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9章 狡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傅聚澜让无波对傅靖以好一点,这话他也跟弟弟说了,可无奈傅聚颍和傅靖以两个人太不对盘了,完全没有缓和的意思。

    无波依旧每天看着,在傅聚颍下狠手的时候托拖后腿,在傅靖以坏心的时候阻挡阻挡,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

    这样日复一日,等无波可以在一天的练习时间里用小石头将水缸填满,她也迎来了第一个学期的考试,她比村里其他孩子本来就多了晚上的温习时间,又天性好学,听说要考试倒也没什么感觉,只是苦了傅聚颍几个,他们都想当小李小龙或小成龙,都没心思学习,考试对他们来说比武馆的处罚还让人头疼。

    要是无波跟自己同桌就好了,傅聚颍心想着,就算不能全部抄完,抄一半总可以吧?可现在他的同桌是傅靖以……他斜了一眼,无比沮丧,这家伙请假那么多,知道的估计还没自己多呢。

    傅靖以一看傅聚颍的眼神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他慢腾腾地打开铅笔盒,说:“傅大头,别想抄我答案哦。”

    “谁想了?”傅聚颍心虚地低叫,“你送给我抄我都不抄呢。”

    “鬼知道你是不是说谎,你头那么大,我想挡也挡不住。”傅靖以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谁头大了,你才头大呢。”傅聚颍气得呱呱叫,恨不得把这病秧子扯到武馆里来一场“生死对决”,“我要是抄你的,我就……我就是小狗!”虽然平常他的作业都是抄的,虽然他是很想抄别人的答案,可是、可是他考零分也不愿意抄那家伙的。

    “小狗?就是说你如果抄了我的,你就要学狗叫?”

    “对!”

    “一言为定哦。”傅靖以奶声奶气道,偏偏带着认真的表情,弄得傅聚颍不得不再次保证,他又继续问道,“那我怎么知道你抄没抄?”

    傅聚颍脱口而出:“领试卷的时候对一下不就好了。”

    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傅靖以笑了,傅聚颍顿时觉得自己又上当了,可他想半天却没想出什么来,只能扭过身子,背对着傅靖以,等着老师发试卷。

    无波的位置就在他们的斜对角,自然听到了他们刚才说的话,她也觉得傅靖以那个笑很古怪,正要想明白,老师已经发下语文卷子了,“不要东张西望”老师说了一句,她赶紧拿出铅笔,埋头看试卷。

    发完卷子,老师站到讲台上,慢慢地仔细地把题目要求念了一遍,又解释了一道,才让他们做题。

    第一道题目是选正确的拼音,无波把“群”“您”“路”几个字错误的拼音划掉,留下正确的那个;第二道是看拼音写词语,无波念了念,写出“门口”“牛羊”“朋友”等十组词;第三题是组词……

    无波写完了,往傅聚颍那边一看,小表哥正咬着笔头对着试卷皱眉呢,她看老师走到教室后面,“小——”旁边的傅靖以抬眼看了她一眼,她顿时闭了嘴,对他努努嘴,转头检查她的试卷,看自己有没有写错——忽然,无波明白了刚才那个古怪的感觉:题目只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如果傅靖以写对了,那傅聚颍就不能写对,不然他就是“抄”了傅靖以的答案,可如果写错的答案,那就要不及格……

    无波无比同情地回头,小表哥现在苦恼的样子,是因为想明白了这点觉得为难呢?还是纯粹不会做呢?以她的了解,是第二个吧……

    考完试,无波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理解跟傅聚颍说了,傅聚颍顿时气炸了:“什么!”他果然还没想到那一层,刚才还使出吃奶的劲儿去做题,万一真被他写对了,岂不是要学小狗叫?“那个家伙,别让我逮着……”

    “也不能怪别人,”无波解释道,“小表哥,是你自己说要对答案的……”

    傅聚颍一愣,羞恼得小脸涨红:“他使诈!”说着气呼呼地冲出教室找傅靖以去理论。

    无波想了想,赶紧跑上楼去找大表哥,傅聚澜一听,觉着不好,肯定要打起来了。

    “聚颍,怎么这么……好骗呢?”傅元森听着觉得奇怪,“平常不是挺机灵的?怎么到了学校就呆了?”也不对,他不是当班长了?老师总不会让一个呆子当班长吧?

    那是对手太厉害了!无波和傅聚澜不约而同地想着。

    无波想的是,连外公都说他傅靖以的爷爷是个狡猾的人,他肯定也很狡猾,比狡猾,小表哥肯定比不过他。

    傅聚澜想的是,慧极必伤,傅靖以聪颖,但体弱多病,相比之下,他还是宁愿自己的弟弟笨一点好。

    傅聚澜很快找到了傅聚颍,傅聚颍见到大哥,立刻指着无波大叫:“你打小报告!以后我不跟你玩了!”

    “哼!”无波躲在大表哥后面,探出脑袋做了个鬼脸,“谁理你啊,你不跟我玩,那……早上不要再来我们家啦!”

    傅聚颍又是一气,正要回嘴,傅聚澜伸手拍了拍他肩膀,温和道:“看你,做哥哥的,怎么能跟妹妹吵架?”

    傅聚颍委屈地低下头不说话,傅聚澜揽过他的肩膀,伸手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说你还不听,你又被同桌捉弄了?”傅聚颍头低得更低了。

    “打赌都不会,哪有人打赌只赌自己,不赌别人的?”傅聚澜慢慢说道,“你抄了他的,你就学小狗叫?你不抄呢?他怎么样?”

    “我没抄。”傅聚颍喃喃道。

    傅聚澜拍了他脑袋一下:“如果反过来,你没抄他的,他抄你的呢?到时候答案一样,还是你学小狗叫。”

    傅聚颍一听,如同被雷劈到一般,傻掉了,他……他刚才只顾着不看傅靖以那边,没注意他有没有看过来……

    “你说你傻不傻?”傅聚澜最后说道。

    “傻!”无波大声地回答,“小表哥好傻!”傅聚颍狠狠瞪她一眼,她也瞪回来,然后咯咯大笑。

    “哥,那……那怎么办?”下午还有算数考试呢?傅聚颍哭丧着脸看着自己大哥。

    傅聚澜微微一笑,看向无波,无波不解地看回来。

    下午考试,傅聚颍找老师,要求跟无波换位置考试,理由是无波感冒了,那个位置吹风,老师没多想,同意了,于是这家伙就当着傅靖以的面一脸“看你怎么办”的表情拿着笔盒去了无波的位置。

    无波顿时觉得傅聚颍很活该,小表哥,难道你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现在这样子人家才不喜欢你吗?

    “换位置,你们怕了?”傅靖以略微失望,但嘴上仍是不饶人。

    “我干嘛怕?”跟他打赌的又不是她,“先说哦,你别抄我的,不然你就是小狗!”无波先下手为强。

    “谁是小狗还不一定呢。”

    “对的答案都一样,都对了,就分不出来。”无波提醒他。

    傅靖以摇摇头,一脸神秘道:“说了不一定。”

    无波懒得理他,拿了卷子,埋头做题,她做了大半,旁边的人捅了捅她的胳膊,“我做完了。”无波不知道他干嘛要跟她说这个,不理他,继续做自己的。

    回家的路上无波说起这个事,傅聚澜笑,说:“小无波,你也中招了,怎么办好?”

    “中招了?”无波紧张起来,两只小手在胸前胡乱摩挲,结结巴巴道,“中什么招?都不疼啊……也没吐血……谁打的?”

    傅聚澜一愣,低低地笑起来,老四爷晚上都让她看武侠片吗?

    傅聚澜笑了很久才跟无波说那个中招是什么意思:如果两个人都考对了,傅靖以先做完,那抄的人就只能是后做完的她了。

    “傅靖以真狡猾!”无波再一次说道。

    “狡猾,你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吗?”傅聚澜心血来潮问道。

    “知道,知道!”无波扬起小脑袋道,蹲下来用手指在地上划了划,字写得歪歪斜斜的,傅聚澜还是看出确实是“狡猾”两个字。

    还真知道啊,“那你知道狡猾是什么意思吗?”

    “狡猾啊?唔……”无波比划着,“就是狡猾嘛,脚……很滑的意思。”

    “脚很滑的意思?”傅聚澜求证道。

    无波点头:“对啊。”又想了想,也不是那么对……总觉得哪里不是很对劲,傅靖以很狡猾,傅靖以很脚滑,傅靖以的脚很滑……是什么意思啊?

    “扑哧……”傅聚澜已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无波很不好意思。

    “大表哥,你坏!”她气呼呼地往前走,傅聚澜一边笑一边跟在后面。

    回学校领试卷,看着傅靖以摊开的两张卷子,傅聚颍和无波两表兄妹第一次有了合作打人的冲动,这货竟然考了满分,就是说傅聚颍语文写对的,无波算数写对的,他都可以说是抄他的……

    “娘娘的!”傅聚颍骂了一句。

    无波看过去,问:“娘娘的什么?哪个娘娘的?”

    那是他在武馆经常听到师兄说的话,傅聚颍想起自己在家骂这句话,他妈肯定如果正在切菜,肯定会把菜刀飞砍过来不可,不能教坏表妹,他含糊地混过去了。

    可傅靖以却没那么容易混过去,他见这两表兄妹死活不开口,冷嘲热讽了一番不说,还给傅聚颍安了更多外号,傅大头、傅小狗、傅无赖、傅大抄……

    无波看着傅聚颍紧紧握起来的拳头,更加觉得大表哥好厉害,早上的时候跟小表哥说只要不打架,就让大舅舅带他去镇上看舞狮子,她还没看过舞狮子呢,不知道是怎么舞的。

    “无波也可以一起去啊。”大表哥说。

    无波很高兴,答应大表哥一定不能让小表哥打架,这样子她就可以去镇上看舞狮子了。

    傅靖以说了半天,对方还是没反应,觉得没趣,哼哼地回家了。

    “真想揍他一顿。”傅聚颍不甘心道。

    “哎哎哎,”无波挥挥手,“不能打架哦,不能打架哦。”

    “知道了,就你啰嗦。”傅聚颍嘟囔了一句,他也想去看舞狮子,去年是别的村舞的狮子,他看得都着迷了,听说轮到自己村里去舞,他更是巴巴地数着日子,盼着满节到来。

    “舞狮好看吗?”无波好奇地问道。

    “好看!耍得可威风了!”傅聚颍怀念道,“等你看到你就知道了。”然后巴拉巴拉地说着去年看到的舞狮情景,听得无波也跟着期待起来。

    满节,快点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 文字有时候很有趣:

    “大表哥,你坏!”她气呼呼地往前走,傅聚澜一边笑一边跟在后面。

    “大表哥,你好坏!”她气呼呼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