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布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起来。

    “大人等等!”

    一咬红唇的小母狼决定将接受任务的事情告诉海天蓝,就算不能跟着海天蓝,她也希望这个让她动心的男人能够平安无事,所以她拿起木剑向着海天蓝奔去。

    海天蓝站在篷车前回头了,大雪纷飞中小母狼红色的头发格外醒目,不错的容颜上带着一丝开心的笑意。

    可是,海天蓝的眉头却突然皱了起来!在他的眼神中,小母狼奔跑的脚步停住了,身体在剧烈晃动着慢慢往下倒去,从她雪白的脖颈中透出了一截滴血的乌木剑!

    在中剑跌倒的这个过程中,小母狼始终没有回头看一下郁兰,她的眼睛一直是盯着海天蓝的,想说些什么可是却说不出来,鲜血从她的伤口处狂飙而出。

    乌木剑比木剑要好上一些,它除了能增强一些魔法威力,对于使用者力量的加成也比木剑要多,也更为锋利!

    除了武器本身的优势,郁兰能一击杀掉小母狼,更重要的是小母狼心不设防,根本就没想到她会偷袭!并且在之前的战斗中,小母狼为了虐她也是受了伤的。

    “她、她杀了鹦鹉。”

    对上海天蓝刀锋般的眼神,郁兰偷袭得逞后心中的快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低下头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杀她并没有错,只是选错了时间和地点,你利用了她对我的在意。”

    听着海天蓝那渐行渐远的声音,郁兰觉得那声音比雪还冷。

    海天蓝没有进入篷车,而是一个人孤零零的上路了,鹅黄色的猎装和黑色的头发也渐渐消失在了郁兰的视线和雪幕之中。

    “小、小姐。人都走半天了,我们该怎么办?”

    郁兰的头发上已经有一层厚厚的白雪了,可是她好像根本没有察觉一样。直到犹豫再三的福伯开口提醒,她才把视线从海天蓝消失的方向拉了回来。

    “去附近找找,她们的裂蹄兽应该不会藏得很远,收拾一下咱们继续赶路。”

    郁兰强打精神下了命令,现在还是不考虑太多自身问题的时候,商队中的伤亡还在等着她去处理。至于海天蓝,看他的样子应该还是前往墨守部落的,等在路上遇见的时候再说吧!

    **********

    下午,善变的天气又一次变得晴朗了,微风偶尔会让树梢上的积雪缓缓飘下,让它们在阳光中好像起舞一般的轻灵。

    海天蓝一个人走在通往墨守部落的道路上,褐色的木剑被他握在手中,只要有雪片落入他的攻击范围,他就会扬起手中的木剑,用剑尖将雪片震开。

    这些动作不仅仅是看起来随意,而是真的随意!海天蓝的心并没有真正放在对于剑术的运用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想着些什么,反正失忆对他的影响让他的心里乱乱的。

    海天蓝的心情很差,从他上午无意中使用了气场压迫的那一刻起就很差!那一刻他虽然没有回忆起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可是却总有种感觉,在他失忆前的感情里有着浓浓的伤感。

    身后有裂蹄兽踏雪的沉闷声传来,没有回头的海天蓝只是无精打采的往路边靠了靠,为身后的庞然大物让开了道路。

    “喂!”

    裂蹄兽放慢了脚步,篷车窗口的位置正对着海天蓝,郁兰探出头喊了一声。

    海天蓝侧脸一看,郁兰身上厚重的兽皮棉袄已经不见了,此时她穿着一件粉红相间的短袖罗衫,镶着蓝边的领口开叉非常低,搭在窗檐的左臂上套着墨色的丝质臂套。

    就算看不到郁兰的下半身,海天蓝也知道她的下身也换了装,应该有一条深蓝色镶白边的齐膝喇叭裙,两条腿上穿着宝蓝色的长袜,脚上是一双米黄色的尖嘴鞋。

    这一身打扮正是衣服类装备中的布衣,而这一套布衣前没多久是穿在小母狼身上的。装备这种东西非常奇特,谁穿就是谁的,合适的就像量身定做的一样。

    “你、你看什么呢!”

    虽然海天蓝的眼神只是在郁兰的胸口一扫而过,但已经红脸的郁兰还是有些羞恼!从小养成的冰冷习惯让她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忘记了本来打算见到海天蓝的时候是要放低姿态的,再怎么说没有了他也就没有了馥郁商队。

    “切!”

    海天蓝从唇间挤出了这么一丝声音,本来就不再看郁兰的他更是把头抬得高高。虽然郁兰胸前的蜜桃很大,大的都出乎了他的意料!虽然他在失忆后见过的女人只有两个!

    但是,海天蓝就是有种感觉,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郁兰在他面前真没有什么可骄傲的,更何况他的眼神根本就没有不轨。

    “你、你什么意思?”

    女人天生的敏感让郁兰从那简单的一个声调中扑捉到了一丝什么,于是羞怒加着不服就让她的声音更高了一些!

    “你如果非要让我说点意思出来,那我就告诉你!女式布衣的样式本来就比较奔放,穿布衣就不要穿文胸了,免得被人看到了笑话!”

    话虽然是一副为别人好的样子,可海天蓝的声音中却满含笑意。

    “你、你可恶!”

    郁兰明显是动怒了,俏脸涨红她用颤抖的手紧紧捏住了布衣的领口。

    “嘿嘿,知道我可恶就好,那就离我远点,要不然我就更可恶给你看!”

    海天蓝转头紧紧盯住郁兰的胸口,那带着*的眼神好像恨不得能钻进去。

    “你、福伯我们走!”

    郁兰双目含泪,大喊了一声。

    “哎……驾!”

    福伯一声叹息,鞭子狠狠抽在了裂蹄兽的身上,篷车立刻开始加速。

    “这是那些红名爆出来的东西,我只拿了一件布衣,其它的给你!”

    伴随着愤恨的声音,一个早已打包好的包裹被郁兰从车窗外扔了出来。

    “嗖……”

    破风声紧接着传出,海天蓝冲着飞出的包裹甩出了腰间的猎刀。猎刀带着银光正中包裹,将它牢牢钉在了篷车上。

    “那些东西你应该比我更需要,还是留给你吧,能帮你的事情不多。”

    海天蓝轻声细语了句。这个有故事的女孩毕竟是他在失忆后最初见到的几个人之一,对她还是有一种特别感觉的,还是愿意在躲不过去的时候力所能及的帮她一把!但是呢,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感觉缘尽于此了,还是划清界限的好。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