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章 飞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好像就是从那一个时候开始,傅聚颍和傅靖以两个人就形同水火,势不两立,不过因为傅靖以劣迹斑斑,结仇满村,不在乎多傅聚颍一个,反倒是傅聚颍第一次树敌,特别较真,不仅处处与傅靖以针锋相对,还发动所有的伙伴敌对傅靖以。

    在傅家镇这种好武的地方,男生自小就被灌输“男子汉以德服人,以武服人”,尽管他们还不知道什么叫“德”,但对“武”是再了解不过了,傅靖以那个病猫连最简单的套路都打不齐,自然没几个人愿意跟他走一块儿,所以在外人看来,在这一场对抗赛里,傅靖以毫无疑问地处在失利的地位。

    可无波就不怎么认为,前两次的教训让她自然而然地对傅靖以产生了防御的想法,在她看来,傅靖以是个怪人,他可以一边对你笑,一边想着怎么对付你,你没欺负到他反倒被他占了便宜,而且他根本就想跟别人打交道,不然他为什么总是要捉弄他的同桌大胖,弄得大胖不顾被全村人笑话哭着鼻子回家告状,最后老师不得不给大胖调换位置。

    可这换位置也有个讲究,谁也不愿意跟这个被孤立的、脾气又不好的傅靖以当同桌,换了几个,几个的家长都过来找老师,老师也很为难,总不能在让傅靖以一个人坐吧?正所谓“有困难,找干部”,虽然班长算不上什么干部,可在孩子心中那是不得了的,傅聚颍既然是班长,应该替同学分忧,按照惯性思维,老师便安排傅聚颍和傅靖同桌——第二天,他就后悔了,这两个娃,简直就是一个山头上的两只猛虎,不相容呀。

    第一天上午,傅聚颍在底下踢了傅靖以三节课,下午,傅聚颍莫名其妙被人从外面锁在厕所里;第二天早上,傅聚颍抢了傅靖以的早餐盒放到高高的窗台上面,下午,傅聚颍刚穿几天的外套莫名其妙地被后面的同学泼了水;第三天上午,傅聚颍抢了傅靖以回答老师提问的机会,下午,傅聚颍急着抄完作业老师就莫名其妙过来检查……

    这么多个莫名其妙,傅聚颍这货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没证据他又拿罪魁祸首没办法,只能变本加厉地欺负回去,自然而然的,傅靖以给他的莫名其妙也越来越多。

    无波真心觉得小表哥真的好笨,人家傅靖以摆明就是要捉弄他,他还傻乎乎地让人家捉弄。

    “这也没什么不好,”傅聚澜牵着无波的手往家里走,“你看小表哥现在上学多带劲呀,以前他最讨厌去学校了。”

    “傅靖以真狡猾。”无波又说了一句。

    “狡猾?”傅聚澜觉得好笑,才几岁大的孩子就知道什么叫狡猾了?“你们怎么都讨厌傅靖以?他很坏吗?”

    “我不讨厌他。”无波辩解道,“我……也不喜欢他,谁让他拿我小人书不还?”

    “什么小人书?”

    “就是爸爸写了字在上面的小人书。”无波闷闷道,“他拿了还没还我呢。”

    “哦,江上无……我倒给忘了。”傅聚澜小声说着,见无波看着他,笑笑说,“老师有没有教过,好东西要学会跟小朋友分享?你看大家都不跟他玩,他一个人多孤单啊,小人书借他看几天,他看完了就会还你的。”

    孤单啊?无波想起山下的那些孩子都不愿意跟她玩的事,又想到傅靖以背着大书包一个人回家的样子:“好吧,让他再看几天好了……他看书真慢。”

    无波每天跟着外公练基本功,虽然枯燥,但还是小有成就的,她一次扎马步的时间从十五分钟到半个小时再到现在的一个小时,外公手表一收,说:“是时候练功夫了,帆帆喜欢拳法还是掌法?”

    “piu!昨晚看到的那个,piupiu的那个!”无波兴奋地比划着,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外公。

    那是飞镖吧?你连叫什么都弄不懂就想学?傅清庭囧囧地看着外孙女,喃喃道:“你这丫头,真以为我是武林大侠呢,还piupiu的那个。”

    虽然没有飞镖可学,可扔石头总可以吧?反正功效差不多,傅清庭去江边捡了两箩筐小石子回来,然后找了个大水缸装了半缸水,让无波站在几米外的圆圈里往水缸里扔,说什么时候水缸装满了石子,再教她学飞镖。

    无波听说可以学飞镖,迫不及待地站在圆圈里,拿起石头往水缸里扔去,可她力气还小,竟然连一半的距离都没扔过,试了一个上午,竟然连一颗石子都没碰到水缸,她不免有些急躁,回头对外公抱怨:“外公,太远了!”

    “谁让你力气小?”站在大厅前的外公随手丢过来一个石子,应声落入水缸中,无波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这样也可以?

    “好好练吧。”外公转身进房,随后又回头说,“那颗是我的,不算,去捡出来。”

    外公是个小气鬼!无波苦着小脸走过去把那颗石子捡出来,然后退回圆圈内,继续丢,然后把丢过去的石子捡回来继续丢。

    “丢了几天你就中了这几颗?”傅聚颍觉得不可思议。

    他吃惊的眼神让无波有点不好意思:“我才吃一碗饭,力气小嘛……”

    “我也是吃一碗!”傅聚颍翻了个白眼,虽然他的碗比她的大了不少,但也是一碗啊,他偷偷地看了看,没看到老四爷,低声说,“又没人看着,你就不会这么丢?”说着,捧着一大捧石子走到水缸那边,直接丢下去。

    这……太明显了!无波没那么傻,直接摇头说不行。

    “嘿嘿,你就不会做得像一点?”傅聚颍又抓起几把石子,随意撒在水缸旁边,做出投不中的样子,“怎么样?像吧?”

    无波不说话,她总觉得不行啊。

    果然,外公出去挑水,经过水缸时,老眼一瞥,然后狠狠地盯着傅聚颍,冷冷地说:“臭小子!丢了几颗都给我挑出来,多一颗少一颗都不行,不然……”

    傅聚颍想到的是自己老子的鞭子,而无波想到的是那天外公单手打大表哥的拳法,两个人都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战。

    “我、我给无波示范呢,示范!”傅聚颍赶紧解释。

    无波外公哼了一声才放过他,傅聚颍赶紧冲到水缸那里去捞石子,半天哭丧着脸问无波:“原来你丢中了几颗啊?”

    无波傻眼了:“我不知道啊……”

    傅聚颍也傻眼了。

    其实无波不喜欢丢石子,她明明想练的是飞镖啊,丢石子谁不会啊,所以一开始并不起劲,傅清庭点她好几次,她也没丢出什么兴趣来,傅清庭只能由着她。

    事情很快有了转机。

    那天她照例跟着外公过隔壁元森舅舅家去挑水,水还没抽好呢,就听到楼上一声怒吼——

    “傅元森!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无波吓了好大一跳,赶紧往上看,就看到元森舅舅飞快地从二楼房间里跑出来,翻着楼梯跳下来,他脚刚落地,元昔小姨就从楼上探出脑袋,往元森舅舅身上猛砸东西,元森舅舅脑袋后面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全部都躲过了,气得元昔小姨直咬牙。

    眼看元森舅舅就要翻墙跑出去了,傅清庭从井边的草堆里捡了几颗石子,不慌不忙地对无波说:“丫头,看好了。”

    看什么?无波茫然地看着外公,然后就看到外公的手只是轻轻一甩,后面就传来元森舅舅“哎哟”吃痛的叫声,外公又丢了一颗,无波赶紧扭头看,眼睁睁看着石子直直打在元森舅舅扒在墙头的手上,人就这么跌落下来了。

    “四大叔,打他的腿,打他的腿!”元昔兴奋地叫着,“狠狠打,看他还敢跑!”

    小姨,元森舅舅不是你弟弟吗?无波顿时很同情元森舅舅。

    “好咧,昔丫头。”傅清庭笑着,又要打过去。

    傅元森自然不会等着挨打,他听到背后石子划空而来的声音,无暇多想,立刻翻了个跟斗,躲到一边,等他手脚刚着地,第二颗已经打到他手边了,他赶紧纵身一跳,第三颗就等在空中,狠狠打到他大腿上,疼得他直咧嘴。

    “四大叔,”傅元森摸摸大腿,不满地抱怨起来,“你还真打啊?”

    “我没打你小弟弟就好了。”傅清庭嘿嘿笑道。

    傅元森头皮一紧,赶紧夹着双腿,转过头去瞪着傅元昔:“以大欺小,还找别人帮忙,傅元昔,你羞不羞?”

    “我好羞哦!”傅元昔做了个鬼脸,“你不服气也找别人帮忙好了。”

    傅元森看看傅清庭,郁闷了,村里有几个人能打得过四大叔的?打得过的人他能请得动?

    无波可没空去理会小姨和小舅舅又怎么了,她还沉浸在刚才的惊讶中呢,原来,丢石子也可以这么厉害!想打哪里就打哪里,好威风,她也要学!

    当天回去丢石子的时候,她丢得特别起劲,小脸都出汗了,还不舍得停下来休息。

    傅清庭一旁看了看,摇摇头,笑着进厨房张罗吃的了,看来以后的饭要准备多一点了。

    无波练了几天,巴巴地问外公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像他那样厉害。

    “等你把水缸都丢满了再告诉你。”外公还是这么回答。

    无波只能每天往水缸里面丢石子,左手累了换右手,右手累了换左手,还是丢中的还是没几颗,她有些苦恼。

    “大表哥,你会不会丢?”

    傅聚澜低下头,点点无波的鼻子,问:“无波是想考大表哥吗?”

    “不是。”无波摇头,苦着小脸说,“外公好容易就丢中了,无波都丢不中。”

    “这很简单的,我做给你看。”傅聚澜捡起一颗石子,举起来往那边一丢,石子就准确地落入水缸里。

    无波看得一脸羡慕:“你好厉害哦。”

    “无波也很厉害的,来,试一下。”傅聚澜继续示范着,“你记住丢的手势,第一次丢,没中,差了一点点,再来一次,用刚才的那个手势,再加一点力气,还是差了一点点,再大一点力气,你看,这不就是中了?”

    无波赶紧试,傅聚澜又示范了几次,无波终于丢中了一颗,乐得她直嗷嗷叫:“真的中了!”

    “是啊,中了,以后就这么好好练。”傅聚澜叮嘱她。

    “好!”无波欢快地答应着,跑过去从水缸里捞出几个丢出来。

    傅聚澜看着她的动作,觉得奇怪:“你在干嘛?”

    “这几颗是大表哥丢的啊,不算,外公说要无波丢的才算。”无波解释道,每次聚颍小表哥丢中的,她都会乖乖捡出来,不然外公会生气的。

    “无波真外公的听话,真是个好孩子。”傅聚澜夸她。

    无波有点不好意思:“我……不好,胡萝卜都被我偷偷丢掉了。”

    傅聚澜一怔,随即微微一笑:“哦?无波居然还挑食?”

    “不挑食的!我就挑胡萝卜……不对,还有大蒜……芹菜……”无波皱起小脸,苦恼地看着傅聚澜,“大表哥,你不要跟外公说哦,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我觉得小时候的故事挺难写的,难道我已经老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