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 算是救命恩人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三人等了好一会儿才等来慕仲君,牛车上已经半满,除了三袋粮食外还有一筐白菘半框萝卜,一大块板油和两斤肥猪肉,三只咯咯乱叫的母鸡。慕扶疏小心的坐上牛车,到家时已经未时了。肚子饿的咕咕叫,林氏热了些饼吃。慕扶疏虽然吃的不多,讲究养身的她还是觉得一日三餐才是王道,林氏也就按照一日三餐来,早晚一般都是粥,中午一顿干饭,有时候晚上会吃汤饼,也就是面条。

    慕仲君一路都心事重重,到了家也一直沉默着。虽然他平时话也不多,这样的情况却少见。林氏也注意到了,吃过饭把东西收拾好,慕仲君去后院*笼,她也跟了过去。慕扶疏迫不及待回房间看书,拉着阿猪去了自己房间。

    阿猪对于阿姐布置的任务都是不折不扣完成的,尤其现在阿姐要教他写字,不再是蘸水写在石板上,而是用毛笔写在纸上,他几乎不敢下笔,就算是粗纸也值不少钱的。慕扶疏的楷书深具火候,全盛时期完全可以媲美书法大家,虽然现在换了个身体,协调性还有待练习,但教一个小孩开蒙那是小菜一碟。

    在纸上写了人之初性本善六个字,教阿猪念了几遍后又抓住他的手写了几遍,接下来让他自己写。慕扶疏在书店问过老板,这时是没有《三字经》的。慕扶疏觉得《三字经》比《千字文》更适合给小孩开蒙,阿猪学过一些《千字文》,她没有继续教下去,自己默写了《三字经》教他。

    阿猪乖巧的坐在书桌旁写字,慕扶疏在椅子脚下垫了块特别打造的木板,不怕他够不着。她自己拿了游记倚在炕上看。

    这几本游记是古代特有的散文文体,摹山范水、专门记游,以描绘山川自然、风景名胜为内容,写旅途的见闻和对大自然风光之美的感受。内容不错,但文体艰涩,慕扶疏看得有些吃力。

    她大学念的是金融,读了两年实在爱不起来,就通关系转到生物工程系,还是不感兴趣。反正她是不担心毕不了业的,在后来那两年里在学校到处乱转,转到哪个系就进去上两节课,搞到后来自己都不知道乱七八糟学了多少东西,反正和文科的教授也能聊几句,理科的实验也能做一些。更甚者混进去看医学系解剖,教授要求学生上来协助,那些临床医学生都吓的惊若寒蝉,她自告奋勇上去打下手,还很认真的问东问西,完了教授赞许的问她叫什么名字,鸡同鸭讲了半天才知道她是来混课的,搞的一屋子人表情都很精彩。

    几本游记看完,慕扶疏扶额兴叹。

    那位疑似穿越前辈的隋炀帝同志大概没学过历史,远远的朝鲜日本打下来了,近的突厥却没有统一,百年来一直有小规模战争,尤其是一到冬季就要打仗。这时候的突厥就是后来的蒙古,元朝是蒙古人打下来的,清朝的成立也少不了蒙古人的帮助。

    穿越前辈为什么不先把突厥打下来呢?难道是那位穿越前辈对日本和朝鲜的痛恨远超蒙古?这也有可能,毕竟在前世新中国成立时,突厥已纳入了中国版图,而朝鲜日本……嗯,差不多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了。

    阿猪见阿姐看书速度这么快,不由更认真的写起大字,总有一天,我也会和阿姐一样认识很多字看很多书的!

    慕扶疏懒懒合上游记。现在的大齐听上去兵强马壮,但每年都会和突厥打仗。突厥人总是先扰边,杀人抢物,这边打过去他就缩回去,你撤回来他继续杀人抢东西。一年年这样拖下来,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军需。按慕扶疏的想法,这个民族,打是没用的,要么就一气拍死。当然这些与她无关,蜀地离突厥远着呢,再怎么打也打不到这里来。

    慕扶疏和阿猪在房间里待了一下午。林氏进来叫他们出去吃哺食时,慕扶疏发现林氏心事重重,眼圈也有点红。阿猪也看出来了,担心的问阿娘怎么了。林氏眼泪一下子出来了,摇头道:“你们阿爹说穆家村……被烧了……婆婆阿爷大伯三叔小姑他们不知道有没有逃出来……”

    慕扶疏震惊了,那明明不是瘟疫,怎么还会招致屠村?林氏见慕扶疏表情很怪,忙擦了眼泪道:“我们出来的时候你们阿爹叫他们快跑的,也许他们都没事。”林氏虽然恨那几个极品,大伯子一家还不错,若真的被烧死,她心里也不好受。

    慕扶疏震惊只是一瞬间。当时都说了叫他们跑,他们上路时也看到家家户户都在收拾东西,虽然这次灾难可能真是她带来的,但放火烧村的可不是她。记忆中那个村子就没几个好人,嗯,慕扶疏脸红了一下,算是给自己找借口吧。

    其实慕扶疏真的想错了,那场灾难真不是她带来的,和那些药也无关,真正的罪魁祸首是那只兔子。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慕仲君似乎很难过,哺食也没吃。林氏也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快吃完的时候,慕仲君哑声道:“我想叫人带个信给小弟,给他捎点银子。他在书院念书,家里出了事,怕是没钱交束?了。”

    慕扶疏脸色一沉,林氏脸色也不好看。好不容易安定下来,摆脱了那一家子极品,若是被他们知晓行踪,保不齐一家子又要跟来,到时候可不又要回到那种叫人痛不欲生的日子?她可不知道自己这次能不能忍住不拔枪杀人。

    “阿爹。”慕扶疏很不自然的叫了一声,上辈子叫爸爸的日子几乎遥远到记不清了。清了清嗓子道:“你捎银子可以,不得把地址告诉他们,我不愿意他们跟来。”

    慕仲君脸色更难看了,不过并没有多考虑便应道:“好。”他知道家人的心性,大娘是被吓怕了。

    慕扶疏满意的点点头,对林氏道:“既然要捎银子,那也不能吝啬了。就捎二十两吧,笔墨纸砚都贵。”

    记忆中小叔人还不错,若真能读出名堂倒也是好事一桩。

    林氏应了。慕扶疏没有发觉自己已经越来越有前世气势,都是她发号施令,底下人绝对服从。慕仲君和林氏对她说的都照做让她一时忘记了伪装。

    不久第一场雪就下来了。慕扶疏前世生活在北方,雪景看得多了也不稀奇。阿猪却高兴的很,雪停后就迫不及待跑出去玩。慕扶疏拿了那匹绿色布料给三郎和阿猪做棉袄。她现在穿的是林氏新做的厚棉袄,坐在屋子里还嫌热,出门就冷了,棉衣虽厚但里面就一件单夹衣,一动就感觉空落落的穿风。她想起保暖**和羊绒衫,决定晚上进空间好好找找,总有小号的吧?

    大概是玩雪时间过长,阿猪下午就开始打喷嚏流鼻涕。林氏煮了浓浓的姜汤给他喝,辣的他直吐舌头。慕扶疏心想待会偷偷给他吃点感冒药好了,这时代医术落后,小小一场风寒也是能死人的。

    阿猪下午被拘在屋子里写大字,慕扶疏把感冒药泡在果汁里给他喝。阿猪喜滋滋喝完,擦擦嘴道:“阿姐和阿猪的秘密。”只要是阿姐给他吃的没吃过的东西都是秘密。

    慕扶疏吓唬他:“下次再出去受了冻可是要发寒热的,热的受不了人就会烧起来,浑身红彤彤的像个虾子,烧退了,人就变傻子了。阿猪想不想变傻子?”

    阿猪连连摇头:“不要,阿猪不要变傻子。”顿了顿又疑惑道:“那三郎哥哥岂不是要变傻子?”

    慕扶疏好几天没见着三郎了,此时听阿猪提起先是一愣,继而反应过来,紧声问:“三郎怎么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