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小慕天的生日,配角们的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年夏天,城堡不远处的沙滩上一群小包子忙碌的身影。

    哥哥姐姐们都陪着小慕天在沙滩玩沙子堆城堡。

    小慕天扎着的俩小辫不够小小幸姐姐的一半长,不比姐姐的温柔恬静小模样,更多了些野蛮,霸道的气质。

    小慕天的出生给傅家带来新的生机,这一年小慕天也一周岁生日,傅家跟卓家所有人到场,还有一系好友们。

    晚风轻轻地吹拂在人们喜悦的脸上,华恩跟圆圆站在旁边看着孩子们在游乐场地玩耍的开心不自禁的感叹:这一年多什么都没忙出个头绪,唯独这孩子,倒是长的挺快。

    “长辈们都说狂干三年不如养儿一个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圆圆望着孩子们中属于自己的那一个,不自禁的心里就软了又软。

    自从生完孩子后圆圆的变化最大,一颗心全都系在孩子身上,真是没有时间再想别的事情了。

    而她老公的一颗心更是系在她跟孩子身上,因为对待照顾孩子这事,她确实不够细心,虽然看上去整天挺忙的。

    “哥哥,我想尿尿!”小慕天突然双腿夹紧,不舒服的要哭了。

    “这件事你要找姐姐啦!”小小执烦闷的只好扬声对她再说一遍。

    “我就要哥哥去嘛!”小慕天立即嘟嘴。

    小小幸正在跟荣天还有舅舅家的两个男孩玩,听到这话之后立即放下手里的铲子:慕天,过来!

    小慕天听到姐姐叫自己才不甘愿的走过去,姐妹俩中午才吵过架,小慕天还有点怕怕的,担心姐姐会生气。

    “我陪你去上厕所!”小小幸拍了拍手上的沙子对妹妹说着就牵着妹妹的手去厕所。

    一群小孩子们还在继续玩乐着,那姐妹俩却已经去了洗手间。

    小小幸心甘情愿的守在洗手间门口挡着门不让门关上,因为妹妹怕黑,所以每次都不能关着她一个人在厕所。

    小小幸如今已经是很懂事的小女孩,事事都知道让着弟弟妹妹,很有大姐姐的风范,做事很细心又很温柔。

    小慕天上完厕所下来,看着姐姐站在门口,小嘴巴微微的动了动:对不起!

    别扭的三个字,还一副很担心姐姐会不原谅自己中午捣蛋的样子。

    “哎呀,没事啦,我们快去玩吧!”小小幸却很大度,她还担心妹妹会不高兴,一听妹妹道歉立即就觉得自己也是多想了,拉着妹妹往人多的地方跑去。

    小荣天跟哥哥站在一起看着自己家的女孩子手牵手跑回来:看来是没事了!

    小荣天立即说:本来也没事。

    中午小慕天淘气的把姐姐好不容易搭起来的城堡给压坏了,其实她只是在跟哥哥们玩然后跑的时候忘记了,正好跑过去,城堡就塌了。

    小小幸当然不会生气,又不是第一次了,小小执最了解她的,但是小慕天一直以为姐姐会生气,所以从白天到现在一直没敢跟小小幸说话。

    小幸听说女儿去厕所担心她们怕黑立即去找,但是当走到人群中跟姐妹一起站着,看到自己的孩子们这么有爱不自禁的就唇角浅勾着。

    他们家两双儿女已经很完美了,傅执说孩子已经够多了,之后的时间,他要跟她单独过。

    她问:那孩子们呢?

    “哥哥姐姐应该会照顾弟弟妹妹!”傅总那天很不负责任的对她寡淡的回答。

    而今晚,小慕天的生日,当生日歌后傅执抱着她把蛋糕切了,掌声再次响起,小慕天立即用指头抹了一些蛋糕淘气的抹到爸爸脸上,当时傅执并不言语,只是引来一阵笑声。

    过会儿他从人群中出来,小幸才拿着纸巾抬手轻轻地给他擦:别动。

    他不动,只是站在那里望着人群中的小家伙们:以前小小幸没这么淘气。

    “你忘记以前你送我的玫瑰都被小小幸给踩烂的事情?”小幸轻轻地给他擦着脸对他说。

    幽深的眸子垂下,看着昂首给自己擦脸的女人,只是静静地望着,这段时间的生活并不是没有风波,但是她在他身边越发的安宁。

    两个人的默契指数已经达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星空璀璨,任由人海中再多的热闹,却也抵不过她的一颦一笑。

    阮为民跟傅柔站在一颗大树下,两个人的表情还是不怎么自在,阮为民低着头说:我没想到你会请我来。

    “我没请你啊!”傅柔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完全对阮为民的话不了解。

    “不是你请我?”他收到请帖,他还以为是她给的。

    “大概是傅执或者小幸吧,我出差刚回来。”傅柔说。

    “是吗?”是尴尬,还有失落。

    傅柔微微扬眉,然后说:我去那边跟老板打个招呼。

    傅执还请了她老板,可真是给她面子。

    阮为民看着她向一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男子走去:嗨!傅柔打招呼。

    “你早该告诉我你是傅家的二小姐。”她老板说。

    “其实在公司我只是你的下属而已。”傅柔淡笑着回答。

    他点点头,然后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

    那一刻阮为民觉得自己的脸像是被人狠狠地抽了两巴掌,那么火辣辣的干疼。

    她的老板?为何更像是她的新男友。

    “阮院长!”就在阮为民失落的时候,一个女孩朝他走过去。

    “张护士!”他好奇的打招呼。

    “我跟我爸爸一起来!”她浅笑着道。

    阮为民点点头,然后聊了两句。

    傅柔无意间的转头,还以为他会无聊,但是看到年轻貌美的女孩跟他有说有笑。

    或者,谁也不是缺了谁就活不了。

    就算还会互相关心,也可能不是爱情吧。

    小幸跟华恩她们站在一起被华恩打趣:“你们俩这么目中无人的秀恩爱真的好吗?”

    “我们什么时候目中无人的秀恩爱了?我只是帮他擦了下脸上的蛋糕就叫秀恩爱?”小幸嘴厉的反问。

    “那还不叫秀恩爱?”圆圆也要受够了。

    小幸不说话了,反正在她们眼里,他们俩站在一起都是秀恩爱了。

    “少奶奶,这是沈老板送来的二小姐的生日礼物。”管家突然拿着一个礼物盒子朝她走去。

    小幸看了一眼,华恩跟圆圆也看了一眼,傅柔走过去:怎么回事?

    “是沈老板送来的生日礼物。”管家回了一声。

    “沈梅?那个女人还真是每回都不落呢!”傅柔不高兴的说。

    “是啊,少奶奶,要不要收下?”

    “收啊,收下!”小幸确定的回答。

    那个女人啊,竟然在她老公出差的时候买通他公司的人给她报告行程,然后跟去出差。

    她们之间真是该有个了断了不是吗?

    沈梅说她是个很有手段的女人,她有时候就会看看自己的手,到底自己的手段在哪里。

    或者婚姻里,是要有些手段的。

    但是她觉得沈梅如何也成不了他们之间的障碍,因为当沈梅跟去,他看也不看一眼,并且立即以一种自己的方式让沈梅从他隔壁的房间搬了出去。

    虽然这话都是听张小凡说的,但是小幸相信傅总就是一个那么不给女人面子的人。

    但是这段时间沈梅在暗地里给她使的那些绊子,小幸想,她是该做点什么让那个女人知道,她卓幸不仅有手段,并且会非常利用那种手段。

    晚上大家都走之后小幸把沈梅送来的礼物摆在傅执面前。

    傅执正在沙发里抱着平板看新闻,看到妻子放到自己面前的礼物不由的抬眼,却并未询问。

    小幸看着他那幽暗的眸光只微笑着淡淡道了句:沈大老板送给你小女儿的生日礼物。

    “怎么收下了?”

    “秘书送下就走了!”小幸只好说出事实。

    一个礼拜之后沈梅找到小幸:连续三个大单子被抢,我想这件事傅太太一定已经有所耳闻。

    “实际上我什么都不知道!”小幸笑着说。

    她确实什么都不知道,生意场上的事情她向来不怎么过问傅执,傅执也不爱把工作的事情带到家里烦她。

    沈梅吃惊的望着她,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尴尬,又有些不悦。

    “你们生意场上的事情,我想我懂的并不是很多,傅执从来不会把生意场上的事情带回家里去,所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去找过傅执,但是他根本不见我,我想我并没有得罪过你们夫妻?”

    “是吗?”小幸微微皱眉,脸上依然表露微笑。

    沈梅的表情更尴尬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事,不过是觉得沈老板来跟我说这些事情好像是找错了人,除非您是想因为公司被抢单做个专访发个感想什么的,我倒是可以安排记者跟你。”

    那天傅执在跟一些老总们吃饭,沈梅又突然赶到。

    傅执淡淡的往外看了一眼,脸色依然冷漠。

    “傅总,好久不见!”

    “是吗?”他冷冷的一腔,让人尴尬在那里。

    吃完饭沈梅跟着傅执身后:傅总,我想跟你谈谈!

    “我跟你之间没什么好谈。”傅执大步往外走去,冷冷的声音留给她。

    “可是我们公司近来连续被抢单,已经快要撑不住。”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傅总,我想你肯定比任何人都清楚原因,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先跟你道歉,可是公司是我的心血,我不能让公司就这么垮掉。”

    “你主使人在安顾跟苏秦的婚礼上想要害我太太流产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傅执停下步子,转头,眼神犀利的看着她对她说道。

    沈梅的脸色立即僵住:什么?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傅执想要知道的事情,只是迟早而已。”那冷漠的,近乎是没有人情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此时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无意间竟然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想征服一个男人自然要花些时间,但是,不是只是多花些时间而已吗?

    可是现在她的公司面临的危机,她该怎么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