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心尖子痒痒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上了土坡头,秀娘就到家了,刘氏从木盆里把她家的衣裳拣出来递给她,笑么呵的让她得空了串门去。

    秀娘接过衣裳笑应了一声,等刘氏走了就进了院子。

    楚戈正拿着柴刀在劈竹竿子,瞅着好像是先前叫她劈掉一截子的那根。

    秀娘又往后瞅了瞅,只见堂屋外头立了根粗头的高个儿竹竿,估摸着是楚戈才上山新伐的。

    楚戈劈下一刀,抬头赶好瞧见秀娘,他木木的说了一句,“回、回来了。”

    早先他下山见屋子里没人,问了在外头耍闹的楚安,才知道秀娘洗衣去了。

    “嗯,才我跟六嫂下河了,遇着杨大嫂她们,陪着人儿唠了会子话儿。”

    秀娘说着径直走到墙角那块,把洗好的两件衣裳搭到晒衣绳上,架到一旁好着不挡道么。

    她把衣裳摊开扯了扯,左右衣角都给扽直了,瞅着满意了才收回手。

    这边忙活完了,秀娘就到灶里瞅了一圈,琢磨着晚晌要烧个啥下饭,可她搁灶里不熟,啥啥都没寻到。

    出来正想问问楚戈,却见他还搁那块站着,直勾勾的瞅着晾衣绳上他自个儿的那件衣裳。

    她奇怪的皱了皱眉头,过去杵在他边上,顺着他往过看,“咋了,我没洗干净么?”

    楚戈一怔,随即偏过头来,正好对上秀娘那双水透透的眸子,面前小女人离得近,近的连呼吸都扑到了他的脸上,轻轻柔柔的,还、还酥酥麻的。

    心窝子里扑通一下,楚戈绷着张脸往后退了退,讪讪的张了张嘴,“你、你离得我太、太近了。”

    秀娘愣了下,只见楚戈支吾完这一句便低下头,继续忙活着手头上的事。

    这会儿楚戈劈的是竹筒子,不是柴禾木桩子,用不着抡胳膊使劲儿,拿着柴刀一磕一敲就得了。

    他扯了把小凳子坐下,那红透了的耳头赶好就显露出来了,秀娘瞅着忍不住一笑,这么个大男人,还挺啬面儿的。

    秀娘心尖子痒痒的,干脆蹲到楚戈边上,手肘撑在膝盖上托着下巴,睁着那双眸子直瞅着他。

    “楚戈,你上了山了咋不拾些柴禾回来哩,家里的可烧不到两天了。”

    叫那双水眸子直挺挺的瞅着真是不自在,楚戈顿了下,动动身背过了点儿,心里直犯嘀咕。

    秀娘是咋的了,她以前可没几句言语给他,更别说像小香儿一样杵在他身边了。

    且,今儿她的话也勤了些。

    楚戈寻思着,抬眸窥了秀娘一眼,那巴掌大的小脸没抹那些子红胭脂,瞅着是舒服,刚笑起来还带着俩酒窝哩。

    想起上次下雨,村子里闷得不成,一动就出汗,秀娘睡了个午懒,起来就瞅着她抹的那些个糊了一脸,还、还是这会子好看。

    他定定神,瞅着秀娘正瞧着他,就闷声回了句,“今儿山里湿气,柴禾都是潮乎乎的,没晒日头的不好用”

    “哦,是哩,晌午你就这么说来着。”

    秀娘点点头说着,楚戈又悄悄的瞅过来了,而秀娘赶巧也回过脸来,“那你就把之前那根子竹竿给劈了当柴烧啊。”

    跟前小女人凑的紧,楚戈冷不丁的晃了下身子,把竹筒子扫到一边,还差点让秀娘给挤兑到地上去。

    好在秀娘拉着住了他,俩人儿又挨得更近了些,“咋了?我吓着你了?”

    这回是真真烧脸儿了,楚戈讪讪的摇了摇头,稳住了抽过胳膊,连头也没抬,忙赶着去拿滚远了的那个竹筒子。

    秀娘就这么瞧着,终是绷不住的笑了出来,刚瞅着楚戈红了耳头,她寻摸着自个儿还没见过害了臊的大男人呢,就使了坏心眼想逗逗人家,没成想这直愣子还真就随了她的愿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