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 总算是有先生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得立刻脱了棉袄。杨翁也很稀奇的仔细观察着炕。对于最近在林家村很流行的炕他也听说了,一时没时间请人做,而是不知道原来效果真这么好,这要是推广到全国,尤其是北方,能造福多少百姓呀。

    阿猪围着三郎问长问短,主要是围绕他“烧的红彤彤有没有烧坏脑子。”三郎很认真的回答他的问题,告知他自己好的很,并没有烧坏脑子。阿猪严肃的绕着他转了两圈,点头认同了他的话,承认他没有烧坏脑子,因为他还认得自己是阿猪。

    慕扶疏惦记着做门帘,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林氏帮着将包袱里的衣服拿出来放好,挂棉袄的时候杨翁看到了衣架又是一阵惊奇,林氏傲娇的说这是大娘想出来的,杨翁面色古怪的附和着林氏,将慕扶疏夸赞了一通。

    待人都走了只剩下杨翁和三郎,三郎脱了棉袄,小心的挂在衣架上,拿了件薄袄子穿了。杨翁坐在炕上沉默了一会后对三郎道:“这家人家大人都是没心机的,我们可以安心住下。他家大娘聪慧可人,可惜被大人教的太单纯了些。日后你和大娘好好相处,护着她些。”

    可怜的杨翁,以为慕扶疏被大人教的没了心机,对谁都一腔热情,却不知她显示可怜三郎的身世,后有觉得三郎精致可爱如小宠物般,渐渐起了兴趣而已。而有时候起了兴趣就是动了感情,动了感情就是喜剧或者悲剧的开始……至于对杨翁客气,完全是顺带啊顺带……

    杨翁有了正式的先生,家里需要一个书房。剩下那间有炕的屋子就做书房了。慕仲君按照慕扶疏房间的书桌样式,去村里找人打两套大的,两套小的,再做几个书架,这样书房也齐活了。

    林氏为了欢迎杨翁和三郎,杀了一只母鸡,和蘑菇炖了,味道非常好。三郎吃东西很注重礼仪,完全没有阿猪的狼吞虎咽满嘴流油。慕扶疏自己是经过前世所谓“世家熏陶”的,几次看三郎吃东西都觉得他吃东西不疾不徐,赏心悦目。一个父母双亡的孩子居然这么讲究,是因为有个好先生的缘故?她探究的眼光看向一旁同样慢条斯理吃饭的杨翁,林氏也算是在大户人家待过的,虽是丫鬟也是受过训练的丫鬟(大雾),她吃东西的样子和杨翁就没法比了,最多就是不发出声音,慕仲君更加没法看。

    似乎发现慕扶疏在关注自己,杨翁抬起眼皮看了慕扶疏一眼,对他微微一笑。慕扶疏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仿佛感觉便宜舅舅对他一笑。右手夹了块鸡腿到三郎碗里,三郎看了他一眼,将鸡腿塞进嘴里,耳朵红了。

    阿猪瞪着阿姐,阿姐居然给三郎哥哥夹鸡腿不给阿猪夹!嘴一撇,眼泪就下来了:“阿姐不喜欢阿猪了。”

    慕扶疏莫名其妙。

    阿猪哭的更大声:“阿姐不给阿猪夹鸡腿!”

    慕扶疏:……

    林氏夹了一块鸡肉给阿猪,呵斥道:“三郎哥哥是客人,你阿姐给他夹菜是客气,你怎不学阿姐反而哭了?阿娘平常是这么教你的么?”

    可是平常家里没客人啊……阿猪如是想,至少眼泪止住了。不舍的将碗里的鸡肉看了半天,忍痛夹到杨翁碗里:“先生,吃肉。”三郎哥哥已经有了鸡腿,这块鸡肉就给先生吧。姐控的阿猪不知道自己这是吃醋了。

    吃过哺食,杨翁将慕扶疏和阿猪叫到一旁问了几个问题,阿猪背了一段千字文就开始背三字经,杨翁越听越惊异,再要听下去,阿猪无辜地摇头:“没了。阿姐就教了这么多。”

    杨翁看向一旁的慕扶疏,柔声问:“这是你教的?是什么书?”

    慕扶疏这才相信这时候真没《三字经》这本书。本来《三字经》就是在宋朝才编译推广的,看来那位穿越前辈文科不怎么好,这本上佳儿童启蒙读物没有盗版过来。

    杨翁还在等着慕扶疏回答,她干脆道:“是我教的,这本书叫《三字经》。”

    杨翁又问:“能给我看看么?”

    慕扶疏示意阿猪去拿。阿猪很快拿来了,杨翁接过去一看,整整齐齐的楷书,明显是自己装订的。看向慕扶疏的眼神就更不对了:“这是你写的?”

    “是我默写的。”慕扶疏重点落在“默写”两个字上。

    杨翁没有说话。这本《三字经》朗朗上口,确是小儿启蒙上佳之作。他自问学问五车,天下他没读过的书少之又少,因何这本《三字经》从未听过。又想起大娘的身份,不由默然。世家大族底蕴都深不可测,更枉论大娘可能是……他摇摇头:“这本书能不能给我看看?”

    “可以。”阿猪很高兴先生喜欢他的书,抢在慕扶疏前面回答。

    慕扶疏不置可否。《三字经》而已,她空间里还有《百家姓》、《声律启蒙》,这些都是现在没有的。本来她是打算拿出来教阿猪的,现在有了先生,就听先生讲课吧,阿猪若是要参加科考,还是有个正经先生比较好。

    虽然天气很冷,慕仲君还是烧了水提到杨翁他们房间给他们洗澡。林氏准备连夜赶两件衣服出来给杨翁和三郎。她以前的主家请先生,四季衣物都要主家准备的。

    慕扶疏将棉门帘给三郎装上。林氏才星期杨翁屋里还没有,赶紧先做门帘要紧。

    晚上慕扶疏继续给三郎做保暖**和夹袄。她找了套大人的保暖**拆开,做成现在的中衣样式,但是衣襟没那么宽大,稍嫌紧身了点,虽然不伦不类,穿上绝对不会进风。中裤直接将保暖裤改小了点,当然不是开裆的,她甚至把男裤中间那个洞洞也缝上了。三郎要嘘嘘啥的自己想办法吧……

    有了缝纫机动作就快了,两套**做完不过半小时。夹袄更简单,空间里的丝绵棉袄拆了一件,填到做好的衣服里,夹裤就是把羊毛裤缝在里面,简单得很。上课的时候穿这些正好,这样那匹绿色的布料还剩下一点儿。帮阿猪做**是不成的,林氏会发现料子不同,那就再做件鸭绒内胆的薄袄子吧,林氏总不至于把衣服拆开来,到时候就说自己拿了少量棉花做的就是。想到晚上阿猪的眼泪,慕扶疏叹了口气。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明天哄哄他吧。

    做完阿猪的衣服,慕扶疏想起杨翁,觉得有些别扭。虽然是个赏心悦目的大帅哥,可是他那和便宜舅舅一样的目光看着怎么那样?人,还是算了吧。现在的大娘还是个八岁小孩,帮三郎哥哥做衣服就很了不起了,杨翁就让林氏去操心吧。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