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冷言讥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黎俊柏用不置可否的浅笑打发了阮卿卿。

    明明前几次见面他不是心机深沉的人的,阮卿卿闷闷不乐,下班后走出富通大厦时,面色还沉暗着。

    “什么事不开心。”卫旒笑问。

    阮卿卿脱口便说了。

    “这种事没谈得几回哪能签合约,又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卫旒大笑,东歪西倒乐不可吱。

    阮卿卿羞得满脸通红,为自己的无知,恨不得时光倒流收回说出的话,又想刨个地洞钻进去,再不在黎俊柏面前露面了。

    “你找我爸谈成初步合作意向就行,其他的,自有富通和腾飞合作小组的人搓谈,合约条款也应该是三方法务部的人来草拟。”卫旒笑了许久,很好心地解释。

    “你不是整天只懂吃喝玩乐赛车吗?”阮卿卿好奇他怎么懂得这些。

    “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你以为呢?”卫旒笑,在那个圈子里,老子整天说来说去都是商圈里的事,想不懂都难。

    所以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子会打洞,大约说的就是家学渊源吧。

    黎俊柏走出大厦刚要往停车场走,霎地又停下脚步。

    大路旁卫旒大笑着拍着机车,而阮卿卿则红着脸低头站着,那画面,怎么看怎么刺眼。

    黎俊柏收回目光阔步走,半路上忍不住又回头,阮卿卿没站着了,上了卫旒的机车。

    排量的重型机车,流畅彪悍的半圆弧设计,轰一下油门,隆隆作响,黎俊柏抿了抿唇,快步朝停车场走去。

    卫旒口中的赛车说白了,就是一班精力过剩的年轻人的飙车游戏,不赌钱,只是许样彩头,通常是跟男人一起来的女伴陪胜出者吃饭玩乐,也没有专门开辟的赛车车道,地点就在市郊的一个菜市场。

    没有经过政府规划的野生果疏批发地,每天早上熙熙攘攘,市郊的农民用农用三轮车拉了疏菜瓜果进城,就在那里卖给疏菜水果贩子,那些贩子再批给市内农贸市场的小贩。

    市场没有相关部门管理,地上都是烂蔬菜叶,日积月累,湿滑粘腻,农民和菜贩子在上面行走都得穿雨靴,机车走在上面像走在沼泽地,难度极高,赛车的绝佳场地。

    赛车的规则很简单,从这一头到那一头一个来回,约一千米,谁在路上表演的花样多到终点快,就算是胜出。

    卫旒一直是赛车道上的常胜将军,他到来时,道两旁口哨欢呼声齐动,震天动地,一群穿着奇装异服头发染得五彩缤纷的太保辣妹冲了过来,众星拱月围住卫旒。

    “卫少,你又出山啦?”

    “卫少,你怎么又带着她来了?我给你做彩头,让她下车。”

    ……

    阮卿卿没空欣赏卫旒被众星捧月的盛况,脸色惨白跳下车往一边冲。

    方才来的路上,卫旒的机车像滑不溜手的泥鳅在车流里穿梭,她现在只想吐。

    胸腹间翻江倒海,秽物争先恐后往外冲,鼻腔都跑了东西出来。

    “这就不行了?真娇气。”卫旒推开一班粉丝走过来,嗤笑不已。

    这开的什么车,简直是嫌命长了,阮卿卿嘴唇张开,想说话,又霎地停下,大张着口说不出话。

    众人也一齐呆滞,近百人一齐失了声。

    就在他们来的道路的方向,一辆机车像闪电风驰电掣冲了过来,离得一百米时,车手忽地提车,机车空跳后,一个四十五度角急转,稳稳地落到地面上停了下来,离得不远不近,恰在跟前。

    “好棒!”

    “好厉害的特技!”

    片刻的沉默后,人群爆发出尖叫欢呼,不知谁带的头,一起朝那机车手围过去。

    “天,这人的技术太厉害了,简直比我还拽。”卫旒喃喃。

    “我一定是眼花了。”阮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