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6、名角与往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夏凌云的话宁笙一半懂,一半不懂。这柯南是神马?不过他是不是只有八岁,这个问题宁笙觉得不好回答。

    轮回转世经了几回,宁笙并没什么印象。不过这次他确信给他喝的孟婆汤变质了。也不是说没用,而是独独给他留了那一世的记忆,并且又让他投胎到了这大景朝。

    “凌云妹妹,舍弟确实只有八岁。”宁娇娥替宁笙答道。“只是舍弟自小懂事,所以看起来老成些。”

    老成吗?夏凌云半信半疑的,总觉得这个宁笙应该有猫腻。这要只是单纯的神童,即使再聪明,即使再老成。孩子终归是孩子,也该有些八岁时候的傻气和稚嫩。

    不过这宁笙却完全没用。在他面前,夏凌云觉得她自己才是小孩,而宁笙是大人。

    “小姐。”绿怡和绿莲来寻夏凌云了。“夫人在正堂等你,你赶紧过去吧。”

    何氏已经听完了佛法,心思也平静些了。想着在寺里也呆了好些时候了,该回府去了。便遣人来寻夏凌云了。

    绿莲、绿荷、绿怡、绿雯四人是兵分两路,左拐右拐的方才见着夏凌云和玲珑在这琉璃亭中,她们急忙的过来。

    “二表嫂,宁笙公子,有空的到靖文府顽顽。”夏凌云对宁笙很感兴趣。

    “一定拜访。”夏凌云直率的性子,宁笙是欣赏的。而且这夏凌云与何家关系甚厚,宁笙觉得自当护之。况且与靖文侯府相交,对他而言不算坏事。

    “那凌云先回了。”夏凌云随这绿怡和绿莲往正堂而去。

    何氏已经等在那了。夏凌云瞧着何氏眉眼之间舒展了许多,她也颇感欢喜。这寺庙佛经,确实有让人静心的功效。

    “阿萝,玩累了吧。”何氏慈爱的看着匆匆而来的夏凌云说道。“我们回府去了。”

    “嗯。”夏凌云点点头。

    绿怡和绿雯伺候着何氏上了轿子,玲珑伺候着夏凌云上了轿子。

    之后,她们便悠悠的回府去了。

    ……

    从夏凌玉冒名给何文浩寄书笺,已经过了好些日子了。可是这何文浩莫说是回信了,连个消息都没有。

    夏凌玉等得不耐烦,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出错了。这何文浩怎么会没给她回信呢?

    “红袖,你确定你把信送到了。”夏凌玉怀疑这红袖糊弄她,嫌将军府远,没有帮她把信送到。

    “小姐,奴婢确实是把信送到了。”红袖十分冤枉的看着夏凌玉说道。

    看着红袖不像在说谎。“你再去将军府探听探听,看看为什么三表少爷没回去。”这没把何文浩搞到手,夏凌玉心有不甘。

    “好的,小姐。”红袖不太情愿的又出了府,往将军府去打探消息了。

    红袖再一次到了护国将军府,门房老宋依旧拦着她。

    “我并不是想要进去,我就是想问问前些日子,我家小姐给你们三公子的信,你亲手交给你们家三公子了吗?”红袖可是使了银子的,这门房要是没把信转交给三公子,红袖就真觉得冤。

    “给了,早就给了。”老宋对这三天两头来的红袖有些不耐烦。

    “给了,那你家三公子怎么没给我们家小姐回信。我们家小姐可是等急了。”

    “这我们家公子有没有给你们家小姐回信,那是我们家公子的事情。你问我,我又怎么知道。你还是先回去吧。在这门口嚷嚷着,怪丢人了。”老宋其实觉得有些好笑,这夏家的小姐也太心急的要倒贴着他们家的公子了。

    “哎。”红袖也知道丢人,可是夏凌玉让她来,她能不来吗?

    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红袖只能无功而返了。

    回到了靖文侯府,夏凌玉见红袖一脸憋屈的样子,就知道她事情没办好。可是她现在的手也伸不到将军府去,只能等着何文浩主动回信了。

    ……

    二房的夏立文好戏子,最近捧着一个角。前些日子,不知怎么哄得夏老夫人高兴。趁着这腊八节,要在家里办个堂会,让大家好好乐呵乐呵。

    何氏也得了消息。有些闷闷不乐。这年关近了,准备着各房各院的新衣,打赏的赏钱,送给各个亲戚的新年礼等等,原本就开销大,现在这夏立文还没事捣鼓着什么堂会。

    都城浣花院,名角汇集,唱一场堂会就在百两以上,还不算赏钱和其它费用。不过夏老夫人传下话来了,这不办也是不行的。

    何氏让绿莲和绿荷带着丫鬟和小厮去准备台子和安置各个戏子休息的地方。

    “那小蕊儿长得可真俊俏,难怪二爷被迷得晕头转向的,每日都呆在浣花院。”芍药居的三等丫鬟莺儿看着坐在不远处正细细上装的花旦说道。

    “说得什么什么傻话,待会要是被二夫人听到了。你就得绷紧了皮。”同是三等丫鬟的米儿啐道。

    小蕊儿都城浣花院的名角,四岁开始唱戏,现今十五岁,这戏已经唱入骨子里了,极其有风韵。平日里只在戏园子里唱,从不唱堂会。今日来这靖文侯府唱堂会,那算是破例了。

    “我的小心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