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2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陆雪凝小产了。

    她失去了和齐皓轩的第二个孩子。

    齐家,陆雪凝靠在床上怔怔的抱着肚子,一旁前来探望的陆夫人看的心酸,“雪凝,不要太伤心,往后还会有孩子的,只要养好身子,你和皓轩感情好,很快就会再有。”

    陆雪凝微微一回神,低头看着平坦的小腹,在感觉到它流失的时候她就后悔了,原本,她只是要装晕过去,被诊出有孕这件事就会平息下去。可事出突然,她连跌倒两次。

    “雪凝。”陆夫人看她这样子心里头越发的担心,拉住她的手安抚,“你可记住了,再怎么伤心也别垮了自己的身子,郑儿可还小呢,你将来的路,还长着呢。”

    陆雪凝轻轻的捏着被子,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了一下,没有错,她将来的路,还长着呢。抬头看陆夫人,“娘,小弟的事怎么样了。”

    “你爹去看过了,再过些日子就能送回来。”陆夫人眼神闪了闪,“雪凝,要不你与皓轩再提一提。”

    “这已经是转圜的事了,小弟得罪的可是都统大人。”陆雪凝说起来也有些生气,看那步军副尉没什么背景就纠结了人去打,也不打听仔细,能这么快安排上去的,背后怎么会没有关系。

    “要是再说上几句,咱们送些东西赔礼道歉,你小弟也就不必受牢狱之灾了。”陆夫人闪烁着眼神,略有微词。到底是舍不得宝贝儿子受苦,觉得女婿这边没有多尽心尽力。

    陆雪凝微眯了眯眼,“娘,我累了,你回去吧。”

    陆夫人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你好好休息,先把身子养好,别的什么都别想,等你小弟出来,再安排个轻一点的差事也好。”

    过了一会儿,陆雪凝睁开眼,门口那儿陆夫人已经离开了,她摸着小腹,心里一股子委屈无处发泄,恰等齐皓轩回来,她看到了他,这眼泪就再也忍不住,扑簌的往下落。

    无声的哭最是惹人怜,齐皓轩手里拿着的东西即刻交给了别人,快步到床边搂住她,陆雪凝是真真切切的委屈,“相公,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不要伤心,我们还有郑儿,孩子以后还会有的。”齐皓轩心疼的搂着她,低头亲了亲她的泪眼,“没事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这是祖母命人特地给你送过来的鸡汤,你快喝了补补身子,不要哭了,小月子里也不能哭。”齐皓轩替她擦了眼泪,扶着她靠好,从丫鬟手里端来鸡汤,拿着勺子轻轻吹了吹,喂给她,“来。”

    “老夫人不生气了?”陆雪凝抿了一口,泪水还莹在眼角,“祁姐姐那边?”

    “祖母要你好好把身子养好。”齐皓轩神情微抽了下,语气沉了几分,“孩子都没了,他们还想怎么样!”

    雪凝在坟前晕倒,当场就小产了,这么多人看着,还要怎么样,难道要把人逼死才甘心?又不是她害死祁玥,她只是起了贪心撒了谎,如今孩子都没了,这罪难道还不够?

    齐皓轩当时就是这么对孙赫明他们吼的,孩子都没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要他们死吗?

    陆雪凝嘴角微颤,伸手去抚齐皓轩的脸,后者退缩了一下,眼角的伤淤青还没褪下去。

    陆雪凝又哭了,“他们,怎么下这么重的手。”

    齐皓轩被孙赫明打了四五拳,有两拳是在脸上,没个十天半月根本退不了,他又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去公务,这两天,被同僚看到明着没说什么,暗地里早就传了很多话了。

    “如今没事了。”陆雪凝心疼的很,几口喝了鸡汤扑在了他的怀里,反过来安慰他,“这件事总算是过去,不会再有意外了,相公,只要我们还在一起就好了。”她都因此没了孩子,这代价,他们还有什么好说?

    —————————————————

    谢侯府内,谢满月坐在栖凤院的阁楼内,颇有些心不在焉。

    柳青衣回过头来看她如此,直接从她手下把宣纸挪开了,肃着神情,“满月,练字最忌如此,你心不在焉的还怎么能写的好字。”

    谢满月有些羞愧的放下笔,孙赫明一早派人送信过来,说是毫安那边战事暂歇,再过几月祁大将军说不定会回来,刚刚她脑海里想的就都是这些事,怎么都静不下心来写。

    “怎么了?”谢青衣见她还如此,语气缓和了些,拉着她坐下来。

    谢满月轻轻摇了摇头,“姑姑,这几天祁家发生的事你可知道。”

    “略有耳闻。”谢青衣对这些事一向不在意,要不是谢家和齐家走的近,怕是她一点都不会去了解这件事。

    谢满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总觉得心里闷闷的,抬头张大着眼睛看着谢青衣,最后挪了挪身子,把自己搁在了谢青衣的双腿上,趴着不支声。

    “怎么了这是?”谢青衣还没见过她这样恹恹的,伸手轻轻的摸着谢满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