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婚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蒙蒙亮,夏远就来到夏鸣家。

    夏鸣家已经有不少人在了,夏鸣的爹娘、弟弟和妹妹都来了,都在忙着招呼客人。

    一笼笼热腾腾的牛肉大包抬来,一碗碗浓香的羊肉汤送上,帮忙迎亲的亲朋在堂屋享用丰盛的早点。院子里也是人声喧嚣,请来的轿夫和鼓乐手都聚在院子里吃早点。

    夏鸣的爹娘简单的和夏远打了个招呼,就一脸紧张的去检查各处有没有什么疏漏。穿着新郎官服装的夏鸣,坐在堂屋陪着亲朋,接受大家的祝福和调侃。他的弟妹多次跑来和他低语几句,传达爹娘不时想起的注意事项。

    夏远混在一群亲朋中闲谈,等着迎亲队伍的出发。

    天色大亮,迎亲队伍准备出发。轿夫和鼓乐手吆喝着出门排好阵势,亲朋们也簇拥着夏鸣上了一头披红挂绿的白马。上马前夏鸣凑到夏远面前低声道:“远少,去了蔡家你可要在我身边帮我,别躲一边去了。”夏远当然是点头答应了。

    一路吹吹打打,迎亲队伍来到蔡家门口。只见乐头一声喊,鼓乐声猛然大作,鞭炮声也随之响起,跟着看热闹的一群小孩儿在这热闹中撒欢地窜来窜去。

    夏鸣略显紧张地下了马,笑容僵硬地进了蔡家的门,夏远紧走几步跟在他后面。

    接新娘子很顺利,蔡家没为难新姑爷,几个小关口夏鸣自已轻松的应付过去。夏远跟在他身边除了壮壮胆,没帮上什么忙。

    牵着新娘子的夏鸣在堂屋里接受泰山大人的训话,等在屋外的夏远无聊地四处张望,人群里看到了传说中的蔡仙子。她一身水红的衣裙,面目姣好,透着一股女子少有的英气。夏远随意看了两眼,已经大概知道她的确是功法有问题,周身气息不平衡,要进阶淬体七层是难了。

    受训完毕的夏鸣满头大汗的出来了,哭哭啼啼的新娘子也上了轿,迎亲队伍踏上了回程。

    载着新娘子回了夏鸣家,到门口照例一番热闹,夏鸣牵着新娘子进了门。

    一行人进了院子,夏远伸手阻住夏鸣,“请的尊客马上就到,在这里等下。”

    这里的风俗,尊客就相当于证婚人,夫妻礼成时尊客是应该在场的。

    昨天夏远和葛松南说好了,等夏远一回转,就用神识通知葛松南。毕竟夏远不在的话,葛松南来的就太突兀了。刚才迎亲队伍到门口时,夏远已经通知葛松南来了。

    夏鸣依言牵着新娘停下,小声地问,“到底是谁呀,真会来吗?”

    夏远点头微笑,“鸣少你放心,尊客马上就到,到时你就知道了。”

    一行人在院子里停住,坐在堂屋的家族长老夏峰皱了皱眉,“夏鸣这是怎么回事,停在院子里干吗?”夏鸣大弟忙跑出去问了问,回来答道,“我哥请了位尊客,马上就到了。”

    夏峰眉角一挑:“哦,那就等等吧。”夏峰是夏家七位淬体八层的长老之一,年过六旬自知修行方面进步无望,现在大多数时间都用来经营人脉,为他那一房的后人铺路。这次家族里没人愿意来做夏鸣的尊客,夏峰倒是看好夏鸣,总觉得他发明三阶符纸这事有蹊跷,于是主动要求来了。

    夏峰心想:果然不出所料,夏鸣自己也请到了尊客,看来他背后还是有人帮扶的。按惯例,尊客最少都是淬体七层能神识外放的高手,这次不知来的是谁。如果是位高手,或者是大家族子弟,倒不妨结交下。

    这时其他宾客也知道了,一时也互相议论起来,纷纷揣测这位尊客可能是谁。

    夏钟今天也来了,混在人群中,他是来一心来看夏鸣笑话的。昨天他回去后专门打听了下,家族里没人发现夏鸣有请人的动静。

    夏钟心里笃定,对着身边议论的宾客道:“你们别猜了,不是夏鸣请的,听说是那个去乡下种田的夏远帮他请的。”顿了顿,等周围的人都注意过来后,夏钟摇头叹道,“夏远有什么见识,要是从乡下弄个老农来,那可是丢了夏鸣的脸啊。”

    正在此时,门口负责接待的知客大声道:“郡守府葛真人来贺!”

    众宾客一时大哗,真人是世人对立鼎期修行者的尊称,在场众人谁也想不到今天的尊客会是位真人。夏鸣与真人、与郡守府哪能扯上什么关系,众人都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或许是门口的知客报错了。

    堂屋里的众人也都如此以为,作为主人的夏鸣老爹则是有些发急,“这事怎么能乱说,这知客是怎么回事。”长老夏峰也不以为然的笑着摇摇头,并没当真。

    人群中的夏钟听到之后一愣,然后笑道:“夏远这也弄得太离谱了吧,这要是被拆穿了,可是给夏鸣惹了麻烦。”

    “什么麻烦!!”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