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搁了她这样多年,至于九贤王,妾身虽不能爱她,可是您都把她给忽悠来了,少不得也要真心待一待,免她想家,或觉得委屈,不过这话,您要是敢在她面前提,您就等着吃榴莲吧!”

    南宫舞天狠狠威胁了南宫明秀一把,怕她一高兴,说漏了嘴,那左铭源知道,岂不是要笑她?国王的威严绝对不允许别人泄密。

    “好好,我绝对不会说,我要是说了,就让我变成小乌龟,怎么样?”南宫明秀笑着,眨巴着那双天真无辜的眼,南宫舞天丢她两个白眼球,有人又在装无邪了。知道南宫舞天有心待左铭源,她又开始高兴的飘起来了,吹了两下响亮的唿哨,被南宫舞天瞪眼睛,都说别吵醒左铭源了,还这样得意,南宫明秀捂着嘴,弯着腰开溜了。

    只是她想要取笑的话呢?哎!刚走到门口才想起来,忘了!罢了罢了,来日方长,不怕找不着机会的。

    待南宫明秀走后,南宫舞天起了床,出门前见莲蓉和丝蕴已找到这里,很是担心,又不敢进来,她见着,忙与她们道:“贤王还在里面,你们要是想进去找她,就进去吧!”

    莲蓉回道:“多谢陛下。”她也不知这一晚左铭源可过得怎样,拉着丝蕴就进去,匆匆忙忙的,差点被门槛给绊了。南宫舞天见着,愣一愣,这两丫头这样急切,难不成她在这两侍女眼里就是一只老虎,会把左铭源吃掉不成?

    这故事分明不是这样!

    南宫舞天离开前,告诉门外的侍女,道:“要是贤王醒来,就领着她去吃早膳,且告诉她,妾身在御花园等她。”说完这些话,南宫舞天自己先去填肚子了。

    只说南宫舞天去后,莲蓉和丝蕴找着左铭源,见她还在睡,两人互看一眼,见她没事,心才安定,又见她熟睡,不忍吵醒。一直在等着,等左铭源醒来。

    左铭源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睁开眼睛来,一入目就是莲蓉和丝蕴的脸,两人正研究她的睡相,不妨她醒过来,眼睛一睁,一点预兆都没有,把两人吓一跳。

    “殿下。”莲蓉带着有点儿嗔怪的口气道。

    左铭源看看屋内,重重帐幔已被揭起,左右各用钩子勾住,屋里有许多人正在擦拭,门外的阳光也照出长长的影子,她坐起来,“什么时辰了?”

    “还问什么时辰,太阳都晒屁股了。”莲蓉笑道。其余侍女听见,一个劲儿暧昧的笑,不知道脑瓜子想到啥事上去了,看的左铭源颇为不自在。

    她回避着,问莲蓉、丝蕴,“你们怎么在这里?”

    “陛下让奴婢们来的,估计是怕殿下用别人不顺手,殿下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左铭源捏了捏睛明穴,“没有。”心道:“这个南宫舞天,没事让这样多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把我当动物园的动物似的让人欣赏,以后还怎么出去做人,起来的时候,也不喊我一声。”最最该死的,她竟然睡的这样死,可能是在船上这些日子,没能睡上好觉,那薄薄的板子,硌得她的背,生疼生疼。人一沾上好床榻,连身体都犯起懒来。她当下道:“我这就起来。”她拿过衣服自己穿了,要出去吃东西。

    走到门口,有侍女把南宫舞天的话告诉了一遍。

    “我知道了。”

    左铭源走出寝宫,迎面就是刺眼的阳光。这天的天好得出奇,而莲蓉、丝蕴跟在她身后问她,“殿下怎么不走了?”

    “这就走。”不晓得南宫舞天找她何事,还交代是御花园,她想了会儿,实在想不出,而肚子竟不争气的咕咕的叫个不停,在前面带路的侍女想笑,可是怕被责备,只好忍住。左铭源摸摸肚子,道:“走,你们吃过没有?”

    “吃过了,因为惦记着殿下,就过来瞧瞧。”

    还说惦记她,分明是把她忘记了,算了算了,肚子是头等大事,吃过早膳,又被领着去御花园,左铭源人还没到,左眼皮就跳个不停,她摸了几下,要安抚好狂跳的眼睛,可是不听话。

    绕过一层一层的拱门,绕过亲兵,远远就见一排人站着,花枝招展,格外显眼,那不是十八位公子,还是谁?他们站在那里,听南宫舞天训话。

    左铭源看见,心道:“他们怎么也来了?”难道做老公还要考试?她目力所及之处,也是菜多,花少,这不是御花园么?怎么花少得这样可怜?

    左铭源心里一阵乱猜,而南宫舞天高高在上的坐着,早见着一抹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往这边来,她勾起嘴唇,好玩的游戏正式开始了。

    这个左铭源,竟然敢睡到这个点,比她这位国王还懒出一个新高度,不好好的给点下马威是不行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