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布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怎么可能!”

    花容失色的小母狼一声尖叫。

    “你走吧,我不想伤你。”

    海天蓝真的没想到,都到了这步程度,刚才小母狼那一记攻杀依旧没有对他下杀手,所以他有些错愕。

    不再理会傻站在雪中的小母狼,海天蓝走到了因失去信念而疼晕过去的郁兰身旁。

    虽然郁兰胳膊上的【木疯】不足以致命,可要是求治的晚了,这姑娘的胳膊怕是要因此废掉了。

    “嗤啦……”

    伤口周围的束缚被海天蓝撕开了,他一手捏着郁兰的胳膊让伤口突出,一手抓住那已经长了三寸高的【木疯】,猛的一扯从郁兰的胳膊里拔了出来,带着一串挥洒的血珠被他扔在了雪地上。

    “呃……”

    割肉般的疼痛让昏过去的郁兰清醒了过来。明知道海天蓝是为了帮她疗伤,可身体被男人触碰的第一反应,还是让她立刻想要挣脱。

    “别动,你有什么治愈伤口的药物吗?”

    海天蓝紧箍着郁兰的胳膊,眼睛只是盯着伤口,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抬。可是,手中女孩的皮肤突然变烫,这让他明白郁兰的脸一定很红。

    “有普通的治疗外伤的药物,都放在车上。”

    在海天蓝问话的时候郁兰才看到了表情依旧呆滞的小母狼,她很想问海天蓝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战局为什么会大逆转?可海天蓝的脸色并不好看,也没有去看着她,这让她只能把好奇咽在了肚子里。

    也就是在这时候,呆滞的小母狼开始喃喃自语了。

    “不可能的,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技术流?而且还是传说中的“躲攻杀”!”

    “这怎么可能呢!一个人怎么能够知道另外一个人什么时候出攻杀呢?那是连施展攻杀之人自己都难以把握的能量波动啊!卡攻杀已经很难了,躲攻杀根本就是传说啊!”

    “可是,他刚才就好像是知道我要施展攻杀了似的,要不然不可能连那小婊砸都不管先躲到一边避一下的呀!”

    “而且,现在回想起刚才的风声,他的躲避还是出现在我反手甩出攻杀的前一瞬间,这不是躲攻杀又是什么!”

    “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传说中的躲攻杀居然出现在了一个还没有接触过《攻杀剑术》的七级战士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

    小母狼好像是有些受刺激失控了,本来喃喃的声音也越说越大,说到最后居然笑出了眼泪。

    而那些原本不知道小母狼因何呆滞的商队成员们,也因为小母狼的一段话全都看向了海天蓝,眼神中带着难掩的敬畏!

    小母狼的猜测是正确的,海天蓝确实是用了躲攻杀,而且用的让他自己都有些害怕!他的记忆中对于躲攻杀这个传说,了解程度跟小母狼没有多少出入。

    传说战士在施展攻杀之前,面部表情是略微有些不同的,躲攻杀的技术流正是通过这种、就连施展者本人都不知道的表情变化来躲避攻杀的。

    但是,这个理论也是公认的没有说服力!无数人都尝试过了,可是并没有从施展攻杀之人的脸上看出有什么不同。

    不过!这个没有说服力的理论依旧有很多人相信,原因就是除了这个解释之外,根本就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办法躲避那就连施展者本人都难以把握频率的攻杀!

    海天蓝之所以有些害怕,那不是因为他在小母狼刺向郁兰那一剑的时候,从小母狼的脸上看到了什么不同,而是他还在小母狼背后的时候,小母狼右肩的一次微不可辨的抖动让他心中没来由的有了种肯定:“小母狼玄源魔方中的能量在酝酿波动,在她第三剑的时候将生出攻杀!”

    这种诡异且应验了的肯定,说出去都没人信,这让人如何不惊?它无疑是颠覆了很多人愿意相信,但却没有说服力的一个理论!难道躲攻杀看的不是正面,而是背面?

    郁兰的药物放在车上,海天蓝也懒得让人去取,在小母狼喃喃自语的时候,他划破了自己的手指,让殷虹的鲜血滴入了郁兰的伤口中。

    【木疯】造成的伤势很奇特,除了能被各种药物救治以外,还能被别人的血液当做药物救治,伤口会因为异血的进入比较快速的愈合。

    在小母狼大笑的时候,海天蓝已经完成了对郁兰伤口的简单包扎。大笑过后的小母狼好像恢复了一些心智,可是下一秒她却犹如火山一般疯狂爆发了!

    “小婊砸,你配吗?”

    小母狼喃喃失神的状态让她忽略了海天蓝为郁兰求治的过程,可是当她看到海天蓝正用雪水清洗流血的手指,以及郁兰那已经包扎好的胳膊时,她一瞬间就明白了海天蓝是用他的血为郁兰治伤了!这样的发现让小母狼脸上的表情立刻从平静变为了愤怒!

    “嗖……”

    木剑破风的声音让两道剑影又碰在了一起,海天蓝又一次挑开了小母狼刺向郁兰的一剑,并且在这一次做出了反击。他向着对他已经根本不设防的小母狼刺出了一剑,那一剑刺中了小母狼的左臂。

    小母狼出于什么原因对他不设防,海天蓝并不想多想。他的那一剑也用出了木剑的附加特性【木疯】,他只是想让小母狼赶紧清理自己的伤口,同时也能更清醒一点,不要再继续生事。

    这一刻场面很安静,受伤的商队成员不再**,郁兰也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些人都在用戒备的眼神看着小母狼,只有海天蓝什么也没看,依旧用雪球擦拭着手指上的伤口,好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小母狼果真安静了下来,她把木剑插在了雪地上,右手将左臂伤口中的【木疯】扯出,又简单的用一根布条包扎了一下。

    “大人,我想跟着你。”

    给自己简单包扎的小母狼头都不敢抬,说话的声音很小,一个简单的打结也总打不好。

    商队中的人全都惊呆了,恶名昭著的小母狼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在片刻之前他们是怎么都想不到的!原本看着小母狼的人也全都把眼神集中在了海天蓝身上,那些复杂的眼神也不知道是在期待着他做出怎样的决定。

    海天蓝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他只是扫了一眼小母狼,鼻息猛的重了一下,好像是没有张开嘴的一声叹息。

    “不行。”

    简单的两个字说完,海天蓝转身向着他乘坐的那辆篷车走去,看样子像是要回到车上。

    被人拒绝,小母狼好像又一次傻掉了,直到海天蓝都靠近了篷车,她才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把头抬了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