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27.324章 【求月票】只有野性,男人天生的野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顾清恒这一刻的心情,极其糟糕,脑胀眼热的,没有理智地嫉妒陆淮川,承认自己很在意念清为这个人哭过!

    因为是陆淮川,所以顾清恒,没办法做回成熟的顾清恒。他失败过,曾经与念清失之交臂,这种崩溃令他刻骨铭心拗。

    今日中午,顾清恒赶到医院的时候,念清已经去了追陆淮川……

    顾清恒在了解所有情况后,生生压下追回念清的冲动,他就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度秒如年地等念清回来。

    面上越平静,内心就越疯狂煎熬跖。

    陆淮川救了念清,也等于救了他的命——顾清恒在如此理智与失控的边缘,极力要自己冷静,努力克制不打电、话给念清。

    这个时刻,他该让念清自己解决,没他出面的份!

    念清去追陆淮川想要说什么,顾清恒心里清楚,甚至,可以说出个大概,他理解并且要接受。

    但是忍耐的情绪,一直反复折磨顾清恒。他再一次被提醒,念清和陆淮川之间没他顾清恒插手的余地。

    ……他只能等。

    普通医院的走廊,走动的病人很多,很吵,与私立医院的环境不可能比,没有招待贵宾的休息室。

    顾清恒一直坐在外面走廊的椅子上,所有人的吵杂与他无关,他仿佛屏蔽自己的感官一般,一个人沉默地等,俊颜,平静无波,只有长腿、间的一双大手,紧紧握住手机,青筋凹凸。

    很用力。

    情绪刺痛身体,顾清恒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他分不清是心理障碍,还是低血压又犯,药就在他西服内衬,他没拿出来吃。

    等不到念清,他甚至连自救的慾望都没有,很后悔没亲自保护念清,在她危险的时刻,他不在……

    顾清恒仅凭本能,用手机交代端午一些事情,将他目前需要做的事情都安排好,才挂电、话,然后等念清。

    身旁座位,有人坐下,有人走开,顾清恒面色冷硬,直到,紧握在双手里的手机,震动响起,薄屏上闪烁——清。

    顾清恒猛地起身,坐在他身旁的一个女的,吓到一跳,拎手里的东西掉到地上,才看清,这个长相夺目的男人,不但五官俊逸,身材还很高大,西装很好的质地,很衬他的气质。

    顾清恒走得很快,步伐凌乱,他拿着手机接起念清的电、话,手指,连按电梯按钮——念清温柔的声音,和电梯到了的响声,几乎是同时响起。

    电梯里的灯光,就像阳光,顾清恒看见念清的瞬间,才承认,

    根本与血压低无关,都是借口,他只是想念清回到他身边,脆弱地急切需要这个女人!

    ……

    ***************************************

    回到久违的公寓……

    顾清恒在中午的时候,已经吩咐钟点的清洁工收拾过公寓,离开那么一段时间,家里,还算干净的,就是空气有些闷,没人气。

    念清将家里的窗窗户户,都敞开,通风,弟弟还寄养在贺东林家,没接回来。

    念清估计,顾清恒实在是忙不过来,他为她做那么多事,还等她那么久,手头上的手尾都转交给端午,空出两天时间,要亲自守着她。

    哎……

    在家里宅两天,她是无所谓的,她本来就很喜欢宅,只是要顾清恒放下所有在忙的事情,纯粹陪她,她知道她又让顾清恒担心了。

    收拾衣服,念清捻捻捡捡地挑了一下,有几件要重新洗一遍,顾清恒的西装则另外放开,等她有时间,到住宅区里的干洗店清洗,很近的,很方便。

    将家里彻彻底底收拾一遍,念清才满意。

    她挽着顾清恒结实的手臂,提议在家做饭吃,她不想再吃外面的餐厅,这段时间,她天天都吃这个,很腻的,想吃自己做的家常菜。

    顾清恒疼念清的,下厨满足她:“好,我做饭给你吃。”

    “不行!”念清顿时撒开顾清恒的手,先走进厨房:“你身体不舒服,就坐着吧。我又不是不会做饭,我来就行。”

    “别闹,现在是我照顾你。”顾清恒摇头,淡声宠

    溺,手指卷起衬衫整洁的长袖。

    一派,优雅。

    他走进厨房的时候,念清突然抱住他,一双玉臂环着他腰间,很软、很缠人地撒娇。

    顾清恒薄唇莞尔,很受用,就是喜欢念清缠着他,对他撒娇,亲密地将他视为她的男人,在床上的时候特别会取悦他。

    “清恒。”念清柔着声音,也想做饭。

    顾清恒叹笑,唯独只拿念清无奈,他答应了她,不过是和他一起做饭,他会看着她,还是不希望在她的手有伤的时候做这些。

    顾清恒微微低头,替念清将两只手的衣袖,一寸寸卷起……

    念清眨着眼看他,心里很迷,他的手很大,轻而易举圈着她的腕儿,指腹抚过女性肌肤,温柔微热。

    再往上,是他性感的手腕,结实的手臂,白衬衫随意解开几颗衣扣,露出他锁骨以下,她都觉得非常有男士独特的魅力。

    “痛吗?”顾清恒问念清,包扎的伤口。

    微微一笑,念清摇头。

    她这烫伤多久,顾清恒每天都会问她痛不痛,有时候,早上,她在床上一睁开眼,他就会问她,估计,是担心她说不痛只是在安抚他,要突击检查。

    她大多时候,都说不痛的,不过也有特矫情的时候,会小声说痛,她想看顾清恒疼她,那眼神,那表情,都很迷人。

    他总会彻彻底底疼她一遍,在床上,带领她享受他给予的欢、愉,让她大脑空白,只有和他的抵死缠绵,男人和女人的热汗……

    以前,她多少觉得和顾清恒保持的亲密关系,很堕落,现在没了,她终于跨过自己心里那一关。

    ……

    ************************************

    两个人一起做饭,效率很快,吃完晚餐才刚到8点。

    念清想洗澡,今天出了不少汗。

    她习惯拿两套男女的情侣睡衣,进去浴室,顾清恒也进了来,会先帮她脱了上衣,和解开她文胸后面的扣子,才再脱他自己的衣服。

    已经成为彼此的习惯,反而自然许多。

    念清打开花洒,水温调成微微的暖,顾清恒不让她洗冷水澡的,说这样对女性不好,嗯,他总会有一堆道理说服她,每次她都听得懵懵懂懂,然后,不自觉点下头。

    那时候,她就觉得这个男人,特别特别狡猾。

    水温刚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