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 都是第一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安静的卧房里只剩下宠辱不惊的女人在偌大的床上浅睡,还不等睁开眼就被身上的酸痛给惊扰的拧紧了好看的眉心。

    从来疼爱她的家人都不让她沾酒,可是这一次却恰恰是最疼爱她的人出的主意。

    阿姨站在角落里看着昨夜的男人踩着台阶从楼上下来大步离去的背影才走到客厅拿起家里的座机:“老爷太太,傅先生已经离开了。”

    记忆在一点点的找回来,柔弱的女孩坐在床上懊恼的双手扶额,这肯定是爸妈的主意吧,明明知道她不能碰酒所以故意让她喝酒,那他呢?

    昨晚那激烈的一夜,爸妈又对他做了什么?

    失去男友心里像是结了一个大疙瘩一直放在底处还没有处理,现在新的疙瘩又结出来了,而且还是死的。

    卓幸听朋友说自己是个很情绪化的人,她承认自己现在是情绪不太好。

    昨晚,像是一场噩梦,幻觉。

    迅速起床,把被子丢在地上,床单被她大力的掀起来然后抱进洗手间,柔荑用力的揉搓着上面那片红色的痕迹,太刺眼,她只想这颜色快点消失。

    之后白色的床单被丢进了旁边的小洗衣机,不久就听到洗衣机在转动的声音,十分钟之内洗完脸化了妆然后下楼。

    早饭的时候家里长辈都已经回来,她若无其事的吃着东西,除了面部表情有点低落看不出别的异象。

    倒是卓爸爸跟卓妈妈颇为忧心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卓妈妈问:“小幸,昨天晚上你们俩谈的怎么样?”

    卓幸头也没抬,插了一块火腿吃进嘴里直到咽下去才漫不经心的道了一声:“嗯!”

    就那么简单的一个字,父母大人想要听到的消息一个字也没有透露出来。

    卓幸心里难过,虽然她只有二十三岁,工作也才一年的光景,但是她又不是个傻子,被卖了之后还傻乎乎的帮人数钱?

    原本该娶傅家千金的同父异母的大哥在得知自己要成为家业的棋子之后就立即出游,但是两家订下的婚期却是不得不继续进行。

    于是这个馊主意,卓幸用力的嚼着嘴里的肉,然后放下刀叉拿起牛奶一口气喝完:“我先去上班了!”

    起身离去时候的决绝让父母都不得不忧心忡忡担心她心里有阴影。

    女儿二十三岁了,他们原本是觉得就算发生男女关系,毕竟这个年纪也可以了,但是现在却突然有些后悔。

    卓幸开车在上班的路上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只是下身的不适让她频频皱眉。

    对于昨晚床上的事情几乎一点印象也没有,她的第一次竟然就那么交出去,自己完全没来的及去感受,只留下一身的酸痛。

    到了报社像是以往每天一样的继续工作,有同事从她面前走还好奇的问:“大夏天脖子上怎么系条丝巾?不过挺漂亮的!”

    对于别人的八卦她一向一声不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