一辙。

    见朱潜获救了,几个伙伴一拥而上,围住朱潜,却又碍着朱隶在那儿,不敢靠近。

    “爹。”朱潜仿佛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对着自己骤然降临的父亲看。

    他的爹,不爱说话,平常事儿忙,要和他这个儿子说话的时间很少。但是,每当他有事的时候,来救他的人,绝对是爹。

    没有意外,在朱潜的心头里,只有这四个字。

    朱隶回头,仔细看着儿子额头上被剑风划出来的那么一点血痕。虽然伤口十分表浅,已经凝固,不需要做任何处理。可是想想自己的老婆,朱隶从袖口里甩出了一瓶药瓶子,直接进了儿子怀里,道:“别被你娘知道了。”

    “是!”这点朱潜想都不用想,答。

    “王爷!”大黑冲朱隶跪了下来,叩头,“奴才没有保护好世子——”

    “废话少说。本王知道你们兄弟俩都尽责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