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十四章

    左铭源在梦里简直飞了起来,抱着苹果,啃着面包,顺便再吸一口牛奶,她一直都是这些小玩意儿的骨灰级粉丝,而且遭遇不能吃好东西的这个非常时期,对东西的渴望就通过梦表现了出来。

    南宫舞天站在那,以极具优势的身高俯视着枕头上的那张脸,天然雕琢,粉面香腮,天生丽质,不由从内心产生一股自卑感,她这张脸美则美,只是美得不接地气,不似真的,而且需付出代价,时时在提醒她,她是个丑女的事实,纵然别人羡慕她,仰慕她,也无法改变她内心的心虚,看到左铭源,她才明白这个世上是有真正的美人的,而且大左就连男人都有这样的脸,难怪能声蔓四方,八方来贺。

    她不甘心,她要亲手毁掉这张脸。

    她伸手去捏左铭源的脸,想捏痛她,但是触手的却是柔软的肌肤,让她更加的不快,松了手,在心里加了无数个厌恶。

    “你!给妾身起来,若妾身点到三你还不起的话,哼,二十遍的杀威鞭你逃不过了。”想在她面前给她下马威,真是妄想太多,南宫舞天冷冷道,可是床上的左铭源睡的死沉,一点动静没有,对她的话不闻不问,南宫舞天大恼,“给妾身起来!”

    她拉起左铭源,就跟拎着一只小鸡似的,但左铭源手抓住被子,对自己被拎起来这事浑然不知,蒙汗药下多了,半点直觉都没有,只是把南宫舞天气得七窍冒烟。

    南宫明秀在旁看着,着实不忍,她站出列要为左铭源说几句话,“舞天,贤王她可能是累了,睡死了,不知道你来,并非是故意这样让你难堪。”

    南宫舞天缓缓的转过脸,冷着脸看着她母亲,“你的账妾身还没有找你算呢!你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好吧,她多嘴,她该死!她怎么就忘记了,她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南宫明秀赶紧退一边去,最好她站的位置在南宫舞天的视线之外,那是一块好好的门板,下面压了几个柔软的生物,南宫明秀踩着觉得挺舒服的,下面的暗卫不敢出声,只得装死。

    南宫舞天回过头去,暂时不与她母亲计较,看着床上的那个人还睡的跟只猪似的。坐过去,双手按在左铭源肩膀上,将她拉起,然后前后不断的摇动。

    南宫明秀看着,手放在嘴里咬着,她家舞天好暴力。左铭源的头动来动去,就像死掉了一样。可是看着舞天这样情绪暴露,她还是止不住的想为她加油,虽然嘴里默默无声,可是脚却不断的往下踩着,踩得起劲,好像有什么东西凸起来了,踩下去,踩下去!

    门板下的暗卫咬住自己的手,怕自己痛苦得喊出来,他的奶奶,把他的命根子踩得鼓起来了,还要继续往下压,当蘑菇呢。

    南宫舞天将左铭源摇了半天,还没个动静,放下她,探一探鼻息还活着,手搭上了她的脉搏,眼珠子转了几下,又换了另一只手,眼珠子瞪大,又刷得一下扫向她母亲。

    这样大意,这分明就是个女的!

    南宫明秀被目光刷得定格成石像,等着南宫舞天慢慢的将视线移走,看来她家舞天已经知道左铭源是女的了,不过只是瞪了下眼睛,这已经是她见过的最轻的惩罚了。在南宫舞天将目光移开时,她在内心大喊:“得救了!”

    这时一直在安排人登船的容袖里赶过来,见南宫明秀和韦英都在,忙抱拳行礼,进来与南宫舞天汇报,“陛下,船上的人都传令已毕,让她们待会儿来集合,参拜陛下。”她说着,眼睛往床上的人身上溜了一圈,顿时脸红了,这世上的美人真多,连她都有点受蛊惑了,不过在她心目中果然是陛下最美。

    美得就不像是人间长的,美得像妖孽。

    南宫舞天说:“妾身知道了,你喊人过来,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架上十字架,妾身要审问她,怎敢如此怠慢妾身,是谁借给了她这个天大的胆子。”她起身,从南宫明秀的身边走了过去,留下话说:“母亲最好也准备好。”

    南宫明秀苦着一张脸,审判的时刻终于到了!她去拉韦英求救,“韦丞相你跟舞天说说好话。”

    南宫明秀拉着韦英的袖子,扭着身子,要她为自己说几句情,韦英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微臣之前已经劝过您很多回了,您就是不听,现在,微臣自身难保,您就不要再为难微臣了。”

    她竟然要舍弃她,竟然要撇下她不管。

    “韦英,我们可是积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