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话猜疑的前哨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生活也会更加幸福吧?

    不单单是为了舞,更是为了她日后的子孙,自己必须这样做才行!

    “阿武!”

    “我知道了。”

    阿武挥了挥手,在空气中问到陌生的气味,和这里的警察完全不相同的气味。是敌人吗?还是……

    不管如何都有去确认的必要。

    “阳一哥让蝙蝠潜入天王药的屋子里面,一鹫哥跳到屋顶上去,不要让任何人接近建筑物。”

    说完没有等人回话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看来对二人的能力十分信任。

    如果现在就把那人擒下的话,就什么都知道了。

    相信他们?

    别开玩笑了!

    如果自己可以相信几个生活在蜜罐子里的家伙的话自己早就死了!在这之前,更遥远的时代。

    “……”

    “……”

    “哥哥?”

    “没错哦,他就是你的哥哥阿克雷?克里斯汀哦,阿武。”

    “……”

    听到师傅如此介绍这位第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有着一头和自己相同灿烂金发的男孩,比自己还要帅气,但是不一样。

    气味,人类的气味。

    让人恶心的气味。

    为什么狼人的身上会有人类的气味呢?

    无法理解。

    不想理解。

    高贵的狼人,竟然会和人类混在一起,实在是奇耻大辱。就算他是自己的哥哥,只要是背叛狼人的叛徒,就绝对要以死谢罪。

    “你好,我是你的哥哥阿克雷,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吗?

    看着想自己伸出收来的灿烂少年,他的心里感到无比的厌恶。

    连他也是一样吗?

    真是让人恶心。

    明明是自己的弟弟,却连名字都不知道就这样过来,实在是太恶心了。微山也要有个限度不是吗?自己可是早就知道自己有个哥哥在父亲那里,过着让人恼火的人类生活。

    阿克雷?克里斯汀——真是个丢脸的名字。

    “我没有义务报上自己的名字。”

    说完阿武就转身离开,这就是他和自己哥哥第一次的见面。从那天开始阿武就开始憎恨自己的命运,憎恨命运是如此的不公。

    明明是流着相同的血的兄弟,为什么命运会如此不同?为什么只有哥哥的阿克雷能过着平凡舒适的普通人生活,而身为弟弟的自己却必须没日没夜的和死神搏斗不可?

    果然对父母来说自己是多余的存在吗?自己是为了保护哥哥,让他能过着无忧无虑的舒适生活才被生下来的废弃品吗?

    如今这个哥哥竟然还敢跑到自己面前炫耀,简直是不把它放在眼里!

    杀了吧,那种人。

    阿武在心中第一次拼命的祈祷。

    把他杀掉!

    把自己的哥哥杀掉!

    那个被父母爱的哥哥……杀掉的话他们会是什么表情呢?

    反正和自己死掉一定会是不一样的表情。所以不是让人特别期待吗?看着被制造出来的孩子杀掉由爱而生下来的孩子的那副场景。

    所以去死吧,我亲爱的哥哥。

    没有问题,对方根本没有发现自己接近……

    看着潜入者的背影,阿武的爪子已经被高高举起,只要他愿意,下一秒就能把对方的脑袋和身体轻易搬家五米多远。

    “!”

    动手了,阿武无声无息地靠了上去,正在他打算抓住对方喉咙把它压倒在地的瞬间,对方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了!

    还没等阿武知晓发生什么事情,一阵拳风袭向他的侧脸。只在那之前阿武就已经飞了出去,只见自己眼前天旋地转,下巴和上额几乎被人用手往着两边使劲拉开,正以夸张的形状与地面发生亲密的碰撞。

    “!!!!”

    猛烈的攻击连续落到阿武的背上,根据个人经验对方只是用脚来踩他,而且还只是左脚而已。

    在几十脚之后阿武终于找到空隙从对方的脚下滚了出,阿武没有停留,直接借助自身风力飞到天上五十米。

    对方只用左脚攻击说明对方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而且没有杀他的意思。如果对方认真想杀他,阿武的脑袋早就被他踩碎了。

    但是他没有,所以阿武自认为还有转机,但是他彻底想错了。对方再一次从背后袭击他的背部,而且是直接一脚踩下来将他从空中直线落到地面。

    “反应不错,但是对于狼人来说也不过是基本值而已,没什么值得惊讶的。法国籍狼人,西撒?拿破仑。”

    “你是谁!”阿武跳了起来靠在树后,他的鼻子可以追踪到对方的气味,但是在此之前敌人的拳头早就打过来了。

    切!实力差太多了吗?

    “原以为在你身上闻到熟悉的气味所以想把看守的任务交给你,看来是我的期望太高了吗?真是的,虽然我的记忆没有回复,但是在碎片当中,可以看到了他们战斗的英姿,你和他们比起来就太弱了。”

    “……”

    熟悉的气味?

    是师傅还是祖父?还是别的什么人呢?自己跟随学艺的不超过十个,如果对方是看在自己战斗方式而跟上来的话,那么就是自己的错?

    如果不在这里展现自己的实力的话,看来对方是不会放弃的样子。如果对方是跟祖父等人相识,那么就更应该用拳头好好回答才行。

    “啊……”

    阿武在此张口,灰色的强风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吹起。

    “作为爷爷的孙子,刚才实在是过于失礼,在接受我原谅的同时也请接受我最隆重的敬意。”

    黑暗中走出一个男子,赤红色的头发,俊美的脸孔,漆黑的西服穿着于身,显示出比死神还要深邃,比野兽还要野性的眼神盯着阿武的脸。

    是在宴会场预见的家伙——芙蓉莲。

    果然是你吗?

    但是,自己会输掉,绝对的。

    在对方的手穿过自己的腹部,阿武第一次深深的感觉到,所谓力量的差距。

    “还没有狼人化的你,半狼人的你,根本赢不了我。西撒?拿破仑。”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