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下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前面还连番就要你死的架式,转脸儿就赏下来了。

    武梁当然明白,这示好不是对她的,是做给程向腾看的。

    程向腾有早起的习惯,一早就走人去晨练去了。但是这不要紧,自会有人用合适的方式将此番行赏传达到他耳朵里去的。

    能让那么横行的二奶奶这般屈尊示好,自然还是程向腾的态度让她有了危机感或什么别的想法,于是收敛了。

    知道忌惮就好,忌惮到不敢动自己,甚至再忌惮到不能动自己,于是她就可以安枕无忧了。

    所以她的努力方向,就是让她越发的忌惮。

    武梁笑着对来送赏那丫头道:“你帮我禀二奶奶一声,就说二爷怕是要回正院午膳呢,可以先备些二爷喜爱的吃食。还有,晚上二爷也会歇在正院的。”

    关于午膳,程向腾提过一句。至于晚上么,却是一般推断。——程向腾说为着腕上有伤怕被追问,避着二奶奶。只是如今伤已经好完全了,没可能他还不睡老婆。再者明天洗三,哪怕为着面子,今儿晚上也要安抚一下唐氏的吧。

    反正她也就说说。男尊女卑时代,不流行男人向女人交待自已的行踪,所以信息很有价。她若说准了,就够致庄院那边思量半天的了。而若没说准嘛,就是男人更改了行事,她也不需要负责。

    那丫头应了,回去报给徐妈妈知道。

    徐妈妈打赏之后,就着急等着,看看能起到点儿什么作用不能呢,如今听了这话果然又是一愣。

    照丫头的说法,二爷当时并不在洛音苑里。若是早膳,可能二爷临走时说一句“你安生养着,我回正院早膳去”之类的话,透了信儿也寻常。

    可这午膳跟晚上呢?那妩娘是知道二爷要回院才敢这般说呢,还是那妩娘收了赏高兴,有把握劝动二爷,所以敢这般做二爷的主?

    一边悄悄让厨房备着,一边让人留意着二爷动向。

    果然到午膳时候,程向腾就回了致庄院了,不但在院里开饭,还和唐氏一起歇了午觉!

    然后起来还询问了唐氏些洗三宴准备的情况,说什么明儿个可都是至亲好友啊,要招待得丰盛一些才行什么的,两人絮絮说了好一会儿话。

    小儿洗三嘛,来宾大部分都是唐氏娘家人,府上早就准备得满满当当的好东西待客,程向腾也算白问一句。

    唐氏心下暗嘲,不论如何,这程二爷还是在意她唐家的,不然也不会巴巴地跟她交待这些。

    然后到了晚上,程向腾更是早早回了正院。

    终于睡上了。

    唐氏心里不爽仍在,但到底有些回暖之意。毕竟外出回归后的第一炮,还是朝她开的。

    ——她不是没想过,程向腾若真给她没脸到底,睡完了这个还可以去睡别个,反正回来后已经在正院歇过一晚,办不办事儿的都算给过她面子了。而按日子算,如今已经该轮到别的姨娘处了。

    但徐妈妈,默默地惊了。

    啊呀嘿哟,这情形,相当严重啊。

    二爷就病在洛音苑那里,那位好了他就好了,那位受了委屈,他就给奶奶些委屈受?奶奶若还是转不过弯来,只怕真得吃大亏。这事儿,得好好跟夫人说道说道,好生劝劝奶奶才是啊……

    不说徐妈妈这里暗自打算,却说洛音苑那里,接了一匹料子的赏也改变不了什么,武梁依然以躺平为主。

    不过她总觉得唐氏这般行赏太诡异,好像整个人要从那种口鼻朝天趾高气扬对人道:“你,去死!”要转变为在暗处默默地冷哼:“瞧,还不是得死……”让人有种被悄悄盯着的另种紧迫感。

    武梁于是更加积极备战,尽可能多的知已知彼。

    曾妈妈是府里老人,生在府里长在府里,几辈人为程家服侍,对程家真是知根知底儿。想着武梁进府的时候短,进府后又大多圈在洛音苑里出不去,只怕知道的事情真不多。见武梁问,便尽心尽力的把程府的历史细细讲来。

    而桐花,她较熟的主要就是程向腾的后宫,一个老婆,四个姨娘,开了脸的通房们,以及各位女人身边得脸的丫头婆子们,院里粗使的曾经同僚们……诸如此类,也很详细。

    ···

    这是个什么地界儿武梁还没有搞清楚。年份时代陌生,地理位置不详。只不过房屋构架,家什摆设,人们穿着打扮,言谈行止……就是古装剧吧。

    这剧发生在据说叫大汤朝的京城安邺。

    程家祖籍清州,原不过是清寒人家。到了程向腾先祖爷爷那一辈儿,总算出了颗好苗子,就是他先祖爷爷。这娃从清州的小镇上跑出去混,可能是捞偏门,可能有什么际遇,反正腰包鼓了之后来了京城安邺,在安邺城郊买下了百亩良田,还在安邺城内买下了小小宅子,然后又接了爷娘老婆一家子过来,算是彻底在京城安了家。

    然后是他祖爷爷,脑子灵活,拿了家里本钱做了行商,生意通达三江,赚钱是把好手,倒把家底折腾得越发厚实起来。在京城这地界儿,敢称富的,那就是真的富了。而这位新富是个有眼光的,温饱后不是思□□,而是打算起子孙的未来了。他坚持不让儿子跟着他行商赚钱,反把儿子都撵去读书习武去了。

    到底是农不农商不商,没根基没名堂的小姓人家,在京城这地头,并不是有钱就好使,总之当时是连个有名望的先生都请不上门的。

    倒是他有一儿子,就是程向腾他爷爷,有了大出息。

    这娃小小年纪就善结交,竟认识了好几位达官贵人(曾妈妈说是得贵人赏识,想来都差不离一个意思)。然后经常到达官贵人家蹭书读,蹭武练,竟长成了一个文武全才不可多得的有为青年。

    然后某年外敌蒙国入侵边关兵乱,此有为青年就报名入伍,一路砍杀,从小兵直做到了副将。再后来更是在京城被困时领兵回援,破敌围勤圣驾,年方三十,就一举封侯,铁帽世袭。

    这位第一代侯爷原有几个兄弟,破京围的时候冲锋在前死光了,只剩下他一个。再然后他做了近四十年的侯爷,经历了两朝,都领兵戍边,英勇御敌。然后他几个成年儿子又先后战死,只剩一个老来子,就程向腾他爹。

    就这样一代侯爷也不溺爱,扔在军营里摔打,做马卒,做斥侯……低阶的,危险的,百无禁忌的淬练。

    总之这位第一代侯爷就这样以几个兄弟的命,几个儿子的命,用自己的身先士卒勇敢拼杀,加上能耐智慧,铁腕治军,彪悍功绩……带出了一支勇猛铁血的程家军。

    然后是程向腾他爹,第二代侯爷。如果说一代侯爷是战功,那么二代侯爷就是守功。

    他爹死的时候,这位不过十五六岁,小小年纪袭了候爷爵。这在京城里也不算啥,有的是少年闲散王公。但做为个实职侯爷,并且领的是大军,要治军布防,护卫边疆,面对的还是大汤最强劲的敌手蒙国,是挺能吓到些人的。

    当时的朝堂上就出现过不少反对的声音。但因为程家军中大部分是跟着程老侯爷一路拼杀上来的,恩义俱全什么的,反正大伙儿更听程家令。

    有程家军力挺这位小侯爷,圣上就不得不参详此情,怕别人上任一时也罩不住,边关有了漏洞蒙国趁虚而入就不妙了,便让小侯爷立了令状,然后才让他承了父职。

    小侯爷领兵后硬是没丢他爹的老脸,保得边关安稳几十年,没让强敌蒙国侵入一步。程家军依然威名赫赫。

    可是程家到底靠军事起家,于武斗上不弱,于朝堂上,显得就无力了。

    所以程向腾他爹晚年那会儿,就出过点儿事儿。

    京城里皇子夺嫡。

    太子母族本就势弱,皇后去世后又无人在皇帝耳边吹风,于是这娃就苦逼了。被那亲妈得宠能吹风,外祖势力又强劲的兄弟虏王逼得几无活路。

    当然世家大族势力只是其一,重中之重还在军权。

    别处的驻军统将都或多或少和朝堂上有些扯不清的连带关系,眼看着京城局势一边倒的明朗,便差不多都站了队。

    但程侯爷做为领兵最多的一支军将,却拒不站队,拒不参与党争。并宣布程家军只听君令,只接君命。

    于是自然得罪了人。

    不知是皇帝晚年昏馈还是被把持了朝政,反正很多政令很瞎。不久后兵部就下了那么一道令,让镇北侯爷回京,同时让出军权给充州郡守腾万良。

    将在外,圣旨都要考虑考虑呢,何况兵部那莫名其妙的一道令。

    加上此时朝堂上正局势诡谲,形势敏感时候呢。程侯爷政治细胞再缺,也知道事有不对。

    他便以兵部手续不全为由拒不履行。

    还缺什么手续?缺圣旨啊。调侯爷回京,没圣旨谁鸟你。

    但此时皇帝已经病得爬不起床了,朝政掌握在强势一派手里,哪有圣旨。不过程侯爷不识抬举,自然有法整治他。

    于是兵部也以上不批复为由,拒不拨放粮草。

    那时程侯爷治下驻军约四十万。四十万大军啊,要断粮!再铁血再纪律严明的军队,可以暂时不发饷,但能让人不吃饭吗?消息传出,军队差点哗变。

    可程侯爷朝堂机变可能不行,但治军行军那是有真本事的。

    当即宣布将程家家底全部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