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9.322章 :【二更,求月票】对不起两个男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医院外面,停着一辆辆计程车在接生意,念清没看到有陆淮川,她顺着路的方向走……

    太阳很大,阳光很热,她手里拿着的矿泉水,像要被蒸热一样,其实,是她急得手心冒汗。

    一辆公交车卷着车尾气行驶而过,念清在不远望过去,看到公交车在前面的一个车站,停下来,陆淮川上了这辆车拗!

    念清顿时跑过去,扬起手让司机等一下她。司机在倒后镜看到还有乘客要上车,便停下等念清一会。

    念清喘着气上车,嘀了卡,看到陆淮川坐在一个双人座位上,他的目光看向她,深深一顿,俊容的面色,还是不好跖。

    在车外的阳光照射下,更苍白。

    ……

    ************************************

    公交车,已经开了……

    念清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坐下陆淮川身旁,将手里的矿泉水,递给他:“说了给你买水喝,怎么一声不响就先走了?”

    陆淮川接过念清的矿泉水,笑着不语。

    念清看他包扎的纱布的手背,渗着血,她拿回矿泉水瓶,边拧开,边说:“我帮你拧开,你的手不好使。”

    陆淮川点头,接过念清拧开的矿泉水,每一口都喝得很慢,很珍惜,嘶痛的喉咙,有了水的滋润,舒服了很多。

    他将瓶里的水一点点喝完,将盖子拧上,把玩在手里,没扔掉不值钱的空瓶。

    念清注意到,陆淮川的外套脱下,就搭在他的手肘上,深蓝色的外套的背部上,扯烂了一个口,可能是刚才,陆淮川扑向抱住她的时候,弄的。

    他撞得,不轻的,比她重……

    “你怎么去坐公交车从?医院的门口,有计程车可以打,你没看到?”念清语气故作轻松,没问陆淮川还有没有伤着哪,他的自尊心很强,哪里伤没伤着痛不痛,他自己清楚并且有分寸。

    她不问,就是最好的。

    陆淮川侧目,凝视他身边的念清,就像他们的昨日:“看到。只是突然,我很想坐一回公交车,很久没坐过了,还是和你一起。”

    念清凝语……

    以前,她和陆淮川一起坐过几回公交车,那时候的公交车,还不是全部空调制了,车窗可以自由敞开,自然的风吹进来,散去一身暑气,她觉得比闷着各种气味的空调,要舒服。

    那时,她喜欢坐靠窗的座位,风吹乱她的发丝,身旁的陆淮川,会伸手帮她掖好发丝,嘀咕说,还不如他的破自行车好坐。

    她掩嘴偷笑,隔两天,就拉他坐一回公交车,看他无奈又纵容她的样子。

    过去的回忆,还是很美好的,有哭有笑,有血有肉。

    有时候,真的不是她固执地揪着回忆不忘,而是本身,这些一个个生动的回忆,已经融入她的记忆思维里,每次想起,还是有一点温热的感觉,只能一声声叹气,也说不出个形容。

    念清在心里叹气,问陆淮川:“你要去哪里?回家吗?”

    陆淮川既是点头,也是摇头:“这条车线的终点,如果没有变,就是我现在想要去的地方。有可能已经变了,毕竟,4年了。”

    念清点点头,手指敲着手指,沉默着,就这样安静地陪陆淮川坐一程,无它,她才是亏欠他的那一个。

    ……

    ****************************************

    一路无话,直到,公交车车站的终点。

    4年时光,长不长短也不短,车的线路还是变了,不是陆淮川记忆里的那个地方。

    他低垂下眼眸,唇角扯动,如果忽略他包扎纱布的手不看,他面庞的忧郁为他俊朗的外形,加分神秘。

    但念清觉得,这不是一个开心的笑。

    陆淮川看了下周围,虽然终点变了,但离他的那个地方,也不是很远,可以步行。

    他转头问念清:“清清,既然都来了,陪我走过去,好吗?”

    念清笑。“嗯。”

    陆淮川不禁心动,跟着她笑

    ,比刚才的笑多一分阳光,少一分忧郁,爽朗的,清风拂过他鼓动的衣领子,好似,阳光挥洒在他身上,散走阴霾。

    念清跟着陆淮川走,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她没问,她相信陆淮川的人品,他既然救她,就不会伤害她。

    一路走着,两旁树道,凤凰花树正茂盛花开,念清渐渐和陆淮川并肩,到落后他几步,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在看有没有顾清恒的来电显示。

    她相信,顾清恒肯定已经知道她这边的事,他的人会第一时间通知他的。

    她的手机,却一直没响,他现在,在想什么呢……

    念清蹙了蹙眉,收起手机,目光向前看,才发现,凤凰红木花开灿烂,一路到头的凤凰花树,阳光正好……

    走在她前面的陆淮川,衬衫长裤,手肘搭着蓝色外套,身形颀长,让她想起初次见他时的陆川。

    也是这样明媚的好天气,也是花开的季节,她读高中的学校旁,也有种凤凰花树。

    现实与回忆,总是惊人相似。

    念清走快了几步,赶上陆淮川,他侧头看她,向她伸出他没受伤的那只手,指节分明,以前他习惯帮念清拎书包。

    ……念清,就当没看到他这个动作,单肩挎着包包,手指紧了紧,没给他回应。

    陆淮川收回自己的手,很自然一般,只有目光在闪烁,花开的香味,化不开他心中的苦闷。

    他们俩,就这么一路安静地走着,没有交谈,走完长长的树道,再走一个路口,转进去,面前,是一座别墅式的老宅。

    外围护栏的大铁门,锁上一层层的三层铁锁。

    陆淮川找了很久的钥匙,对孔,试开几次还是不对。念清看他受伤的手,真的不方便,就接过他的一圈钥匙,一个个对孔试开。

    就这么瞎弄了30分钟,两人、流了汗,终于,将大铁门前的三层锁,打开。忍不住,都笑了,还好是在大白天,不然,被人看去,以为他们想要入屋盗窃。

    ……

    **********************************

    推开有些老化的大铁门,进去……

    念清沿路打量,发现,这老宅应该是荒废很久了,院子里的草地,枯草很多,黄躁躁的,树木已经掉光绿叶,只剩下干枯的树干,水池里的水,早已干固。

    念清蹙眉……

    “这里是我家,我以前的家。”陆淮川给念清解答,拿钥匙开门,进主屋:“你随便看一下,很久没人住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