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会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借个jb借。”白宝国骂着,一脸的不耐烦:“滚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哑巴的衣柜里就有,叫大傻也换上,跟老子去开会。”

    “啥?”二哥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用手掏了掏耳朵,疑惑的看着白宝国问道:“黑社会还兴开会啊?”

    白宝国气得一脚就把二哥给踹到了一边,嘴里骂骂咧咧个不停。

    “妈的!!我们还他妈开三中全会呢!!!”

    为什么白宝国大清早的会这么生气?

    傻哥坐在出租车上,很认真的猜测着真相,直到最后他们这群人下车的时候,傻哥已经聪明的猜出了三个白宝国生气的原因。

    第一,大清早的没买到餐点,这个的可能性有,但是很小。

    因为白宝国属于牲口的类型,他只要想吃东西了就不会有买不到的情况发生。

    哪怕是时间太早别人还没开店,他也会很客气的直接砸门,叫人开店卖吃的给他。

    第二个原因可能性百分之一。

    大清早的有人说他丑,而且是很直接的那种,彻底打击到了白宝国的自尊心。

    说实话,白宝国确实丑得感人,但二哥觉得应该不会有人说出来,谁敢说谁死,所以他觉得这个可能性太小了。

    第三个原因吧,白宝国遇见烦心事了。

    “我猜对了吧?”傻哥问二哥。

    “你可真是聪明啊........”二哥牙都咬出声音了,心说你傻也不带这么傻的,是个人都会想得出第三种答案啊!

    听着傻哥的这些话,吴师爷就在一边笑得不行,连说傻哥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白宝哥到底咋了?”二哥不解的问道。

    “老狐狸用你们的事做文章,说你们给《东和贵》丢人了,还得说老牙的事。”吴师爷摇了摇头:“他还说白宝哥到处给社团树敌,这纯属就是没脑子的人才能干出来的事,你说白宝哥能不生气吗?”

    二哥皱紧了眉头:“难道这算是我们给白宝哥惹麻烦了?”

    “跟你们其实没多大关系,就是他们故意在针对白宝哥而已。”吴师爷安慰的拍了拍二哥的肩膀,一脸敬佩的说:“你们的那件事我也听说了,你们不丢人,三十多个弄你们几个,这有什么丢人的?。”

    二哥苦笑着说不出话来。

    “一会儿上去了你们可能要受点苦头,但一定记住,千万不要还手。”吴师爷的表情无比凝重,他也是知道二哥他们的脾气,所以叮嘱的力度很大:“只要你们还了手,白宝哥就真的麻烦了。”

    “啥意思?”

    “上去就知道了。”吴师爷说着,把头抬了起来,看了看面前茶楼的牌匾,笑着跟上了白宝国的步伐。

    东勇伯是个老糊涂吗?

    吴师爷在上楼的时候不禁自问,想了一下,他还是觉得自己原来的答案是对的。

    东勇伯不是老糊涂,否则他不会做出偏袒狐狸的举动。

    实际上东勇伯根本就不想看见《东和贵》内斗时有一方落败,因为只要有一方输掉了这一局棋,那么他的下场无非就一个。

    如果白宝哥输了,那么他的结局就是死。

    虽然老狐狸平常没表现出来,可东勇伯这个老人精却能看出,狐狸是个很聪明的混子,而且他的野心也是最大的,心高气傲的他压根就不想有人能在自己脑袋上站着发号施令。

    等他一家独大了必然会给自己送终,东勇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不敢让白宝哥输。

    同理,如果老狐狸输了,那么他的结局依旧是死。

    白宝哥可能最开始没打算让东勇伯死,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让他退位,然后自己成功上位,但东勇伯在偏袒狐狸的那一天开始,白宝哥的心思就变了。

    “既然都帮狐狸了,那么就是我的敌人了,干脆全都弄死吧也省得麻烦。”这个就是白宝哥的心思,东勇伯能猜得出来。

    白宝哥是个狠人,还是个记仇的狠人,所以东勇伯不觉得他会放自己一马。

    他最开始不帮狐狸的话,那么狐狸就肯定得输给白宝哥那个兵强马壮的狠人,而他就得退位以换来一条命。

    他帮了狐狸的话,勉强能用两足鼎立来保持平衡,但白宝哥可就把仇记上了。

    让那狠人记仇了可不是好事,他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啊.......

    又不能让两边任何一方的人输,也不能让人赢,在偏袒狐狸的时候,还得保证狐狸不会一棒子把白宝哥打死。

    做人确实挺难的,万事都充满了矛盾。

    吴师爷想着这些复杂又充满变数的东西,慢慢整理着自己的思路,琢磨起了接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