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入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再这么赚个一年,咱们回乡就能盖好几栋房子了。”

    “这点钱也他妈算是钱?”白宝国鄙夷的说:“只要你们办事办得漂亮,能给老子争脸,一次多给你们个五六万也不是问题啊。”

    “这么多.......”二哥把想要跟白宝国谈谈的心思压了下去,忍不住惊讶了起来。

    这条道风险大,回报也大啊,可是赚了钱没命花也不是好事.......

    二哥纠结了。

    “我知道你们的心没留在这里,但我还是想多嘴劝劝。”白宝国微微侧着头,看着车窗外迅速变换的路景,语气很认真:“你们回去了也是种地,一年能赚多少钱你们自己也清楚,在我这儿你们能赚很多,别人赚不了的钱你们能赚到,因为你们有这个本事!”

    白宝国的最后一句话瞬间征服了傻哥,因为他觉得这话听着就舒坦。

    不光是傻哥这么觉得,连二哥也这样觉得。

    士为知己者死。

    两个在城里经常遭人白眼的农家孩子,能有一个地位很高的人在诚恳的说这些,而且丝毫不是虚伪的在客套,就这点白宝国确实让二哥他们心悦诚服了。

    “我身边缺人,你们留下来帮我,钱我有的是。”白宝国笑了笑:“我是做什么事的你们也知道了,丧尽天良的事我没少做过,但你们可以选择不做,只要帮我办办人就好。”

    “这算是杀手吗?”二哥苦笑着问,拿钱帮忙办人不就是杀手吗?

    “也可以这么说,但你们这是靠本事赚钱,不丢人。”白宝国说话很直接,跟二哥他们算是开门见山了:“人就这么一辈子,你要是不去拼一拼,这辈子都可惜了。”

    二哥没再说话,陷入了沉思。

    “我觉得你们这辈子就不该平平庸庸的过去,妈的,男人活的就是一口气!”白宝国说着说着猛地一拍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能看得出来,你们俩都不是庸碌之辈,金麟岂是池中物啊!”

    听见白宝国文绉绉的话,二哥跟傻哥都表示没怎么听懂,但多少还是能听出其中的意思。

    “老大成文化人了啊。”吴师爷忍不住笑了出来。

    以上的那些话都是很久前吴师爷对白宝国说过的,只不过他话里的金鳞是哑巴,并不是二哥他们。

    虽说过了这么久,但白宝国还是想起来了,因为他感觉这话用来形容二哥他们太贴切了。

    “成吧.......”二哥犹豫的说道:“白宝哥您看得起我们两兄弟,这点我得谢谢您,只要您别让我跟我弟弟办些违法乱纪的事.......”

    这话说得很矛盾,违法乱纪的事,自己不也干过好几次吗?

    二哥越说越纠结了。

    “妈的,不会说话就闭嘴。”白宝国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好好办事,总有一天这城里没有人会不认识你,出人头地啊。”

    “谢白宝哥了.......”

    无论在什么年代,钱都是最吸引人的东西,有钱能使鬼推磨啊,更何况是那个从未见过这么多钱的二哥呢?

    二哥跟傻哥都是在穷苦里长大的孩子,他们知道穷这个字有多可怕,所以他们贪。

    就这一点我很佩服他们,因为他们对于自己的贪心都很坦然,从未虚伪的掩饰过,比很多道上满口道义的杂碎们强太多了。

    在2014年的春节,二哥跟我还有傻哥坐在东北大炕上,聊起了这件事。

    “二哥,你恨白宝国带你入道吗?”我认真的问他。

    “说真的啊,我不恨他带我入道,只是谢谢他。”二哥笑得很轻松,完全不像是在说白宝国这个害得他毁了一生的仇人。

    我得到答案后依旧不解,只能继续问:“他如果不带你入道你会最后落个蹲苦窑的下场?”

    “做人要恩怨分明,毕竟他当初救了我跟你傻哥一次,如果包工头的那事他不动点关系保住我们,恐怕我现在不是死了就是还在牢里坐着,所以我不恨他,我谢谢他。”二哥说完,拿起一粒桌上的花生剥开,丢进了嘴里:“而且说到底也不怪他,只能怪我跟你傻哥确实贪心,我们穷怕了。”

    恩仇分明,不单看一面就决定是恨还是怨,这确实是二哥的脾气。

    可能也因为他为人耿直的这一点,所以白宝国从未防备过他,而是真心的把二哥跟傻哥给留在身边,作为白宝国他自己真正的底牌。

    “没有他保住我们,也就没有以后的事,是在黑道里赚着大钱丧尽天良的活着,还是被包工头他们送进牢里憋屈的蹲着“被自杀”,到了现在,我肯定也会选前者,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