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青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受伤了?哪里哪里?我看看!”无波赶紧握住傅柳昔的手,仔细查看,“小表哥怎么那么过分!”

    “不是……”傅柳昔嘴巴动了动,后面的话含在嘴里没说出来。

    无波没听清,心里更着急,拉着傅柳昔往校医室走,傅柳昔却没动,“柳昔姐,怎么不走?我们去校医室看看。”

    校医可是男个的,傅柳昔迟疑了半天,跺跺脚,四下看看,低头在无波耳边说了几个字。

    “流血了……裤子、裤子里面……那、那里流血了?”无波结巴地重复着,眼睛瞪得老大,他们是怎么打的,怎么会弄到那个地方的?撩阴腿也没那么阴吧?“原、原来,小表哥的腿法这么毒啊……”

    傅柳昔一听,灰白的脸顿时红了几分:“说了不是他弄的!”无波比她小两岁,家里又没有女性长辈,不明白这些事很自然,她其实也不太懂,隐约明白一些,就知道女孩子长大了都会这样,可到底没懂多少,真发生在自己身上,别看她平时大喇喇的,加上现在身子感觉很不好,心里挺慌的,现在又不能回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无波不懂傅柳昔脸红什么,还不让她去找校医,她到底担心傅柳昔的身体,想了想便想到一个主意,便问道:“这个问题医生都知道吧。”

    “必须的吧。”傅柳昔猜测。

    “那实习医生呢?懂不懂?”无波又问。

    这下傅柳昔也有点犹豫:“应该懂吧。”

    “那我想到办法了,你等着。”无波说完,转身趴在门边,探出脑袋,往傅靖以那边叫了一声,“傅靖以!”

    傅靖以从书本里露出半个脸飞了个白眼给她。

    “出来!”无波对他的白眼早就免疫了。

    “干嘛。”傅靖以懒洋洋地问道。

    “出来就是了,问那么多。”无波抱怨道。

    傅靖以不情不愿地将书本放到书包里,提着书包走出来,“干嘛?”他看了看被无波紧紧地拉着手脸涨得通红的傅柳昔,奇怪地问道。

    “这个,”无波绞尽脑汁,努力寻找既能让柳昔姐脸没那么红又能描述清楚的说法,“是这样的,如果一个人,被大宗师的撩阴腿踢伤,怎么办?”

    傅靖以被这个无厘头的问题问到了,他眉一挑,看着傅柳昔,兴趣打起道:“你被傅聚颍用撩阴腿了?”

    “谁说是他踢的了?”傅柳昔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找无波来商量真的是错得离谱啊,无知者无畏算什么?无知者无羞才更可怕!

    无波有些委屈,她已经很努力了,这样说都不行啊?她瞪了傅靖以一眼,催促道:“你问那么多干嘛?直接说怎么办就好了。”

    傅靖以伸手去掐无波的脸颊,稍微使了点劲往旁边扯开,一边说道:“什么怎么办?我又打不过傅聚颍,我的撩阴腿对他可没什么杀伤力。”

    “谁说这个了。”无波抬手去拍他的手,想让他放开,并用一种“你怎么还不明白”的眼神看着他:“你不是跟你爷爷学医嘛,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哈?”傅靖以糊涂了,这跟学医有什么关系?傅柳昔又不是男的。

    “流血了。”无波接续说。

    从小学老师对傅靖以迟到早退坏脾气的容忍程度就知道,傅靖以的聪明绝不是一般的聪明人比得上的,他只是一愣,掐着无波的手就僵住了,狰狞地瞪过去。

    无波一脸无辜,执着地问道:“怎么办嘛。”

    “我怎么知道!”傅靖以气急败坏地叫道,声音都变了,若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到他脸上那一抹不自然的狼狈,他又掐了掐无波的脸,又恶狠狠地瞪了傅柳昔一眼,深深吸了一口,“在这里等着!”

    无波看傅靖以走远了,对傅柳昔比了个yeah的手势,傅柳昔还是有些忐忑,虽然傅靖以学医,可到底他比她还小两岁,真的知道应该怎么办吗?

    没多久,傅靖以就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人——教务主任!女,四十岁左右,在学生中素有“灭绝师太”之称,把无波和傅柳昔吓得如同寒风中的树叶,瑟瑟发抖。

    “是哪个?”教务主任又好气又好笑地问道,当了快二十年的老师,她还是头一遭被请求来做这种辅导工作,还是被一个男学生,让她这个教育者情何以堪。

    傅靖以指着傅柳昔,不用问都知道答案,毕竟年龄差身高差很明显。

    教务主任提着傅柳昔走了,傅柳昔一边走一边回头,一副生怕被教务主任吃了的样子,好可怜。

    “教务主任会看病吗?”无波一边走一边嘀咕。

    傅靖以听了,上上下下打量了无波一番,然后莫名其妙地摇头。

    “你摇什么头?”

    “唉,不说也罢。”

    “说,快点说。”无波冲上去卡住傅靖以的脖子,恐吓他道。

    “唉,营养跟不上啊。”傅靖以又是一阵摇头。

    竟然敢嘲笑她个子小?无波使劲地揉着傅靖以的头发,哼哼道:“我比你还高呢,你还有脸笑话我。”

    傅靖以默默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大姐,他说的是思想教育的营养跟不上好不?误会到哪个角落去了?

    第二天,无波才知道自己昨天错得有多离谱,因为晨操后,教务主任把所有女生都留下来,语重心长地跟所有女生简单地普及了一点必要的健康卫生知识,无波就站在第一排,好几次她感觉到教务主任的目光从她身上火辣辣地扫过,这是小事,重点是那些更加火辣辣的讲话内容,什么叫女性第二特征发育?什么叫女性*?这、这算什么呀?生平第一次,无波体会到了狼狈的滋味。

    傅柳昔更是连脚趾头都红透了,她现在还记得昨天教务主任一边给她普及知识一边看她的眼神,可能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会向男生求助这方面问题的女生吧,虽然这个想法不是她的,去叫傅靖以的也不是她,可来这个的是她啊,是她啊。

    好丢脸!这是无波和傅柳昔共同的心理思想。

    “柳昔姐,对不起……”无波都没脸见傅柳昔了。

    傅柳昔这会儿连说话的力气都羞愧掉了,有气无力地摆摆手:“不怪你,你也不是故意的。”要怪,就怪她自己倒霉,霉透了!

    两人齐齐哀怨,下午练功的时候还没回过神来,傅元行看着不爽,叫她们两个过来问话,结果被两个丫头意味不明地盯着看了很久。

    “怎、怎么了?”傅元行有些不安。

    “老师,今年我十四了。”傅柳昔说道。

    “我知道啊。”傅元行有些摸不着头脑。

    然后两个丫头又是摇头又是唉声叹气地走开了。

    傅元行心想,这算什么事啊?再看过去,两人又继续在那边划水,根本没用心练功,旁边多少对眼睛看着呢,他老脸就拉下来,正要过去,一个声音幽幽地在他后面响起。

    “她们今天心情不好,小心触霉头。”

    傅元行回头看着傅靖以,这货纯粹是来凑热闹,这会儿正拿以狠辣出名的赵家拳当太极拳练呢,看着就忍不住想海凑他一顿,他自我建设了一番才说:“她们心情不好,你知道原因吗?”

    傅靖以缓缓地打了个五虎伏龙:“谁知道呢,每个月都这样。”

    傅元行刚想说“不知道你说个屁”,傅靖以话里的重点词语突然敲打在他的心门上,隐隐觉得这场面隐隐有些熟悉,再一回想,靠,这不就是那件糗事的再翻版嘛,青涩懵懂,那是少年的权利,他已经是大叔了,不能再假装无知了,咳咳,看来是得建议上头多配一个女老师了。

    这两人说的是什么暗语?其他人纷纷表示不解,傅聚颍凑过来问为什么傅柳昔和无波划水他不管,傅元行一把拍在他的脑袋上。

    “少管这些,练你的去。对了,这几天你就别找傅柳昔练拳了,我去就行了。”

    “为什么呀?”傅聚颍不乐意,“老师,你偏心。”

    “对,我就偏心了怎么地?”傅元行又给了他一啪,然后以一副过来人的表情教育他,“听哥的,千万千万不要把女生当对手看,以后有你哭的。”

    往事不堪回首啊,青春什么的,太伤感了。

    傅聚颍怎么会理解傅元行的一片苦心呢,又去挑衅傅柳昔,结果傅柳昔没挑衅到,无波居然跳出来了,一上来就直接是强路强攻,真毒啊。

    “无波,你个吃里扒外的。”傅聚颍一边挡一边抱怨。

    “小表哥,你变弱了哦,”无波才不管他的抱怨,笑嘻嘻道,“看我的鹰击长空!”

    “来就来,谁怕谁呀。”傅聚颍也打出劲头来了,两个人打着打着就正经起来,气势如虹,互不相让。

    傅元行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还不忘给其他观众指点两句:“阿颍这招有意思,嗯,不错,不错,笨蛋,怎么能这么用呢?咦?咦?看不出,无波还挺毒的嘛。”他越看越有意思,无波平水挺老实的一个人,正式的比赛也有几次,没见过她这么钻进空子紧抓机遇的呀。

    “这算什么,撩阴腿她还没使出来呢。”傅靖以的声音又幽幽地响起来。

    撩阴腿!?傅元行看看傅靖以,又看看无波,好累,感觉再也不会爱了,现在的小孩下限都好低,他都不敢自称脸皮厚了。

    打了一场酣畅淋漓,傅聚颍早忘了为什么和无波打起来了,两个人又好表哥好表妹起来了,有说有笑地期待着晚饭吃什么了,傅元行默默地对自己翻了白眼,连总结的力气都省了。

    周末回到家,傅聚颍忽然想起这件事来,随口问了傅聚澜,害得傅聚澜当场喷水,然后一脸复杂地看着傅聚颍,原来阿颍已经到了这种年纪了吗?他这个当哥哥的,既欣慰又有点失落。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