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四十一章

    韦璧云恼一会儿,待情绪过去,又心凉一会儿,她想不到南宫舞天这样快就有行动了,到底是容袖里说气她的话,还是真的?

    她心里恐慌,怕那个事实是她不愿意接受的。眼睛望一望天,又泪汪汪起来,可不是么,她想着就觉得心酸,可是南宫舞天说过——她无法爱人,所以她也不会爱左铭源,韦璧云这样说服自己。

    “就算两人有了什么,也绝对不会是因为爱。”这就够了,她韦璧云还不曾输。不过这些年来,国王很寂寞,这个人不是左铭源,也会是别人,她没必要嫉妒的。韦璧云用这个想法说服了自己,就往南宫舞天的寝宫去了,侍女们待在门外等着。她上前问道:“陛下可起来了?”

    “回韦大人的话,陛下还未醒。不知韦大人前来,是否有要紧事要找陛下?”

    “是。”

    侍女只好轻轻推门进去,隔着重重帐幔,低身弯腰下跪请安,“陛下!”也许国王已经醒了,也许没有。如果没有醒,还得温柔的再三的请示几遍。

    不过她运气不错,南宫舞天已经醒来,正侧着身子,单手撑那,看左铭源的睡姿,这个左铭源又用双手抓住被子沿了,这算什么睡姿?而且昨晚还给她唱歌,要命的是她竟然被‘哄’睡了,南宫舞天想起这个不是一般恼火,她又不是孩子,不需要‘哄’,左铭源简直把她当小女孩。

    一想起这个,南宫舞天无比害羞。她是大人,不是小孩子!等左铭源醒来,她得和她掰扯这个问题。这时有侍女推门进来,想是有什么事。

    南宫舞天隔着重重的帐幔,问道:“什么事?”

    “韦大人来找您。”

    南宫舞天想一会儿,知道自己错过了上朝的时辰,这些个大臣不安了,就回道:“你告诉她,妾身平安无事,今日不早朝,刚从海上归来,这次有倦意,多谢各位爱卿的关心。”

    侍女依照原话说了,韦璧云道:“知道了。”尽管如此,她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往里看,但是这长远的距离,只让她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韦璧云正犹豫,南宫明秀却甩着帕子来了。

    “璧云。”

    韦璧云上前请安,“微臣见过国母。”

    “免礼,你做什么来?”

    “大家都很关心陛下,让微臣过来问问。”

    “她还没上朝?”

    “说是不上,要是国母没什么事,微臣先去回复。”

    南宫明秀哼哼唧唧道:“嗯嗯,那你去忙。”一面看着韦璧云走远了,才斜着个嘴儿,这韦璧云看起来很没精神,该不会昨晚担心的没睡着,“哎!”她叹口气,这就是感情,没有什么先来后到,又最最无情,勉强不得,她看着韦璧云就很好,可是感□□,不是一句‘很好’,就解决得了的。所有的无法在一起,归结起来也不过是——无缘。

    南宫明秀这一转身,就要进去,被侍女拦住,她们可是得了国王的口谕,不许外人随便入内。但是南宫明秀说:“我是外人吗?起开,我要见舞天。”她就这么大喇喇的冲进去,侍女拦都拦不住。

    侍女那里在小心求赦免。

    南宫舞天道:“罢了,让她进来。”

    “就是,就知道拿国王的口谕吓唬人家,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是国王的娘,能是外人吗?”南宫明秀很不爽的刮了侍女们一眼,这群没眼色劲儿的连她也拦。

    南宫舞天开口道:“不知道娘过来有什么事?”这个中年妇女向来不安好心。她这一问,南宫明秀就冲过来,掀帐幔,要看南宫舞天的笑话,就见左铭源还睡着。

    轻声问道:“她还没醒?”

    “没有。”

    南宫明秀蹲下来,看着左铭源,“她真的很可爱,舞天你觉得呢?”她突然乖起来,还真把南宫舞天吓一跳。

    “你不会是为了说这句话来的吧。”

    “刚才我在外面看见璧云了,她好像很伤心,两只眼睛跟条泡泡鱼似的,你猜她为什么这样难过,我猜,为你!她不会以为你们怎么了吧,那多可惜,舞天,你有没有把人家给怎么的了……你老实跟娘说,娘绝对不会八卦。”

    还说不八卦,以为混在韦璧云的事后面,她就听不出来了。“璧云的事,妾身看:这样就好,长痛不如短痛,她要是误会,就让她误会好了,早点死心为好,这样才有可能找到新的幸福,妾身已经耽搁了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