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章 忐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跟无波生活了几年,傅清庭对家庭对孩子的看法改变了很多,他虽然还没开口说原谅的话,可到底心疼傅明心一个女人远离女儿在外打拼,甚至有时候会很恼火她什么不肯回来跟他认个错见见无波,这种感觉在听到傅明心的打算后灰飞烟灭,他甚至比之前更不想再见到这个女儿。

    傅明心要再婚,这是好事,意味着她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人,前提是那个人要对无波好,可听听她怎么说,男方有一个比无波小两岁的儿子,他不介意多无波一个女儿,可为了照顾儿子的心情,过两年再把无波接过去一起生活,说白了就是不想无波进入到她的新家庭里,这话对把无波都当眼珠子来疼的傅清庭来说是多大的侮辱,他实在对这样的母亲很失望,不怪他不让她进门。

    脾气发了,可受苦的最终是无波,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还不肯出来,傅清庭本就是个粗汉子,无波之前又很乖巧没给他机会锻炼一下哄人技巧,这会儿只能干着急,去把傅聚澜兄弟俩叫过来帮忙,劝了半天里面一点声响也没有,饭都不吃了,事情严重了,老头子急得白头发都多了几根。

    谁也没想到把无波弄出房间的居然会是傅靖以,傅靖以的个性嘛,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唯我独尊”,别人的心情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他才不管无波心情好不好,有事找她就来了,站在无波窗子底下,喊了几声没人理,就拿石子砸窗户。

    傅清庭住在一楼,听到声音还以为是无波发脾气砸东西呢,心想砸吧砸吧,砸完了就舒坦了。

    无波被弄得烦了,气呼呼地打开窗子,没好气地问道:“干嘛!”

    “下来。”

    “你让下去我就下去啊。”猛地关上窗户,继续哀悼自己的不幸。

    傅靖以能这么轻易打退堂鼓?怎么可能?这地方石子倒不少,反正也无聊,继续砸呗,无波被惹恼了,推开窗子摸着墙柱吭哧吭哧溜下去,叉着小蛮腰瞪着傅靖以。

    傅靖以“咦”了一声,很是新奇地看着无波红肿的双眼,愣是把无波看得不好意思起来,转过来擦擦眼,问道:“你找我什么事啊。”

    “找你帮我做假期作业。”傅靖以倒是很干脆,直接说了来意。

    “啥?”无波傻了。

    原来傅明俭(傅靖以现在的父亲)休假结束要回市里上班,傅靖以在家待闷了想跟着去玩玩,傅明俭对养子接触不多,感情并不深厚,加上他当警察任务重工作忙,不想带他去,可又不能明说,便提出要求,如果傅靖以在他休假前能把假期作业做完,保质保量,他就带傅靖以去。

    从小到大,傅靖以就没做过假期作业,那是啥玩意?短短的一天半天时间,那么多科作业怎么能做得完呢?可架不住傅靖以心思多啊,自己做不完可以请枪手嘛,无波的成绩不差,跟他的关系还不错,就她了!

    “这不是骗人么?”无波不怎么愿意。

    “你不想帮忙?”傅靖以不高兴了,开始翻旧账,“上次打赌你输了的啊。”

    无波一想,还真是,上次她和他打赌说大表哥带她和小表哥去跆拳道馆的事,她输给他了,她差点都忘记了。

    “你应该做了不少了吧,快点去拿,到时候直接抄就行了。”

    感觉比让她帮忙做还糟糕呢!无波心想,以后千万不能再跟傅靖以打赌了,这家伙的眼睛太毒了。

    明天中午傅明俭就要动身了,还有很多作业要做呢,傅靖以让无波带着作业本奔回了自己家,自然,两人都没走正门,关上房门开始埋头苦干。

    无波负责的是数学和英语,其他科是傅靖以的,无波本来想语文要容易些,可字迹不一样啊,傅靖以可不相信他当警察的老子认不出他的字迹,无波忍不住嘀咕了几句,这人成精了吧。

    写着写着,傅靖以抱怨道:“想不到我也有今天啊。”

    无波翻了个白眼:“这话我说才合适吧。”他去不去市里跟她有什么关系?他就是看她好脾气罢了。

    “少啰嗦,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傅靖以才不管她的抱怨呢,继续压榨童工。

    嫁,这个字触碰到无波那根脆弱的神经,她马上想到傅明心再婚的事情,脸色一沉,咬着牙,鼻子又酸了。

    傅靖以抽空瞟了她一眼,事情他都听说了,他没想过要安慰无波,这有什么值得安慰的?可无波现在的心情很明显影响了工作效率,那可是关系着他后面几天能不能快活点的大事,他决定拯救江无波,没办法,太弱的手下会拖老大的后腿的。

    “人家都不想着你,你干嘛还要想她?”

    无波猛地抬起头,瞪着傅靖以,她自己可以千般万般埋怨,却不允许别人评价傅明心,口气有些不好:“你知道什么呀。”

    “我当然知道,你傻呗。”傅靖以漫不经心道,眼睛都没离开作业本,手上继续写着公式。

    “她肯定有苦衷,她要使劲挣钱寄回来给外公,给我买好吃的,送我上学,她……”无波不由自主地给傅明心找借口开脱,傅明心在她心里还是那个会给她做好吃的,会给她绑辫子的好妈妈。

    “嫁人就嫁人,干嘛不要你?”傅靖以一语中的,掀开无波血淋淋的伤口。

    “她没有不要我!她只是……”无波叫道,可傅靖以清澈的目光让她无法继续欺骗自己,“她只是……很为难。”

    为难,不知道怎么处理她这个包袱,无波心头一颤,忽然想起傅明睿抱她离开时,傅明心孤零零一个人站在路边目送她的画面,到傅家镇之前的事大部分她都记不得了,可这个画面她始终没忘,或许,妈妈也会寂寞吧,她有外公,有大表哥小表哥,有柳昔姐,有一干师兄师姐,可妈妈却什么也没有,好不容易有了那么一个人,她却变成了妈妈的包袱……

    “你要真想她,去看她不就好了。”傅靖以忽然说道。

    无波一愣,是啊,以前小就不说了,现在连省城那么远的地方都去过了,怎么没想过去找妈妈呢?再一想,又有点犹豫:“不太好吧。”

    “你知道地址吗?”

    “知道……”无波小声地报了心底一直埋着的那个地址,心脏噗噗地跳得好快。

    “那就成了。”傅靖以拿出市区地图一看,离他老子工作的地方不太远,干脆让无波明天跟他一起市里,然后想办法缠着傅明俭去傅明心那里就好了。

    “你爸愿意?”

    “到时候赖着他。”傅靖以光棍道。

    有了共同的奋斗目标,两人精神抖擞专心致志,天亮前真的把作业做完了,傅靖以随便检查了一次觉得没啥大问题,就让无波先回家睡觉,早上再过来,无波兴奋又紧张地回去,折腾了老半天才睡着。

    傅靖以起床后又检查了一边,刚好傅成芳叫他出去吃早饭,他顺道带着成果出去接受领导检阅,坐下来喝了一碗绿豆粥还没看到傅明俭出来,便问他妈:“我爸呢。”

    傅成芳随口说道:“早上局里来了电话,说有急事,早上就出去了。”

    出去了?那搞个屁啊!

    傅靖以差点没掀桌:“干嘛不叫上我?”老子不要加班费不要夜宵地加班加点换来的竟然是这种无言的结局,你玩我呢。

    “你不是作业没做……完……”傅清栋老眼还不算昏花地发现饭桌放着一叠不合时宜的作业本,翻开一看,哟嗬,全做完了,至少空白的地方都填了,了解孙子比自我了解更深的傅老八顿时意识到一件事:这回,真的完了。

    无波出来吃饭了,傅清庭挺高兴的,一个劲往无波碗里夹吃的,心想今天非要打电话过去给傅明心再骂一顿,却不知外孙女心里正为难要怎么跟他说她要和傅靖以一起去市里的事。

    两个人都心怀鬼胎时,傅靖以黑着一张小白脸气冲冲地过来了,进了门,他忍耐着跟傅清庭问了声好,然后对无波使了个眼色,就去了无波的房间。

    在傅清庭奇怪的眼光中,无波很快地清空了饭碗,默默地放下筷子,也跟着回房去了,留下老外公暗自揣测,老八的孙子居然会主动向他问好?太阳从西边升起了。

    无波一进来,傅靖以就气愤地把整件事告诉她,可恶啊,傅明俭肯定是不想带他,又怕他缠着,干脆趁他没起床就走了,肯定是这样的。

    “那就去不了了?”无波掩饰不了失望道。

    看到无波的表情,又想到自己被捉弄的事,火气登时冒上来,傅靖以咬牙切齿道:“去,怎么去不了!没人带,我们不会自己去?”

    “自己去?”

    “废话!有钱吗没?”

    无波默默地翻出零花钱,傅靖以也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钱,无波一看眼睛都直了,她存了好几年才那么点,还够不上他的三分之一,财主啊!

    傅靖以把他老子的地址写了一份给无波拿着,又让无波把她妈的地址写一份给他,然后对着地图研究了好一会儿,确定没什么问题,先出去等无波。

    无波换了套比较新的衣服,又重新绑了个马尾,才慢吞吞地下了楼,傅清庭正在劈柴,她想了想,还是决定瞒着外公,回来再说,便跟傅清庭说去傅靖以家玩,傅清庭应了一声,无波有点内疚。

    去市里不像去省城麻烦,镇上就有直达的汽车,不比当年无波来傅家镇辛苦,那时桥没铺路也没修好呢。

    坐车挺无聊的,傅靖以的身子可没无波结实,昨晚加班熬夜,早就呵欠连连了,而无波心情忐忑,无心聊天,车子离开傅家镇没多久,傅靖以就靠在无波的肩膀上睡着了。

    无波心里装着事,没怎么在意,没注意旁边的大人频频看过来,交头接耳说着什么,就算注意到,以无波的性子多半也只是有些奇怪,并不会多想。

    因车子颠簸醒来的傅靖以睁开眼就注意了,他心想,要你们多事,继续闭上眼继续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总会有很多意外,淳于年少时期就曾经做过八月十五中秋节不回家,去了家住在江边的同学家这样的事,还记得那时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