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经脉尽断的废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天。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说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小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说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说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说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小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说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忌啊。至于心中这么快就把周芷若当成自己老婆,那是因为宋卿疏上辈子的确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而周芷若是武林中公认的大美人儿,这样的老婆不要才是王八蛋呢。

    现在想来当初那个女人认为宋卿疏人品有问题,其实也没说错。不过这个社会都是这样,除非你是混吃等死富二代,或者一个碌碌无为的庸人,不然只要你去奋斗,总会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所同化。

    世界上哪有什么好人和坏人之分,坏人的不幸在于他们让大多人看到了他们坏的一面,好人呢,也许是有意,也许是无意,让大家看到的都是好的一面。

    宋卿疏就是悲剧的前者,他黑暗的一面被情敌尽情展示在女神面前,所以他成了坏人;情敌黑暗的一面,女神一点都没看到,所以哪怕自己被情敌杀死了,蒙在鼓里的女神还觉得自己老公是个正人君子。

    宋卿疏沉思之际,张无忌已经开始帮他接骨了。宋卿疏疼得死去活来,但摸不清新世界状况的情况下,却只敢假装梦呓,而不敢大声呼痛。

    张无忌扶正了他的碎骨,挑出了黑玉断续膏,运用九阳神功,将药力投入宋青书的各处碎骨,一炷香的时间过后,长舒一口气,对周芷若说道:“宋师兄性命已无大碍,只是….只是……”

    周芷若脸上也没露出一丝喜意,淡淡地问道:“但说无妨。”

    “只是宋师兄经脉尽断,以后恐怕再也不能习武了。”张无忌的话犹如五雷轰顶,宋卿疏一下子就傻眼了,在武侠世界里,成了废人,那还混个屁啊!

    “你不必自责,救活了他已是不易。”周芷若还是那副漠不关心的语气,听到宋卿疏心里怪怪的,好像他们俩才是夫妻,自己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接着张无忌担忧周芷若打不过少林三渡,很委婉的说出金刚伏魔圈的厉害,希望能跟他合力破真。

    周芷若断然拒绝:“咱们从前曾有婚姻之约,我丈夫此刻却是命在垂危,加之今日我没伤你性命,旁人定然说我对你旧情犹存。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骂我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张无忌急道:“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要是我问心有愧呢?”周芷若的一句反问让整个屋子充满了暧昧气氛。

    宋卿疏心里一直怒骂不已,当读者的时候挺惋惜周芷若不能和张无忌走到一起是一回事,不过当周芷若成为了自己老婆过后,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要脸!,又一个潘金莲,哎呀,我怎么娶了个这么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水性杨花的老婆。”宋卿疏气得差点怒骂,只是如今重伤之下,根本无法开口说话。

    幸好张无忌更喜欢赵敏一点,哪怕宋青书本人,也不得不承认张无忌的确称得上是正人君子。按照原著剧情,两人这里很快就恢复理智,张无忌很快就离去了。

    不过让宋卿疏大跌眼镜的是,张无忌长叹一口气,深情地喊了一声“芷若!”在周芷若错愕间,上前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将她紧紧抱在了怀中。

    这下别说是宋卿疏了,周芷若也震惊不已,不过反应过来后是一阵无尽的喜悦,闭上了眼睛温柔地靠在对方胸膛上。

    尼玛,这剧本不对啊!,一时间有些凌乱了,现在他已经怒极反笑了,家里还有一个绍敏郡主等着他回去,看张无忌怎么收场。第三章保卫娇妻宣言

    屋外传来弟子巡逻的脚步声,周芷若突然惊醒,一把将张无忌推开,羞怒交加:“张无忌!你……你……”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芷若,你自幼待我很好,你对我的情意,我又怎敢忘却,上次要不是为了救义父,阴差阳错之下,你此刻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张无忌叹了一口气,深情地看着周芷若。

    周芷若一时间芳心大乱,见他提起上次事情,突然想到了赵敏,恨声道:“赵敏怎么办。”

    “这……”张无忌一下子被问住了,僵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

    瞧见他的模样,周芷若没来由的生气,提高声音道:“张教主,咱二人孤男寡女,深宵共处,难免要惹物议。你快请罢!”

    张无忌愕然当场,周芷若心中一软,低声说道:“以后来我这里的时候避过我的门人。”说完脸色一冷,不再搭理她。

    张无忌一阵狂喜,乐呵呵的走了出去。

    宋卿疏躺在床上已经无语了,老天爷,你玩我是吧!上辈子刚经历了一次ntr,现在又来一次,而且比上次还要狠!

    周芷若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老公的死活,反而被刚才一抱弄得魂不守舍,抱着自己双腿坐在了椅子上怔怔发呆,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一会儿露出了娇羞,一会儿又升起一丝薄怒。

    宋卿疏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娇妻,秀似芝兰,淡雅脱俗,果然凝聚了汉水之钟灵,峨眉之毓秀,当得起原著中的“清丽秀雅,姿容甚美”的评价,难怪原著里的宋青书对他魂牵梦萦,朝思夜想,张无忌在拥有了蒙古国第一美人的赵敏过后,还对她恋恋不舍。

    想起了两人新婚之夜,周芷若见张无忌一直没来抢婚,伤心欲绝的情况下,任由宋青书摆布,这具身体的主人本来是有机会摘采下周芷若的红丸,只是当时宋青书出于嫉妒心理以及一个男人的自尊,不愿趁人之危。

    “真是个二货!”宋卿疏恨铁不成钢地在心中给出了自己的评价,要知道当一个女人心中已经有了别的男人过后,你想再从感情上入手几乎已经不可能驱散那个男人的影子。这种时候最好的做法就是由身入心,只有成为她第一个男人,才能堪堪冲淡对方心中对初恋的留恋。

    “,现在眼看着要便宜其他男人了,害得我也要被绿一次。”宋卿疏心中又对前任埋怨了一通,心中暗暗发狠:“夺了你的身体,万分抱歉,不过按照剧情,你本来也会死的。作为补偿,我会尽力保护你的娇妻不被其他男人染指,让你的名字威震天下,从此,我就是第三章保卫娇妻宣言

    屋外传来弟子巡逻的脚步声,周芷若突然惊醒,一把将张无忌推开,羞怒交加:“张无忌!你……你……”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芷若,你自幼待我很好,你对我的情意,我又怎敢忘却,上次要不是为了救义父,阴差阳错之下,你此刻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张无忌叹了一口气,深情地看着周芷若。

    周芷若一时间芳心大乱,见他提起上次事情,突然想到了赵敏,恨声道:“赵敏怎么办。”

    “这……”张无忌一下子被问住了,僵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

    瞧见他的模样,周芷若没来由的生气,提高声音道:“张教主,咱二人孤男寡女,深宵共处,难免要惹物议。你快请罢!”

    张无忌愕然当场,周芷若心中一软,低声说道:“以后来我这里的时候避过我的门人。”说完脸色一冷,不再搭理她。

    张无忌一阵狂喜,乐呵呵的走了出去。

    宋卿疏躺在床上已经无语了,老天爷,你玩我是吧!上辈子刚经历了一次ntr,现在又来一次,而且比上次还要狠!

    周芷若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老公的死活,反而被刚才一抱弄得魂不守舍,抱着自己双腿坐在了椅子上怔怔发呆,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一会儿露出了娇羞,一会儿又升起一丝薄怒。

    宋卿疏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娇妻,秀似芝兰,淡雅脱俗,果然凝聚了汉水之钟灵,峨眉之毓秀,当得起原著中的“清丽秀雅,姿容甚美”的评价,难怪原著里的宋青书对他魂牵梦萦,朝思夜想,张无忌在拥有了蒙古国第一美人的赵敏过后,还对她恋恋不舍。

    想起了两人新婚之夜,周芷若见张无忌一直没来抢婚,伤心欲绝的情况下,任由宋青书摆布,这具身体的主人本来是有机会摘采下周芷若的红丸,只是当时宋青书出于嫉妒心理以及一个男人的自尊,不愿趁人之危。

    “真是个二货!”宋卿疏恨铁不成钢地在心中给出了自己的评价,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