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些年,国际拍卖场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国际大的拍卖行之间也竞争的相当激烈。像龙头老大苏富比佳士得这种重量级的拍卖行,一般都会提前半年开始预展。

    他们舍得投入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前期宣传费用,有条件的甚至会带东西到国内去预展。以博取足够的关注度。

    而这间小小的拍卖行显然没有这种能力,只给国内主流媒体发了照片,大家对着照片讨论了一番,有能力的,才飞到这里来。

    预展的开幕酒会倒是大方,毕竟来的都是飞上门送钱的财神爷。

    “……哪里,哪里……哪像你们山西人,现在是远近驰名,拍卖场出了名的阔绰大方,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一掷千金我们哪能跟你们比。”还隔着一道门就听到陶庆为豪爽的声音。

    南音和君显对视一眼。

    显然这次拍卖会不同以往,以往大家就算看中了什么东西,也轻易不会露出来,表面可能还会顾左右而言他,因为不想别人和自己争,但这次大家都是冲着这东西来的,来了一看还有半熟不熟的朋友,也就没什么好避讳的。

    南音他们来得稍迟,预展会已经正式开幕。彩青和方星走了过来,大家去和陶庆为打招呼。

    陶庆为一看南音也来了,表现的很高兴,聊了几句,就问彩青,“前天之后你也没打电话,也不知道打电话回去没有,你爸爸和我是老朋友了,大家现在又同在他乡,有事不要客气。”

    彩青牵着嘴角笑了笑。

    他又说:“始终都是自己人,那重器还在‘宝库’里藏着,等咱们看了东西再商量。”

    这言下之意,合作竞拍的事情有戏,彩青却心里不大高兴,应付了几句,一走到旁边,她就低声说:“黄鼠狼给鸡拜年,看到那老狐狸的样子我就够了!”

    南音知道那天合作没谈成,但不晓得具体原因,看彩青这么大怨念,还有些意外,小声说:“快别这么说,还好陶保没跟来,让人听到多不好。”

    “听到就听到!”彩青抬手狠狠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什么都不知道的迷糊蛋。”

    南音被戳的莫名其妙,君显把她拉到一边,对彩青说:“刚刚柴先生告诉我,如果真的有必要合作竞拍,他们公司倒是有兴趣和我们一起。”

    彩青大喜过望,“他怎么忽然会说这个?”一想又明白过来,“你和他提过?”

    “我怎么会说那样的话,”君显说,手搭上南音的肩膀,“有时候话不用说的那么明白,明白人自然能明白。”有些一语双关的意思,彩青听懂了,立刻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对南音的方向努了努嘴。

    南音果然没注意,反倒周围看着寻找,“那重器呢?怎么还不拿出来,真在宝库里?”

    体谅她第一次来,彩青解释道,“你没看他们总裁还在那里说话,大概要和记者说完话,才能开门放重器,”她用开门放狗的语气说,“现在都这样,弄的神神秘秘,非得大家的热情关注度都达到顶点,才让看东西。”

    南音点头表示明白,可那边总裁说的话她听不懂,扯了扯君显,君显立刻给她充当翻译器:“他说‘中国的买家,都是非常严谨的……以我们接触这么久而言,从他们身上就可以断定,艺术品市场不存在泡沫……现在的价格还很低。’”

    南音翻了一个白眼:“现在已经热成这样了,还敢说是价格低,脸皮也太厚了。”

    君显也不爱听他说空话,看那边很多人听的倒是专注,他们几个来到旁边的展厅,陶保一看他们动,立刻扔下父亲跟了过来。

    就听君显说,“其实和曾经日本的艺术品投资泡沫破灭前的情形很像。但同时也和国内的房价一样——大家都喊要跌,也知道有泡沫,但还是很□□!”

    南音笑着点头称是。

    君显低声又对她说:“十年前的时候,他们就舍得投资上千万在国内搞预展,你说这些钱,怎么会不在东西上拿回来。国外的拍卖行,这行业,他们已经做了上百年,不像我们的拍卖行,也才20多年的历史,从这些人身上,能学到很多东西。”

    陶保站在身后,只有听的份儿,半句话也插不上嘴,他愣愣地看着君显,那人低声说话,南音就睁大眼睛专注地听着,好像他说的都是金玉良言,时光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小时候,小时候君显就是这样说,南音这样听。那人对待南音总是不同的,他们俩站在一起,任何时候都是不同的。有一种牢不可破的默契。

    他忽然又再挫败,大概穷其一生,也无法追不上君显的思路。

    南音却在惊讶,“一个预展宣传就花那么多钱,他们都能挣回来吗?”

    “当然可以!”君显看着她笑,“普通几万欧元的东西,通常成交价都可以翻十倍,翻出一百倍的东西都有,你又不是没见过,虽然一直在博物馆里,可也不能什么脑筋都不动。”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