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4、是男的还是女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夏立德没注意到夏凌云的鄙视。而是见这何氏面色平淡,并没有要拒绝的模样。带着笑意,接着说道。“夫人,为夫伺候你休息吧。”

    夏凌云都想堵住耳朵了。她还在这儿好不好。不要说这种充满暧||昧,少儿不宜的话来。

    何氏皮笑肉不笑,“侯爷,现在是寒冬腊月的,可不是春天。”何氏言外之意,便是在说夏立德在发|春。

    “刘姨娘和王姨娘正等着你呢?侯爷请回,绿莲送客。”

    送客,夏立德来这芍药居在何氏眼里只是客人而已。

    “你……”夏立德微怒,可是又想起今日乃是有求于何氏,将脾气压了下来。“夫人,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而且那个侯爷国公不是三妻四妾的。你犯得着还跟我置气吗?跟我置气,吃亏的还不是你。”

    夏立德觉得他在何氏的眼里还十分的稀罕,这侯府大夫人失去了夫君的宠爱,那怎么说也是吃亏的。

    “侯爷怕是老了,记性真是不好。当日是谁许下承诺此生不纳妾,不置办外宅。又是谁发现毒誓若违背誓言,便遭天打雷劈的。三妻四妾?”何氏十分的不屑。昔日定国公之孙女,护国将军之嫡女,求取之人乃是踏破了门槛。何氏最终选择下嫁夏立德,乃是眼瞎心瞎,信了他的一片痴心。“侯爷,请你回你的温柔乡去吧。若那一日真的天打雷劈了,不要殃及我们母女二人。”夏立德不提当年的事情还好,一提何氏就是一把火。

    “何氏,你这是在咒我|死。你好狠毒的心。昔日那个温柔尔雅,贤惠体贴的何家小姐哪去了?”夏立德气愤的看着何氏说道。

    “哪去?侯爷该问问你自己。”何氏何尝不想当贤妻,可是夏立德背弃誓言在先。这口气何氏实在咽不下去。

    “你,事到如今,你把事情全怪我头上来了。你如果有紫媚那般懂事,我犯得着纳妾吗?我犯得着养外室吗?”夏立德和何氏杠上了。

    夏凌云在一旁听着,笑了出来。“爹,你这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我都听糊涂了。照理说爹还未纳刘姨娘进门前。爹和娘亲是夫妻恩爱,羡煞旁人的才对。娘和爹的关系恶化,是在刘姨娘进门之后的事情吧。”夏凌云最看不得夏立德这种人,明明是自己出去拈花惹草,出去偷、吃的。现在还想把所有的过错推倒了何氏的身上。怪何氏不温柔体贴,何氏温柔体贴的时候,他就已经偷|吃了。真是无耻。

    “侯爷,连阿萝都看得清楚的。你还有脸把责任赖给我。你不嫌丢脸,我都嫌丢脸。”何氏不屑的看着夏立德说道。

    “阿萝,大人说话,你小孩子插什么嘴。都怪平日太宠着你了。你这样没大没小的。”夏立德说不过何氏和夏凌云。只能将气撒在夏凌云身上去。

    “夏立德,你给我闭嘴。阿萝轮不到你来教。”何氏平日里可是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对夏凌云说。哪里能让夏凌云被夏立德训示。

    “怎么就轮不到我来教了。阿萝是我的女儿,我当爹的莫说是教她了,打她都行。”夏立德拿出一副义正言辞的父亲架势来。

    夏凌云叹了一口气,不想鸟他。

    “你还想打阿萝,夏立德你敢碰阿萝一根手指看看,我定是闹得你夏家鸡犬不宁。你两个宝贝姨娘,哪里来的我就让她们回哪里去?”

    何氏是说到做到的,而且也有这个能力。

    “你……”夏立德进退两难。“你敢。”

    “你试试看,就知道我敢不敢了。”何氏瞪着夏立德一字一句的说道。

    夏立德跟何氏的关系算是完全决裂没救了,夏凌云就纠结着何氏为什么不直接和离算了。

    “侯爷,你莫忘了。你今日是有求于我的。我劝你怎么来的还是怎么回去。在我还没有改变主意要帮三弟之前。要不然别说是盐运司知事了。就算是工部司匠,三弟也当不成。”

    寻思到补缺的事情,夏立德的气焰顿时消下去了。她叹了一口气。“墨韵,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是一直想和你重归于好。如果你哪天想通了。就知会我一声。我们依旧是恩爱夫妻。”

    夏立德对何氏是还有旧情的,只是没想到何氏那么决绝,在他纳刘姨娘之后,就完全不鸟他。这夏立德突然失去了何氏,心中总归有些失落。这些年,他想着有朝一日可以享受齐人之福。

    “绿莲送侯爷离开。”何氏冷冷的说道。

    夏立德也知道再呆下去,讨不到好。就讪讪的要离开。夏立德的脚刚迈出厅门,就听到了一阵茶几坠落地板,摔得粉碎的声音。

    夏立德和夏凌云均是一惊。

    何氏的意思很明了了,破碎的东西是不可能恢复原样的。她要让夏立德死了这份心。

    夏立德明了了何氏的意思,心里堵得慌,快步的离开了芍药居。

    夏立德走后,何氏像泄气的娃娃一般,瘫软在椅榻之上。昔日的恩爱夫妻,今日的针锋相对。何氏的心还是会痛的。因为她不是冷血无情之人。

    “娘亲。”夏凌云扶住了何氏。“娘亲,您无需为了爹爹那样的人伤心。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该放下了。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犯不着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何氏恨了夏立德和刘姨娘等人十几年,自己也是被折磨了十几年。刚强也掩盖不了她的柔弱。

    “阿萝,娘亲只有你和你的三个哥哥了。娘亲定会帮你寻一门良人。不会让你经历娘亲所受的痛苦。”何氏现在心心念念的人只有夏凌云和夏凌云的三个哥哥而已。

    “娘亲,阿萝的事情您不用担心。您照顾好自己就是了。”夏凌云看着何氏的模样,一阵心疼。劝何氏和离的心思又涌了上来。“娘亲,你和爹都已经闹到这份上了。为什么不干脆和离。你还年轻,何必让这靖文侯府,让爹束缚着你。”何氏方才三十五岁,可以保养得当,又天生丽质的,看起来顶多是三十出头。而且大景民风也算开放。可以和离,也能够再嫁。何氏跟夏立德和离了,还是可以再寻一门好亲事的。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