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是不把陛下放在眼里,她是有苦衷的,她被人下了蒙汗药在饭食里,一直睡不醒。”

    南宫舞天淡淡道:“要是每个人都似你们这般会找借口,妾身如何治国,休要废话,今日这顿鞭子,她是逃不了的,至于你们让你们的殿下遭受如此的困境,她会不会罚你们,那是她的事。做下人的不懂得保护主子,妾身除了觉得该死以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南宫舞天撩拨了一下她的秀发,黄金打造的耳环,在众人眼前闪了一闪,又被头发给盖住了。

    莲蓉无话可说,她确实该死,让殿下遭遇如此羞辱,只是她现在却不是义气用事的时候,既如此,就等着左铭源醒来责罚她吧。莲蓉和丝蕴退到一边,把头撇向一边,不看左铭源,俗话说:君辱臣死!她们确实罪该万死。

    南宫舞天轻轻地说:“容袖里,动手。”

    容袖里回了‘是’,甩起杀威鞭,试了试手,一面在心里想着:“也不知陛下是什么心思,是真要惩罚皇夫呢,还是打给国母看看,我这下手可千万要注意,不能太重,要是以后这两人好上了,都来找我麻烦,我岂不是羔羊有罪?”一方面容袖里也很矛盾,这贤王是她的情敌,可是长的好看的,她有怜香惜玉之情,好好的人要是打坏了,多可惜!她在心里怨自己没有志气,在她面前的可是——情敌!

    情敌一完蛋,容颜俱毁,对她有益无害,可是她下不了手。容袖里唉声叹气,自己真是世上最仁慈的反派——对情敌尚且手下留情!韦璧云要是看见,准得脑袋点地,佩服的肝脑涂地……

    容袖里的思想之风飘的可真够远的,南宫舞天已经等的没有耐心了,她忽得站起来,边严厉批评,边走了过去,夺过她手里的鞭子,“你在搞什么,叫你动手,耳朵被割了,当下酒菜了?”

    容袖里想争辩,她只是想提前做个思想准备,不过国王想亲自动手,那是再好不过了,以后两人吵起架来,赖不到她,但是她突然想起一件事——陛下会用鞭子吗?

    南宫舞天手抓住鞭子的一瞬间,这才反应到自己根本不会用鞭子。只好把鞭子还给容袖里,道:“还是你来!”左右亲兵倒了一大片,国王要不要这么的萌,而且刚才不好意思的时候,别扭的样子,脸害羞小红了一片的样子,真是萌翻了!

    南宫舞天维持住自己的威严坐回了龙椅上,有些时候,她还是摆姿势比较好。

    容袖里狠杀的甩了二十鞭,打得是满头的汗,只打了左铭源的一点棉絮,这鞭法看上去重,其实不曾伤到人,而且左铭源衣服这样厚,打出一点棉絮装装样子已经很够意思了。

    容袖里擦擦汗,提着鞭子回道:“陛下,二十鞭已打完。”

    “打完了么?真快,还没有看够呢,那人醒了没有?”怎么能对这样残忍的场面如此的‘云淡风轻’,南宫舞天一手肘搁在龙椅扶手上,撑着自己的脸颊,另一只手拨弄着自己的头发,极尽搔首弄姿之能事。

    许多人看着她这轻柔一拨的动作,心旌都跟着摇曳了起来,不管是正面,还是侧面,不管是细节,还是整体,南宫舞天美得都不像是人间生的,她的美丽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可挑剔。

    容袖里回道:“没醒。”

    “那就用水把她给泼醒了,在她伟大的陛下面前,她竟然好意思呼呼大睡,不把妾身放在眼里的下场,至少要让她亲眼看到。”

    她的目光不经意间,开始不断的扫向那十八位皇夫人选,一一的扫过,如沐春风,又锐利如刀,既让人感到舒服,又震慑着每个人。似乎时时都在告诉别人:要是不唯她命是从的话,这只是一个开始。

    东方的鱼肚白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散去,太阳早就蹦出了云边,大放着和煦的晨光,南宫舞天就像是天上的谪仙一样,全身泛出红润轻柔的光。当左铭源被冷水泼醒的时候,她懵了一下,看了看四周,都是人,又看了看自己,手脚均不能动,再抬头望一望前面,有个修长的人影在她前方,红光闪闪,不容逼视。

    她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楚,被光包起来的那个人是谁,直觉这个人不可思议的无法用任何词来形容。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