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十五章

    那十八位皇夫候选,见了女儿国国王本人,一时惊为天人,尤其是其中几位,还是王爷、尚书的公子,什么样的美色不曾经验过,那万花街,青柳巷里的花魁也算得上绝色,只是这一比,从此都成了路人。

    那寒门出身的一见南宫舞天,涨得脸面通红,只好低下头来,看着自己脚上的朝靴。富庶出身的公子,则一直微笑的看着南宫舞天,有的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欣赏,更有甚者,连占有的欲*望都不掩藏一点半点儿。

    南宫舞天坐在那,翘着二郎腿,扫视着这些大左美男,却有几分姿色,不过一个人看惯好的,这些也就不过是寻常了,而且对于那些急色的,她的嘴角不自觉的又开始向下弯,表示出自己的轻蔑,竟然敢如此直视她的容颜,简直就是厚颜无耻到了不知尊卑的地步。

    她忽得嘴角扯出一丝笑,因有侍女在她耳边如此如此的说,她道:“你们且慢退下,妾身还有一件事要说,把人带上来。”她话音刚落,容袖里就带着被蒙汗药药倒的左铭源,她这次要当着这些没规矩的男人的面,杀鸡儆猴。

    只是看到包得像圆子似的左铭源,任由南宫舞天如何颐指气使,还是撑不住笑了,但是当着这样多人的面,她可不能笑得太明显,伸手用袖子在脸前拂了一拂,不让人知道她那点小情绪,她母亲也真是的,保护大左皇帝的妹妹到这种程度。这样显得她好像多不近人情似的,尽管她确实对左铭源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

    左铭源一出,其余皇夫人选可都注意到了,当日要不是九贤王出场,这皇夫一职可就是他们中的一位,现在好了,正宫都变成宠物了。

    因此有人见是左铭源,心中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这个九贤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就长了一张好脸,又不得皇帝的喜爱,他们临出发前,皇帝还把他们叫到御书房好好交代了一番,说皇夫是靠争取的,他不会阻碍他们用任何手段来争取。

    这话说的,是个明白人都清楚,皇帝要借他们的手除去九贤王。此刻所有皇夫候选,脸色都变了几变,有些是嫉妒,有些是冷笑,有些是害怕,因为连贤王都被人架上了,那他们——这些异乡客,又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左铭源被麻绳系在了船杆上,手脚被绑缚,看着十分可怜,只是她本人却浑然未觉,一觉睡得犹然不醒。歪着脑袋,还在那轻柔的呼着,这模样,这悠闲,看得南宫舞天火起,她叫道:“怎么还不请杀威鞭,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她这一叫,亲兵请上杀威鞭,鞭子很长,系牛筋做成,容袖里亲自执鞭,当着众人的面打了几个鞭花,啪啪啪的声音,吓得有人堵上了耳朵,待会儿开打,这般大拇指粗的鞭子上去,人哪还能受得了。

    南宫舞天见男子中有人吓得堵耳朵,心里开心,她就是要让这群男人知道,谁不服她管教,或者自以为可以凌驾于她之上的,那么被踩踏在脚下,也是活该!女王的尊严不容侵犯,这可不是什么大左,不是什么男子是天,女子是地的地方,来到女儿国之后,一切都要入乡随俗,男人,不过是女人豢养的一种宠物,譬如:猫狗,蛇蝎,妄想要和主人同等地位的话,那就等于:找死!

    南宫舞天欣赏着这钞杀鸡儆猴’,莲蓉和丝蕴却忍不住了,原本她们一直站在角落里,只看得南宫舞天的后脑勺,见她要对左铭源行刑,也就顾不得什么规矩了,就算冲撞了她,也要为左铭源说几句话。

    “陛下!”莲蓉和丝蕴忙忙跑到南宫舞天的前方,提着裙子跪了下来,“陛下饶命,饶命!”她们的头重重的磕在甲板上,撞得甲板闷吭作响。

    “你们是谁,胆敢阻拦妾身让人行刑?”

    莲蓉直起身子回话说:“回陛下的话,奴婢是九贤王的侍女,有些话要替九贤王分辨,还请陛下倾听一二。”

    南宫舞天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膝盖上,问莲蓉道:“要是妾身选择不听呢,你又能奈得了妾身何?”

    莲蓉回道:“陛下自然可以选择不听,但是奴婢却不得不说。”她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左铭源,然后回过头来,“我们殿下不是要顶撞陛下,不是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